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第十章 你是哪根葱,敢抢老娘的酒

我的世界只差你一步 瑶雪歌 2006 2016-08-10 17:28:56

  “老板,你家酒……是不是兑水了,怎么味……道不对呀,喝不醉。”汪小胖晃了晃空瓶子。

老板也不生气,看着喝的有些醉意的汪小胖,笑了笑:“小姑娘心情不好,酒当然味道不对了,你能说这话,说明你已经醉了。”

原依挥了挥手,示意老板去忙,重新开了一瓶酒:“老板,别理她,她只是在给她的无能找借口。”

“原依,你大爷的,你才无能,你全家都无能。”

“我无能,你跟……呃……我说话不是更无能。”

汪小胖不予理睬,又对着老板招了招手:“老板,再给我们来一箱雪花啤酒。”

“这……”老板有些迟疑。

“啪”的一声,汪小胖将两张毛爷爷放在桌子上:“老板,钱我们有,你不用担心。”

原依见老板如此磨叽,也有些不爽:“老板,酒你只管上,等我们醉了,我们手机放桌上,你随便找人扛尸,我们绝对不会耽误你打洋。”

“好吧。”老板见劝说无果,一咬牙,端了一箱酒。

“今天谁先倒谁乌龟。”原依今晚打算把这些年汪小胖对她的碾压给反回去。

“一言为定。”

可怜的老板,碗也不敢洗了,将手放在围裙上擦了擦,在门口走来走去,干瞪眼地看着两个小姑娘拼酒。

时间在奔跑着,最先倒下的是汪小胖。原依拿着手指戳了戳她的头:“喂,汪……小胖,赶紧……起来,出息,别说你在宁夏……呆了五年,丢人。”

“小姑娘,你赶紧找人来接你,很晚了,我也得关门了。”

晃了晃脑袋,原依想了想,又掐了掐手指,最后得出结论:“没有人……接……我。”然后她也趴下了。

老板跺了跺脚,手在围裙上搓了搓,满是后悔,后悔端那箱酒。

“布……宇,你……和王八蛋。”

“布宇,你……个冷血……怪物。”趴在桌子上的原依,说着醉话,念叨着。

老板只听到布宇这个名字,其他的也没怎么听清,抱着碰运气心理,他拿着桌上的手机找了找号码,还真找到了,心里一喜,打了过去。电话嘟了好长时间,在老板快绝望的时候,通了。

“喂,你是布宇先生吗?”

“是我。”

“是这样的,这边有两个小姑娘喝醉了,其中一个念叨你的名字,我想你们该认识,所以给你打了电话。我的店快打烊了,可总不能将两个姑娘家的放马路上,你能来接一下她们吗?”

“地址。”

“我给你发过去。”

“好的,我尽快赶到。”

“好的。”

老板等了很久,起身的时候,忽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他抬手挡住刺眼的车灯。只见一身着黑色西装,面容俊朗,面色阴沉男人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之后又一个身着红色西装,满脸笑意的男子走了出来,看样子是放下手里的事,急忙赶了过来。

“哪位是布宇先生?”老板问道。

“我。”

老板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拿着原依的手机再拨了过去,见握在男人手里的手机响了,这才放在心,收拾东西去。

“我说布宇,你家这个小猫,还真是会折腾,看来你的反醒这招,对她没用啊。”秦川手指数了数酒瓶,连连啧啧出声:“整整一箱,所以说女人是个恐怖而又奇怪的生物。”

布宇没有说话,站在原依的面前,俯视着她,就那样站立了许久。

原依抱着酒瓶,脸贴在上面,忽地拿着瓶子,闭着眼说道:“汪……小胖,继续……喝……喝酒。”然后酒瓶就这么光荣的牺牲了,原依又继续睡着了。

秦川原本以为原依醒了,准备看好戏,这会见某人脸更黑,忍不住笑了:“哈哈哈,真可爱,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被这家伙给迷住了。”

“趁现在有时间,我劝你赶紧叫车。”

“为什么?”

布宇脱下外套,裹住原依,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然后走向驾驶座,看了一眼秦川:“因为这里只有一辆车,你和汪小胖只能打车回去。”

然后开着车,潇洒离去,只留下满脸怒意的秦川和不省人事的汪小胖。

酒后见人品,说的就是原依,副驾驶上的她,没了酒瓶,双手乱动,不满地嘟囔着:“老板,再来一瓶。”

布宇冷着脸,一手开车,一手抓住她乱动的手:“再乱动,把你扔下去。”

原依双手打着布宇的手,醉意朦胧的她只觉有人抢她的酒,很是不高兴:“你是哪根葱,敢抢老娘的酒。”

“很好。”布宇咬牙切齿,他发誓,不管以后谁让她喝酒,他就废了谁。

也许是布宇身上的寒气威慑到了原依,原本嘟囔乱难的她,安静了下来,靠在布宇肩膀上,睡了过去。然而,这个安静也在车上,下车后的原依,让他很想把她灭了。

“酒……我要喝……酒,酒……呜呜……呜。”最后原依竟然苦了起来。

看着过往人的异样目光,再看了怀里一会笑一会哭的某人,布宇额头筋脉在跳动,加快脚步。将某人毫无怜惜地扔在床上,径直走到厨房。

“布宇。”

声音温柔甜腻,倒水的布宇听到声音,手僵在了那里,回头看着靠在门上的原依,他神色复杂。

醉醺醺的原依,找不到厕所,绕到了厨房,揉了揉眼睛,好像真的看见了那个日思夜想,却又笑了笑:“他怎么……会在这,做梦,一定是做梦,绝对是……呃……做梦。”

“吧唧”一声,布宇扶着快步上前扶住快倒的有人,却不想被人占了便宜,脸颊被酒醉不醒的人狠狠清了一下。这样的亲密接触,他预想过很多次,却从来没有想过是在这样她不清楚,他很清楚的情况下。于是,抱着某人愣了很久。

然后只看到有个男的一手拿着蜂蜜水,一手扶着睡死过去的女人,强行掰开她的嘴,将水灌进去,然后被吐了一声,很是狼狈,面色错综复杂,有咬牙切齿,有温柔,有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