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好学生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13 2017-05-04 06:30:00

  蓝焕迁专注的写下一笔一划,待到一首诗终于临摹完,他抬起头看了看蓝灵,刚要说什么,却被蓝灵那行云流水的手法吸引了。蓝焕迁有些不可置信的问:“这是你写的?”虽然他早就知道蓝灵会写字,但没想到书法竟然这么好。他七岁写字,已经学了三年,可还是比不上蓝灵。这么一想,他有些挫败。

  蓝灵收了笔,没有说什么。蓝玉在这时也进来了,他抱着一堆纸,无辜的说道:“姐姐,今日师父教我的不太懂。”蓝灵虽有些意外,但还是将书桌清理出了一块位置,示意蓝玉过来。

  这张书桌不大,只能坐两人,蓝灵问清楚后,站在蓝玉的身后,环着他的身体,握着他的手,示范了几个字,一边开始讲解。蓝焕迁看蓝灵写的字,比独自练书法时端正了很多,标标准准的正楷字,是特意为教蓝玉而写的字。

  反复写了几遍后,蓝灵让他独自练习,蓝焕迁有些扭捏的说:“我…我也想学。”

  本以为会遭到拒绝,没想到蓝灵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写下几个示范字,蓝焕迁写了几遍,总觉得不满意,于是蓝灵握着他的手,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开始指导。

  这样的情景,颇有点像以前教小侄子做作业,每次小侄子不会写想耍赖的时候,蓝灵就握着他的手解题。房中,有淡淡的温馨。蓝焕迁不知为何耳朵有些发烫,他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纸上,却总是莫名其妙的想到蓝灵的脸。

  正在这时,蓝玉忽然叫了声姐姐,蓝灵放下蓝焕迁的手,转头看蓝玉,只见他一脸腼腆的说:“姐姐,我太笨了,这几个字怎么也写不好。”

  “哪儿不会呢?”蓝灵来到蓝玉身边,耐心的问道。

  不知为何,蓝玉不会的字有些多,让蓝灵开始怀疑蓝玉有没有认真听讲。她敲敲蓝玉的头,训道:“上课没有认真听。”蓝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被这举动而软化了心的蓝灵脸色柔和了下来,就像在教小侄子一样,蓝灵认真的给蓝玉讲解。期间蓝焕迁欲言又止,但还是乖乖的在一旁练字。直到蓝玉该休息了,蓝玉才在蓝灵的催促下不情愿的回到床上。眼中似乎有些紧张和担心。

  蓝焕迁忍住睡意,向蓝灵请教,蓝灵这才发现竟冷落了许久他,又开始教。直到夜色浓到化不开,蓝焕迁才休息了。

  正松了一口气,蓝灵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作业才写了一半,无奈之下,只好挑灯夜战。直到第二天清晨,蓝灵顶着淡淡的黑圆圈做好了今日的饭菜,与蓝玉坐着马车出发去水鱼镇。

  路上,蓝灵正在思考要不要雇一个做饭佣人,以及是否应该再添一张书桌时,蓝玉突然抱住了蓝灵的手臂,靠在她肩膀上。蓝灵一愣,如眼便是一个乖巧可爱,安静的像小动物一样的蓝玉,低眉顺眼的望着她。

  以为是蓝玉身体不舒服,蓝灵摸了摸他的额头,并没有生病迹象。

  “姐姐。”蓝玉说:“近日来一直没有见到爹娘。”

  蓝玉这么一说,蓝灵才发现最近几天确实是见不到他们二人的踪影,只是她和蓝焕迁都不关注这两人,也并未留心。“是想爹娘了?”蓝灵问。

  “嗯。”蓝玉点头说道:“姐姐,焕迁哥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们家里?”

  在问这个问题前,蓝玉的内心有很强烈的挣扎,问出后,内心更加不能平静。蓝灵似是没注意到蓝玉的异样,她也在想这个问题。蓝焕迁是爹娘突然带回来的,而上次去蓝焕迁家里,他娘也似乎十分想念蓝焕迁,只是不知为何又同意爹娘将蓝焕迁带走了呢?真是自相矛盾。

  蓝灵摸摸蓝玉的头发,说道:“姐姐也不知道。”

  “那焕迁哥哥会离开吗?”蓝玉小声问道。

  “以后也许会。”蓝灵看了眼蓝玉,感叹了一句小孩子果然应该跟小孩子玩,二人相处不过两个月,就有了不想对方离开的念头。蓝玉听到这句,忽然笑了一下,蓝灵还没问,就见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布包,里面都是酸酸甜甜的杨梅干。蓝灵吃了几个,觉得味道不错。

  “这是酒楼里一个姐姐送给我的。”

  嗯,不管是哪个世界,都是看脸的。蓝灵想道。

  到了目的地,二人分别,蓝灵敲了敲门后,便推了进去,只见旭阳之出乎意料的在等她。照例改完了作业,旭阳之便在一旁处理事情。自蓝灵见他起,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书房。

  时间从行云流水的笔墨间流走,很快到了中午,却不见送饭的人上来。旭阳之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过来。”

  蓝灵乖乖的跟他走道一间包厢,里面早已经摆好了可口的饭菜,虽感到意外,但蓝灵并不扭捏,斯文而快速的席卷桌子上的饭菜。待吃完后,二人又回到了书房,蓝灵又开始了练字。

  只是不知是昨晚睡得太少,还是书法里不甚明亮的灯光,亦或是眼前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字,使蓝灵的眼皮好像有千斤重,在支持了半个时辰后,蓝灵趴在了书桌上。

  旭阳之正在处理公事,突然,另一张小桌子上传来一个不大的闷声,他抬起眼看去,蓝灵手还握着毛笔,只是脸早已经趴在桌上,小脑袋被周围的白纸挡住,就像一头扎进了白纸的海洋。对他来说刚好的椅子比起娇小的身子,显得有些空。

  旭阳之走到蓝灵前,注视着这个平日跟他说话总有些没大没小的小徒弟,平常总是精力充沛的模样,此时安心下来,旭阳之发现这个徒弟长的确实美的异于常人。

  他不是一个看重外表的人,可如果这美貌中又有他所看重的内涵,那么这两样东西看起来都格外不一样了。

  旭阳之微微低下身子,看着她安静的睡颜。罢了,这一次由她吧。

  他重新回到书桌前,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