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再见爹娘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74 2016-09-12 23:21:46

  一辆马车匆匆在水鱼镇停下,浅色的布帘被打开,蓝灵和蓝焕迁下了马车,与车夫告别。

蓝灵今日来水鱼镇,是为了买菜种子,雇工人。到底是五亩地,就凭她这一个小身板是种不过来的,于是便打算雇一些人种田。

原本蓝灵不打算带蓝焕迁的,可当他知道了蓝灵要来水鱼镇后,死缠烂打的求她带上自己。蓝灵同意了。

蓝焕迁脸色复杂的看着水鱼镇,像一根木头般呆在原地,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最终却统统堵在了喉咙里。蓝灵淡淡的问他:“怎么不走了?”

蓝焕迁转过头来,眼中有些迷茫,第一次在蓝灵面前显露出些许软弱出来,仿佛在茫茫大海中攀着一根腐朽的木头,求救无门的孤独的溺水者。

他干涩的说:“我爹娘他们……他们已经不要我了,我还是下次……”

“现在就去。”蓝灵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话,她扬眉道:“你若是今天不去,下次就没机会了。”

蓝焕迁着急的说:“你日后肯定是要来镇子的……”他看着蓝灵,眼中有些不甘。不料,蓝灵然拍了拍他的头,眼中是少见的温和:“情缘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冲淡的,你爹娘一定还是爱你的。”

蓝灵心中颇有些同情蓝焕迁,到底还是个十岁小孩,被父母送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心灵不仅承受了精神创伤,还承受了物质上的艰苦,这样想着,她对蓝焕迁就有种对待留守儿童的心情,温柔的安慰了几句。

蓝焕迁愣愣的看着蓝灵,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手足无措,他低下头,呐呐的哦了几句,小声问道:“你可以陪我去吗?”

“可以。”蓝灵一口答应道。

蓝焕迁带她来到了一座院落处,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会,最后无助的望向蓝灵。蓝灵代替蓝焕迁敲了门,不多久,门便被打开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开了门,微笑着对蓝灵说:“小姑娘,我家已不需要布料了。”

蓝灵还未作答,蓝焕迁就叫了起来,他颇有些激动的说:“王婶!”

王婶看见了蓝灵背后的蓝焕迁,惊喜道:“小少爷?你怎么来了!”

蓝焕迁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愣在原地,嘴张开又合上,失去了语言。蓝灵轻轻瞟了一眼蓝焕迁,笑道:“弟弟他很想念以前的爹娘,总是吵着要回家,今日我便带他来了。”

“你是?”王婶惊疑不定的看着蓝灵,想要说些什么,蓝焕迁回答道:“王婶,她是我新家的姐姐。”

蓝灵点点头,王婶盯着蓝灵,心道这姑娘是个标准的美人胚,自家少爷虽也长得粉嫩,但两人的相貌是截然不同的好看,一个是眼神如钩的惊人盛颜,一个是日后会让不少女儿家红脸的清俊帅气。

虽都好看,却是不像姐弟。

王婶又关心了几句,便将二人领进来了,到一间独立的房屋处停下,说:“少爷,你先在房间中等着,我将老爷叫来。”

蓝焕迁点点头,礼貌的说:“谢谢王婶。”

妇人走后,蓝焕迁直直坐在板凳上,不敢乱动,细看没有表情的脸下,便能发现他有些紧张。蓝灵见这像是一间卧房,旁边的书桌上整整齐齐放着笔墨纸砚,毛笔不长,是给初学者用的。便问道:“这是你的房间吗?”

蓝焕迁机械般的点了点头,干涩的说:“恩。”

蓝焕迁很迷茫,就如在大雾中迷失了方向的旅者,就算一开始感到开心,可一想到待会就要见到爹娘,就紧张的不知待会该说些什么,心中甚至隐隐有些想逃离这个昔日熟悉的家。

蓝灵注视着桌上的毛笔,忽然问道:“你会写字吗?”

她从未关心过蓝焕迁,这时不知怎么,竟鬼使神差的想问问。只见蓝焕迁一愣,他点点头,答道:会。

。蓝灵示意他写下自己的名字,蓝焕迁犹豫了会儿,走到书桌边上,踌躇的拿起毛笔,眼神是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复杂。他酝酿了会儿,取过一张纸,端端正正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蓝灵看着眼前的书法,规矩端正,竟是超出年龄的成熟稳重,她略略一顿,说道:“这字太沉重了。”

蓝焕迁正发着呆,听到蓝灵这么说,心里有些怀疑她是否会写字,便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学过。”蓝灵淡淡的说,她取了一支毛笔,沾了些墨水,兴趣勃发,挥笔写下蓝灵二字,神色间悠然轻松,不见一丝紧张。蓝焕迁被蓝灵这份自得吸引了注意力,他不由得问道:“你何时学过?”

现家中虽有米面,房屋勉强能遮风挡雨,但比起他原来住过的房子,是天差地别,他还隐隐从蓝玉的一次感慨中得知,以前的家更是屋顶不遮风,房屋不挡雨,连面都吃不起,别提学堂和买书。那么蓝灵是如何学得这些知识的呢?

蓝灵专注的写着毛笔字,顺口答道:“是镇上的一位先生教的。”

这时,蓝焕迁也不管难堪不安了,小跑到蓝灵边上,看着蓝灵的手行云流水的在白纸上勾勒出美妙的文字,一边好奇的问:“是镇上的哪位先生?我从前在不少先生那儿学过,你说说名字,我看是否认识。”

蓝灵提笔凝思了一会,考虑着该如何将‘一’字与‘繁’字写得看起来顺眼些,心不在焉回答道:“是旭阳之先生教的。”

蓝焕迁努力的思考了一会,发现并不认识这个人,心中暗暗猜测,估计是乡野间哪个不知名的落魄书生,为求谋生专门教孩子读书。

他还未考虑好说些什么话,门突兀的被推开了,一位蓄着些短短胡子,看起来严肃认真的高大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青衫,手拿着一卷书,像是一位严厉的老师,刚刚教完学生下课,匆匆回到办公室的模样。

蓝灵放下笔,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卑不亢的道:“叔叔好。”蓝焕迁扭捏了一会儿,不自然的叫了声叔叔好。不料,那位中年男人恍若未闻,他走道蓝灵面前,郑重的问道:“你刚刚说的,可是水鱼镇上,风雨楼的旭阳之师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