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甜蜜酷刑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65 2016-09-03 07:00:02

  脖子上的锋利感越来越清晰,杨二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了一年前的事情,冷汗直下,心中一阵恐慌。他看着蓝灵,眼中充满了乞求,他希望她能放下刀,原谅他的一时糊涂。

“我不是说了,叫你别动么。”蓝灵手中的刀猛然在杨二的眼皮上方划处一道血痕,刺痛激的杨二闷叫一声,微微勾起了身体。“你动了哦,不听我的话?”蓝灵一刀划在杨二的另一只眼皮上,伤口滴下点点血珠,落在杨二的脸上,他却一动也不敢动,神色惊恐的看着面前如同魔鬼的人。

蓝灵笑着说:“你记得当时是如何对待我的吗?”应该说,是如何对待仅仅只有十岁的蓝灵。

她想不出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历经人世沧桑,险些被强,又担负家庭的责任,像一头沉默的狼,撕咬着敌人,却被最亲的人杀死,死法是最无闻的,甚至在死前还经历了让人足以奔溃的事情。

不知不觉,蓝灵已经将“蓝灵”看成了另一个自己,只不过是在两个世界,过着两种生活。一种是幼年夭折,一种是衣食无忧到大,最后以意外的方式来到了这个世界。她有选择,她能活着。那她呢?

杨二被蓝灵满脸的阴霾吓得不敢忘记了呼吸,他只觉得小腿一凉,裤腿被拉至膝盖,锋利的刀抵在小腿肚,蓝灵温和说道:“小腿的肉是最多,血也很足,用来浇花喂蚁最好不过了。”

一阵撕裂的感觉在腿上蔓延,疼痛占据了他整个大脑,血滴答滴答的顺着刀子流下,将土浸成了暗红色。蓝灵从旁边拿出一个土黄色的纸袋,因为天色太暗,袋子与土混为了一色,蓝灵小心的打开纸袋,里面是一些白色的小颗粒。

“你猜,我是洒盐,还是洒糖?”蓝灵俏皮的问。

杨二眼皮一跳,发出呜呜的声音,蓝灵这才想起,他口中还塞着团布。于是她将布取下,又问了一遍。

“救命啊!——救命!要杀人了!——呜……”杨二用尽此生最大声音拼命的嘶吼着,可没喊完,布团便被粗鲁的塞进了嘴里,接着,就感觉到另一只小腿一阵刺痛,他颤抖的看向那只腿,血淋淋的刀晃红了他的眼。

杨二愤怒的盯着蓝灵,眼球充血发红,模糊的呜咽像在咒骂。

突然,纸袋上的白色颗粒倒在了他的伤口处,直到整只腿都洒满了。那把刀又向他的脸划去,不一会,满脸血痕,难辨其貌。

见杨二呆住的模样,蓝灵好心解释道:“既然你不猜,那我就直接点。这是白砂糖,蚁虫蜘蛛最爱的甜味,很快你身上就能爬满这些小小的生灵了。”

果然,不一会儿就爬来了两三只细小的蚂蚁,他们攀到杨二的腿上,在伤口处乱转,很快,一支整齐的蚂蚁队伍向杨二的位置爬来,看着这些路边一脚就能踩死一只的蚂蚁,杨二仿佛跌入了冰窖。

脚上越来越痒,越来越多的蚂蚁成群结队爬向他,甚至一两只隐隐有钻进皮肉的架势,杨二终于忍不住崩溃了,鼻涕眼泪全部流了下来。他呜咽着看向蓝灵,眼中有浓浓的乞求之色。

蓝灵不急不慢的整理了仪容,将手中的糖粒拍干净,眯眼笑道:“如果你不想死,就乖乖听我的话,好不好?”

杨二猛的点头,口中湿漉漉的布团被取下,这次,他学乖了,没有喊救命,紧闭着双唇,脸色苍白的看向蓝灵——这个让他第一次感到战栗的人。

“我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问题,我满意了,就给你的伤口浇点水,驱散这些蚁虫蜘蛛,如何?”蓝灵缓缓道。

“好。”杨二说了一句话,感觉口中干燥的像有千团火再烧,脚上越来越难受,他只希望早点结束这场可怕的酷刑。

见达成了协议,蓝灵转身离开,杨二心中一悬,以为她要离开,他忍着痒痛斟酌再三,最后还是决定不多嘴。

杨二觉得时间过的很漫长,实际上也就几分钟,就在他以为蓝灵真的抛下他自生自灭的时候,她提着一壶水出现了,见到那壶水,杨二像看到了救星般,眼中一阵精光。

提着水,蓝灵蹲下,与杨二平视,平静问道:“我家的田,是不是你泼的石灰浆?”

杨二微微转过头,咬牙道:“不……不是我。”

他知道,如果自己说出了真相,蓝灵绝对不会放过他,可他不知道的是,他不说出来,蓝灵一样不会放过他。

“说谎。”蓝灵拿着刀,就着他腿上的伤口斜着划了一刀。

痛苦再次攀上了杨二身上,这次甚至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感觉腿上一凉,蓝灵又洒了糖上去。蚂蚁顺着甜味怕上他的腿,这样一幅足以让他奔溃的画面,逼迫着他说出了真相。

“是……是我!是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杨二哭着哀求道。

“谁指示的?”蓝灵平静问,脸上笑容不再。

“是沛齐,是那个人指示我的!跟我没关系!”他推卸责任道。

“可有证据?你别随便污蔑女孩子的清誉。”蓝灵淡淡说。

杨二连忙说道:“这次来倒石灰浆的不止我一个,还有二虎,刘亮,王杨!沛齐给了我们每人三两银子,说事成之后再给我们二两银子,可是后来她出尔反尔,毁约了,还威胁我们不许说出去,不然就叫官府抓我们!我也是迫不得已……那些钱我全部给家中的爷爷拿去看病了!”

那日沛齐,杨二和另外三人来到了蓝灵农田倒石灰浆,另外三人在银子的诱惑下同意了。杨二还借此将家中的钱拿走,说要买石灰,杨三信了他,把钱给了杨二。实际上,那些钱,甚至包括这三两银子全被他赌了。

但他不敢说,只好真假参半,希望蓝灵能放过他。

“很好,我很满意。”蓝灵微笑着说。

“放我走,你要问的我已经全部说告诉你了……”杨二虚弱道。

“放你走不行的,但我可以遵守承诺帮你驱驱蚁虫蜘蛛。”说着,蓝灵重新粗鲁的将布团塞回了杨二嘴里。打开茶壶,只见夜色中,缕缕白雾冒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