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凶手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05 2016-09-03 11:50:02

  面前的少女穿着一身大红衣裙,头上别着细小朱红花,脸上抹着淡淡的胭脂,如待嫁的新娘,有说不出的娇意。蓝灵为她倒了杯水,说道:“别来无恙。”

今天蓝灵请了沛齐来家中做客,她还有几日便要成亲了,昨天蓝灵恰好从杨二口中得知,沛齐打算将一年前的事情散播,想要用流言蜚语逼迫蓝灵乖乖就范,和杨二成亲,也让王岳趁早死心。在这里,女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就算最后没成,蓝灵一辈子也嫁不到什么好人家。这时,蓝灵才明白了上次她说的“很快你也要成亲了”这句话的意思。

上次的村中谣言也是沛齐指示杨二和那三人放出去的,但蓝灵一点也不怪他们,她想到杨二被捆在屋后奄奄一息,嘴角就不禁微微上扬。杨二被绑了整整两天,也许是痛苦到了极致,什么胡话都说,这件事也是蓝灵从他口中得知的,为了奖赏他,蓝灵特意给他做了些饭菜过去。

“蓝灵,别来无恙,近日来你的脸色可差了不少。”沛齐抿了抿嘴,说道。她的气色很好,像营养充足环境下成长的,可若细看,就能发现,那是胭脂的颜色。

沛齐还是不改爱讽刺她的习惯。蓝灵却不甚在意,她小酌了一杯茶,笑道:“家中杂事甚多,忘记了吃饭,脸色不好也是正常的。”

似是没想到蓝灵会这么配合自己,她微一愣,尔后很快勾起唇角,讽刺道:“今年真是多事之秋,让你这可怜又贫穷的家更加雪上加霜了。”

“若姐姐这么关心我,不如给我三两银子,让我买些石灰砖瓦,好做新房子。”蓝灵似是漫不经心的说笑道。沛齐神色微微一变,脸色有些沉,她不想弯弯绕绕的猜测,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眼前这个紧张而又充满防备的少女,蓝灵轻笑一声,这么快就坐不住了。不过沛齐既然打开了话匣,若她不接,反而显得心虚了。

蓝灵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平淡说道:“你雇了杨二、二虎、刘亮、王杨这四人来我家倒石灰。”她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情绪,让听者想不出她的意思。果然,这话刚出,沛齐就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满脸通红,神色愤怒:“蓝灵!你别给我含血喷人!”

早料到了沛齐的反应,蓝灵不急不慢的说:“你本约定给每人五两银子,后来出尔反尔给了三两,一共十四两银子。若是我误会你了,改天我就去村长家问问,有没有少十二两,便能还你清白了。”说着,她轻轻一笑道:“十二两,对于我们这般农户来说,数目不小,村长应很快就能知道有没有少了十二两。”

蓝灵说的话很轻,但却像一把锤子狠狠的击在了沛齐心上,若是蓝灵真的跟爹说了,爹一定会查这笔钱,到时候就会发现买石灰的账本里少了十二两。沛齐恐慌的想着,拳头不自觉握紧,关节泛白。

“我家每日都是大支出,顿顿鱼肉,我爹可没这个时间和你这个小孩子玩闹。”沛齐故作镇定的说道:“就算真少了十二两,也不稀奇,难免有意外,比如偷了掉了。”

“说的也是。”蓝灵笑眯眯的说:“我去擦擦桌子,给你上些吃的来。”

沛齐心里闪过一丝紧张,看着蓝灵往厨房的放下走去,她端着一盘洗净的水果,手拿着一块粉色的布,用那块布料擦了擦桌子,尔后将水果放在了桌上。沛齐眼皮一跳,那块布,是她那日身上穿的衣服料子!不知怎么竟被扯了下来。

像是注意到了沛齐在关注这块布,蓝灵看了眼抹布,似是不经意的说道:“那日我家农田被毁,却意外捡到了这块质量不错的布,怎么,你也觉得它很眼熟?”她扬了扬手中的步子,笑道:“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你身上的衣服吗?奇怪,你的衣服碎片怎么会落在我家田里……”

“够了!”沛齐阴沉着脸,吼道。她定定看向蓝灵,破罐子破摔道:“就是我做的这件事,不过你又能奈我何?就凭着这一块破布?”

话音刚落,屋中有一瞬间沉默,蓝灵顿了会儿,忽然说道:“王岳,出来吧。”

沛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后这种不可思议又变成了恐惧,她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岳从隔间走出来,脸上阴霾,他一言不发的走到沛齐面前,定定看向她。

其实王岳在知道了蓝灵农田被毁的事情后就开始怀疑沛齐了,再加上爹那含糊不明,对这件事轻描淡写的态度,更加证实了他的想法。就在昨日,蓝灵找到他,请他今天旁听,王岳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果不其然,是沛齐做的一切。未婚妻是毁人农田的凶手,仅仅因为嫉妒,王岳有些悲哀的想道,他看向沛齐的眼也多了一丝冷漠,但更多的还是失望。

沛齐慌张的拉住王岳的手,着急说道:“王岳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蓝灵诬陷我!她想破坏你我之间的亲事,所以才故意……”

“够了!”王岳甩开她的手,出了门,头也不回,冷冷道:“从此我们再无瓜葛。”说完,他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看着王岳离去的背影,沛齐觉得自己仿佛被绝望淹没,在这时,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蓝灵看着沛齐哭花了的脸,递过一张手帕,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说道:“后悔吗?如果后悔,我可以让你重来一遍,让王岳回心转意,让这个丑闻不散播出去,但前提是……”

“什么?”沛齐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急切的问道:“你愿意帮我?”

“当然愿意。”蓝灵将手帕放在她手中,却忽然转移话题,说道:“先擦擦眼泪吧。”

沛齐胡乱的抹了几下,开始追问。

“很简单。”蓝灵笑道:“和我做一笔交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