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遇蛇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29 2016-09-04 11:50:02

  蓝灵现在焦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再过八天,就是约定与旭阳之交菜的日子了,再看看家里,只剩下不到二十斤的菜,半车都装不满。蓝灵花了几秒钟思考,就决定再次重操旧业,去山上挖野菜苗,这是她能想到最快的方法了。

蓝玉每天都要上学堂,每次晚上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练半个时辰的字,沐浴,然后昏了般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话都少说了很多,第二天一早吃完饭,又赶马车上学堂,蓝灵看在眼里,内心有些担忧,但更多的还是欣喜。全家上下都刻意隐瞒了农田的事情,让他一心只读圣贤书。

可正因如此,蓝灵要挖野菜,刚想叫蓝玉,却醒悟,蓝玉在上学堂。

“蓝焕迁,你背着篓子跟我来。”蓝灵笑眯眯的说道。

蓝焕迁不自觉的退后几步,眼中带着些警惕和恐惧,他有些结巴的问:“去……去哪儿?”

那日蓝灵拖着杨二到了屋后的小土丘,刚好蓝焕迁那晚睡不着,起来小解,还没到茅房,正巧听到了屋后一声凄厉的呼救声,只是隔着小土丘,声音弱了不少,但蓝焕迁还是极其敏感的捕捉到了这微弱的声音,他犹豫片刻,还是大着胆子向屋后走了几步,走到一个刚好能看见土丘背后景象的位置,接着,便意外看到蓝灵手拿着刀,在一个人身上乱划,那人的小腿上更是有深深的血痕。蓝焕迁被这一幕吓得说不出话来,拼命捂住嘴巴,怕被人发现,后来,他看到此生见过最恐怖的一幕:蓝灵将白糖洒在伤口上,不一会就引来了许多蚁虫蜘蛛,密密麻麻的爬在那人的腿上。

接下来的场景他不敢再看了,匆匆的回了屋子,连小解都忘了,脑中控制不住的不断回想那一幕,全身僵硬的动也不敢动,直到天亮,整个小臂都麻了,仿佛有千只蚂蚁在他身上爬。

从此以后,他看蓝灵的眼神就变了,她一近身,就被吓得脑中一片空白。

见蓝焕迁全身僵硬,脸色不自然,蓝灵心有奇怪,却还是答道:“去山上挖野菜苗。”

山上,锄头,挖土,树木……杀人埋尸?!莫非,蓝灵终于要对自己下手了。

想到这里,蓝焕迁就头皮发麻,背后一凉,结巴说道:“我……我就不去了,我的身体……身体有些不太舒服。”

蓝灵眯眼,蓝焕迁被这种眼神注视的不敢抬头,盯了片刻后,蓝焕迁沉默着背上了篓子,脸上是一片看淡生死的超脱。

实际上这一路,蓝灵都没有对蓝焕迁做他想的那种事情,甚至谈话都很少,只是埋头赶路。但这不仅没有让蓝焕迁放下警惕,反而更加紧张。突然,走在前头的蓝灵在一处植物很茂盛的地方停下来了,蓝焕迁立马顿住了脚步,试探问道:“不走了?”

蓝灵淡淡嗯了一声,在一株植物面前蹲下,从篓子里拿出小铁锹开始小心翼翼的挖。蓝焕迁看的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荠菜,嫩叶可以吃,是一种很常见的野菜。”蓝灵低头专注的挖着菜,蓝焕迁不自觉被吸引,他也蹲了下来,小声问道:“这种菜好吃吗?”

“嗯,营养价值很高,还可以治一些病。”蓝灵回答道。

荠菜对痢疾、水肿、淋病、乳糜尿、吐血、便血、血崩、月经过多、目赤肿疼等有一定疗效。但这个世界的人恐怕还没有对现代病称的意识,为了避免过于惊世骇俗,蓝灵省略了这段话。

芥菜很多,蓝灵挖了几株还未成长的幼苗,放到篓子里,拍拍身上的尘土,准备寻找下一种野菜。

蓝焕迁跟在蓝灵后头,眼中少了些恐惧,多了些好奇,他忍不住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蓝灵脚步一顿,转过头,笑道:“村里很多人都来挖野菜,我也知道了一些。”她转过身,面上风轻云淡,但其实心里却在打鼓,她一直忽略了自己这超越年龄的知识,没想过如果别人知道后,会产生怎样的怀疑?想到谷之徐,蓝灵一瞬间明白了为何他让自己常来玩了。

不过……蓝焕迁这么小,应该没有太多心机。蓝灵想着,悄悄舒了口气。

这时,一株好看的植物吸引了蓝焕迁的注意力,他停下脚步,问蓝灵:“这种植物能吃吗?”

蓝灵看了眼植物,点点头说道:“能,这是刺儿菜,将它洗净捣烂,或者晒干研末,可以外敷,治创伤出血。”她顿一下,又说:“别摘它的苗,适当摘点回去做菜做药就好了。”

刺儿菜适应力很强,田野里随处可见,可以止血消肿,但同时它也是一种杂草,对小麦棉花大豆的危害比较严重,如果贸然种下去,控制不住,田里就会杂草从生了。

蓝焕迁点点头,主动将刺儿菜摘了下来。

一个农业系教授,在山里仿佛如鱼得水,蓝灵很快就找到了所需的幼苗,到了中午时,二人的篓子里都是满满的。这时,蓝灵才发现,蓝焕迁早已气喘吁吁,脸色通红,总是跟不上她的脚步。

蓝焕迁很少爬山了,能撑到中午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蓝灵提议在原地休息一下,蓝焕迁如蒙大赦,瘫在一块大石头上不起来,蓝灵从衣中拿出一块手帕,对他说道:“擦擦脸。”

蓝焕迁无力的接过手帕,喘着气,一边擦着脸上的汗。

二人之间沉默了会儿,蓝焕迁休息完正要起来,突然,电光火石之间,一股极大的力气将他从石头上拉开,蓝焕迁还没反应过来,就扑到了蓝灵的身上,一股淡淡的清香闯进他的鼻子,还没细闻,蓝灵就将他从身上推开,快速从地上捡了一根分叉的木枝。

只听见草丛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抹艳丽的颜色游走在草丛间,蓝焕迁僵硬的看着一条金黑褐交织的蛇发出嘶嘶的声音,诡异的蛇眼冷冷的看着他。如果不是蓝灵拉了他一把,他大概已经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