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飞檐走壁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97 2017-05-01 00:56:46

  待到第二日清晨,蓝灵揣着昨日刚刚写好的作业,敲开了旭阳之的门。

  蓝灵将作业铺开,旭阳之扫过这十张纸,用毛笔将写的不足的地方轻轻画了一个叉。这是蓝灵教的,旭阳之用过后就决定一直沿用了。

  近日来,在旭阳之的步步紧逼下,本来进步就不慢的蓝灵更是上升了一个档次,前世身为农业系教授的蓝灵都在遗憾,怎么前世就没发现自己的天赋呢。只见十张大纸上,叉叉虽出现的比较频繁,但比开始好了很多。旭阳之毕竟比蓝灵多学了十几年,有些笔划之间的神韵,蓝灵只是依葫芦画瓢,虽画的不错,但真正的书法大家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肤浅。

  这几日来因进步飞快,旭阳之也默认了这一点,蓝灵的心态少见的有些膨胀,对自己的书法充满了信心,她见自己精心完成的作业上的叉叉数量不断增多,难免有些垂头丧气。

  旭阳之似是发现了这一点,他改完作业,收了笔,淡淡道:“一步登天对你来说太远,要放平心态。”

  旭阳之承认蓝灵的天赋,但往往毁掉一个人的就是自满,书法造就人,最忌讳的就是自满,所以他比往日严格了许多,为的就是将这苗头掐死在土壤里。

  听了这话,蓝灵的心态也放平了些,她也注意到自己最近确实有些自满,幡然醒悟间,她对旭阳之不免有了几分敬重。虽然是同龄人,但是不得不承认,旭阳之比她在性格和修养水平上高了不少。

  第一次她十分的敬重说道:“感谢师父教导。”

  虽然蓝灵的身体是一名标准的小学生,但她的心智是一个成年人,所以平日里与旭阳之相处多了几分随意,完全不像师生,但这一次,旭阳之以老师的身份教育了她,让她收了膨胀心态,也学习了很多。而蓝灵也发现,自己确实有很多路要走。

  旭阳之恍若未闻,只是淡淡道:“近日有一项比赛,你好好准备一番,题材是农耕。”

  蓝灵从小到大也参加过不少比赛,听此也并不意外,只是问道:“是因为近日的三月大旱已解吗?”

  旭阳之有些意外蓝灵为什么会关心题材的原因,但也并不否认。蓝灵忽然神秘莫测的笑了下,作为上下五千年农耕文化的华夏人,从商鞅变法起到清朝两千多年,一直延续着重农抑商这项政策,有关农业的诗简直数不胜数,比较典型的就是悯农。如今让她参加这个比赛,她十拿九稳。

  旭阳之见蓝灵的笑容,透露出一丝十足的信心,刚要说什么,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闭口,转而回到书桌前开始处理日常。近些日子来,他在书法待的时间是越来越多了。这么想着,旭阳之的嘴角却不自觉的微微上扬。小孩子,自信一点也好,最好挫挫京城里那些孩子的锐气,让他们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就在蓝灵拿出十二万分的精神投入这项比赛中,她还不知道,与自己比赛的是一群小学三年级以上,初中三年级以下的孩子。

  这天中午,旭阳之没有让她再留在书房吃午饭,于是蓝灵跟着管家来到一层单独的包厢独自吃饭。桌上的饭菜丰盛而精致,有八九种菜,每种只有一两口的量,恍惚间蓝灵有种在吃法餐的错觉。

  人吃饱了,看什么都顺眼了,就在蓝灵在与美食做斗争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走进一个对蓝灵起着轻微倒胃口作用的男人。

  满絮笑吟吟的拿着一把折扇走进来,翩翩坐在蓝灵旁,笑道:“早就听闻蓝姑娘来了,只是一直躲在薛兄的书房里不出来,所以一直见不到呢。”

  蓝灵的眼神微微一暗,心中觉得有趣,薛兄,旭阳之?

  “满公子这么记挂我,我十分感动,原来那日我的出手相助让满公子记了这么久,其实没什么,助人为乐是我的原则。”

  蓝灵笑着说道。

  “哦?蓝姑娘还记得那日啊,确实,姑娘待我确实有义气,让满某人大为感动。”满絮皮笑肉不笑。

  蓝灵微笑,并未回话,淡定而快速的席卷桌上的大餐。满絮看了看蓝玉,忽而狐狸眼一眯,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闪过。

  “蓝姑娘,你看。”满絮突然说道。

  蓝灵下意识的朝满絮看去,却感到似乎一阵天旋地转,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满絮以极其不雅的方式被扛在肩上,更为惊悚的是,自己随着满絮的动作在空中轻盈的橡根羽毛,体验了一次真正的飞檐走壁。

  风,在耳边呼啸,视线所及处是地面上的普通老百姓,他们看了一眼二人突破了物理原理和地心引力这种不科学的现象,却似乎见怪不怪。

  “放我下来。”蓝灵看似冷静,其实细看便能发现她的身体有些僵。现在她好像在坐云霄飞车,不过是没有安全保护措施的低配版。满絮仿佛未闻她的紧张,继续前行,期间蓝灵不断跟他进行交流沟通,却被满絮直接无视。

  蓝灵大意了,她怎么可以忘记自己才十一岁而已,单凭这幅身体怎么跟满絮这个成年又身怀轻功的人调侃。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一阵呕吐眩晕感涌上喉咙,在千钧一发之际,满絮终于停住了脚步,而蓝灵也十分没有形象的吐了出来。

  满絮眯眼,笑道:“蓝姑娘,今天天气甚好,我带你来逛逛,如何?”接着,他似乎是担心一般问道:“蓝姑娘,你的身体是否不适?需要我……”

  “无妨。”蓝灵勉强止住了眩晕感,她直起身,强装镇定淡淡说道:“多谢公子好意,只是我身体不太舒服,就不麻烦公子。”

  “怎么会呢,当然不麻烦。”满絮虚扶了一把蓝灵,说道:“这里的路只怕姑娘不清楚,让姑娘一个人回去我也是不放心的。”

  蓝灵顿了顿,转而笑道:“出来太急,身上没有带到银钱,若公子肯借我一些,我也是能回去的。”

  “这倒是个好主意。”满絮笑笑说道:“只是不凑巧,我的身上也没有带钱呢。”

  蓝灵的笑僵硬了。第一次,她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倒胃口程度也可以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