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被罚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193 2017-05-03 06:30:00

  一路上,马车颠倒,让马车里的人坐的不甚安稳,但蓝灵依然保持了自然,看向窗外,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在这没有工业污染,绿树环绕的世界里,空气清新到了极点。临走前,她将头上那些贵重而让人眼花缭乱的装饰品退下,却被告知这些衣物被人买下赠送给了她,本想拒绝,却考虑到自己的衣服早就被霓裳阁里的姑娘洗了,便只能穿着这件复杂的繁琐华服,行动颇有些不便。

  满絮打破了马车里的僵局,他道:“蓝姑娘,你看今日玩的如何?”

  “很好,多谢满公子。”蓝灵心情算得上不错的回答道。

  “只是可惜期间因为身体不适而不能陪你,干晾了蓝姑娘半个时辰,希望蓝姑娘不要介怀的才好。”满絮笑着说。

  “那两位公子也甚是有趣,故满公子无需自责,身体最重要。”蓝灵微微转过头,似乎十分真诚,担心着满絮的身体情况。

  “呵呵,也真是奇怪了,一向身体不错,可今日肚子竟闷疼不止,像吃坏了什么东西似的,可今天我只吃过蓝姑娘亲自喂的菜,这就更加奇怪了。”

  蓝灵将头转向车窗外,说道:“那还请满公子要多注意一下饮食习惯了。”

  满絮笑了几声,并未回答,马车里又陷入了一阵沉默。待夕阳傍山,马车行驶到水鱼镇,蓝灵突然喊了声停,说道:“我要去找一趟师父,请公子先回。”

  满絮靠在软软的垫子上,并未回答,似笑非笑的看了蓝灵一眼。蓝灵与满絮告别,正要下马车,身后的满絮突然说道:“你今天很美。”蓝灵身形一顿,说了声谢谢,走向了酒楼。

  今日被满絮强行带走,一连串的刺激让她都忘了自己还要上课,这样不告而别,就像是逃学。蓝灵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好学生,逃课这种事从没发生过,所以现在让她有种不一样的心情。她在心中盘算着如何跟旭阳之告错,该怎么解释。

  很快,行至五楼,蓝灵敲敲门,便推了进去。房门打开,书房和外界却像两个世界,帘布将所有的阳光都拒绝在门外,只见一张充满古典气息的古檀色的书台前,一个点着蜡烛的男人在低头看书。蓝灵刚想说这样看书对眼睛不好,却见旭阳之眼也不抬,修长的手指在书上流连,淡淡的问道:“来了?”

  “师父,是我错了。”蓝灵直接承认了错误,决定先发制人,化被动为主动,上前一步,说道。

  很久都没有旭阳之的回答,蓝灵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旭阳之终于合上了手中的书,捏了捏眉心,他问道:“今日外出,你可学到了什么?”

  今日蓝灵确实有不少感悟……只是,难以启齿。她思考了一番,谨慎的说:“今日见闻并不少,只是都是些无聊的东西。”

  “是满絮?”旭阳之问。

  “是的,我本想拒绝,不料……”

  话还没说,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再定睛一看,旭阳之不知何时竟来到了蓝灵面前。待蓝灵回过神,再一次怀疑科学,怎么这世界的人好像各个都身怀绝世武功似的?

  修长的手指勾起蓝灵的下巴,她的视线不得不对上旭阳之,旭阳之低头俯视着比自己矮了足有一个头的蓝灵,冷声说道:“你是不是认为,自己不需要再学习了?”

  旭阳之向来少言少语,清冷如雪,挺拔如竹,仿佛是一朵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如今他说的字竟然不少,让蓝灵意外。可转而,她就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在接受旭阳之的训斥。

  “弟子不敢,已经知错了。”蓝灵再一次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旭阳之。有时候,适当的服个软也是极好的。她虽很少低头,但也明白是自己错了,而且她向来推崇严师教育,对待他人如此,对自己也更加严格。

  旭阳之微微一顿,似是在皱眉,他放开了蓝灵,回到书桌前,取出一堆字帖,说:“每张抄写五遍,明日给我。”

  蓝灵接过纸,乖乖的应了声,旭阳之冷淡的下了逐客令,蓝灵退出房间,想着蓝玉应该在门口等她。

  一下楼,就看见一个小少年站在门口,见蓝灵来了,眼睛一亮,正想奔向她的怀里,一旁的中年男人像是低头训斥了几句,蓝玉低着头,改为向蓝灵走过去了。

  蓝灵皱皱眉,却并未说什么,她牵着蓝玉的手,行至中年男人前,礼貌的鞠了一躬,说道:“多谢高人愿意教我的弟弟,我感激不尽。”

  “如果蓝玉天资愚拙,就算是我那徒儿再如何请求,我也是不会答应的。我愿意教,不过是因为他天资聪慧,是个可塑之才,你不用感谢我。”中年男子一脸严肃,并无高人的架子,却有一种威严感。

  蓝玉突然扯了扯蓝灵的手,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身边的中年男人见了,并不阻止,蓝灵再次告谢后,才离开了水鱼镇。

  待回到村子里,天色只剩一抹残光,做活的六人都已经走了。

  蓝焕迁见蓝灵回来,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闭上了嘴,脸上全是惊讶之情:“蓝…蓝灵,你去干什么了?”

  “闭嘴,吃饭。爹娘呢?”蓝灵回到里屋,换下衣服,走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一大早就出去了。今日那六人吃的是你早上做好的菜,但到了晚上就没有饭菜了。”蓝焕迁眼巴巴的说。

  蓝灵起身走向厨房,快速的做好晚餐,蓝焕迁就像等着喂食的动物一样凑了过来。

  吃完后,蓝玉主动洗碗,蓝焕迁思考一番后决定帮忙。蓝灵今日破例没有做家务,而是开始练字。今日旭阳之生气,她也能理解,一个合格的老师首先就要有原则,就算平日再温和,但学生没有做该做的事,就算是强迫也得让他做完。

  正在蓝灵专心练字间,蓝焕迁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等到她将一张纸写完,才小心的问道:“我可以写几个字吗?”

  多日没有练习书法,蓝焕迁颇感不习惯,如今看到了熟悉的笔墨纸砚,曾经最不喜欢的事情,现在竟有想做的欲望。

  爱学习的孩子都是好孩子。蓝灵毫不吝啬的将毛笔递给他,又抽出了一张纸给他。

  眼前的纸是上好的宣纸,以往就算是爹也不舍得用几张,如今竟一沓沓的铺在这里任由人用,蓝焕迁闪过一抹疑惑,这家到底算是穷还是富?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就被踢出了脑海,他的眼睛,已经被书法占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