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独家深宠

第四章 水涓涟(二十一)

独家深宠 新芋 1161 2016-12-29 22:00:02

  宁泽宇眨了眨眼睛,抬手揉了下。

从餐厅里面走出来的人,分明就是自己思念了多年的女孩。

也许是酒精上脑的缘故,他突然想下车去见见她……刚这么想着,就见她身后突然多出个高大的身影。宁泽宇放在车把上的手缓缓放下——那人顺手拉了她一把,把她往另一个方向带。

隔了那么老远,宁泽宇还是清晰看到清萌脸上有些尴尬,又有些羞赧的笑。那人敲了敲清萌的额头,两人在门口说了几句,这才往另一个方向走。

宁泽宇打眼看了下,哦,当地的另一家环境还算不错的酒店。

他重重地栽回车座位去,扶住了额头。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迷糊,一出门就找不到东西南北。那时候还不流行手机导航,他绞尽脑汁,在她生日的当天送了个礼物给他心爱的姑娘。记得她兴冲冲地打开精致的盒子,看到里面躺着只黑乎乎的指南针,气的嘴巴都挂下来了,他一看不对劲呀,赶忙凑过去又哄又抱的,结果被她追着打,挂在自己身上使劲捶,掐,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泛了红,张牙舞爪的女孩才肯停手。

他气喘吁吁地抱着同样累的不行的清萌,在她耳边低低说:“小丫头,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嫌弃你的……可你要把这个带在身上,省的被人拐走。”

他从她手里拿出那个小小的指南针,低低地嘱咐着。

“我有你就好了嘛……”她撒娇地拉着他的手,左晃晃右晃晃,终于是不好意思承认,“而且你给我这个也不一定管用的,还是带着人肉导航仪比较好——省心省力,对不对啊?”

她依赖地往他怀里蹭蹭,继续撒娇。

……

过了好一会,宁泽宇才回过神。

他抹了把脸,猛的一惊。刚才那人,不是占仲谋的哥哥占仲辰嘛!脑子突然划过一根针般的刺痛,他推开车门追出去,来来往往的人不停穿梭,他从缝隙中堪堪而过,吸引不少人侧目。

终于看着两人一同走入酒店,宁泽宇停下脚步,双手撑在膝盖处,低下头,发丝吹在额前。他调整下急促的呼吸,直起身子拨出一个电话。

“对,马上查。”

冬日的风是刺骨的电钻,他几乎可以听到划过耳边发出的一声声刺耳的声音。像是玻璃在黑板上重重砸下,拖出去老远的那一声声可以听的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大衣在风中已经毫无作用,可他身上是冰火交织的疼痛。回到车位停放的地方,挡风玻璃处一张醒目的纸条卡在那儿,宁泽宇只看了一秒,伸手将罚单扯下,扔在地上。

那头,占仲辰送清萌回去。

临到门口,他拉住她的手:“好点没?要不晚上去我那边?”

他的手很温和,包着她冷冰冰的手一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清萌看着他的眼睛,澄澈无比。

“不了,晚上我想洗个澡。”

清萌摇了摇头。今天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有些难受。

占仲辰并不勉强,刷开房门看着她进去了,才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清萌就听到门口叮铃铃地响铃,她推开房门一看,果不其然占仲辰就站在门口。看到她头上包着雪白的毛巾,湿漉漉的发丝往外蹿,说:“给你拿的药,赶紧儿进去,别着凉了。”

里面打着空调,清萌站在门边的交界处是感到有些凉飕飕的。

见她不动,占仲辰轻轻推了她一把,“记得吹干头发,早点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