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悯农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33 2016-09-02 07:00:03

  清早,杨三刚给爷爷翻了个身,还没来得及洗脸擦身,门便被敲响了。杨二还在呼呼大睡,听到这扰人的敲门声,皱着眉向杨三吼道:“快去开门!吵死人了!”

杨三被这么大声量的吼了一句,却习以为常,她放下手中的水盆,匆匆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面容惊为天人的少女,杨三每次看到这张脸,就会不自觉的被吸引,什么事也忘了做,回过神后总是暗暗想道,她真是太漂亮了,是杨三见过最好看的人。

蓝灵挽着一个篓子,篓中放了很多果子蔬菜,还有一些鸡蛋,杨三微微惊讶道:“蓝灵姐姐,你这是?……”

“这是一点小礼物。”蓝灵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杨二哥在吗?”

杨三被这俏皮的眼睛一看,只感觉有些天旋地转,脑子空白,她愣愣说道:“在呢,有什么事吗?”

这时,屋子里突然响起了杨二的声音,只听他疑惑问道:“是谁?”

蓝灵向里面看去,只见杨二衣服邋遢,睡眼惺忪,便笑道:“杨二哥是我,蓝灵。”

“蓝灵?你怎么来了?”只见杨二一激灵,睁开眼从床上跳了起来,他蹬蹬瞪的走到蓝灵前,脸上堆着殷勤笑容。

蓝灵抚了抚头发,她注视着杨二,轻轻道:“可以随我出来一下吗?我有话要跟你说。”

杨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杨二猛的撞开,杨二出了门,兴奋的随蓝灵走了。杨三揉了揉手臂,呲牙咧嘴,撞的可真疼。

她回到屋里,拿着毛巾为爷爷擦身洗脸,心中想着蓝灵怎么会跟自己哥哥有来往,像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饶是杨二是她哥哥,杨三在心中也唾弃他,能对女子老人做出那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应该早点被雷劈了好。

不一会儿,杨二风风火火的回来了,他脸上带着激动笑容,问:“咱家的钱袋呢?快给我,我要去镇上买新衣服!”

不料杨三摇了摇头说:“没有了,你上次买石灰,钱已经用光了。”其实杨二家也比蓝灵家富裕不了多少,家中又有残疾爷爷要照顾,平日生活来源都靠官府救济和爹娘的赔款,就算是这些,每天坐吃山空,如今也被用的差不多了。

杨二脸色一变,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恨恨的踢了衣柜一脚,短暂沉默后,突然问道:“那笔钱呢?给我!”杨三心中暗道不好,果然,杨二像知道了什么似的,向爷爷床铺走去,将那瘦小的老人拉起推在地上,开始翻找着东西。老人双眼睁大,嘴一张一合,控制不住的留下了口水,那双枯瘦乌黑的手颤颤巍巍的拉住杨二的裤脚,却被杨二一脚踢开,狠狠踩了几下。

“畜牲!”见此,杨三疯了般的扑过去抱住杨二,凶狠咬下一口,力度大的几乎要把那块肉给咬下。杨二尖叫一声,猛的给了杨三一巴掌,骂道:“臭婆娘,你给我滚开!”

杨三的脸被打的微微倾斜,脸上红肿一片,头发散乱,脑袋嗡嗡作响,喉咙一甜,嘴角留下一丝血迹。杨二继续在床上摸索着,终于,在被子里摸到了一个突起的东西,面色一喜,他顺势拿了出来,正是一个钱袋。见到那个红色钱袋,老人的手越抖越厉害,口水漏出来,似乎有话要说,杨二瞪了一眼两人,转身用力一摔门,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狼藉的屋子里一片沉默,杨三没用多大力气就将几乎没什么重量的老人抱回床上,为他擦去嘴边口水,细心的盖好被子,见老人的手还在抖,指着杨二离去的地方不肯放下来。

突然,像是明白了老人的意思,杨三在屋子里找到一个红色的袋子,放在老人手中,她笑着说:“爷爷,钱在这儿呢,别担心。”

老人微不可闻的点点头,手却紧紧的抓住了袋子,慢慢的入睡了。

杨三随手擦净嘴角的血迹,摸了摸脸上微微肿起的伤痕,看着狼藉的屋子,心中叹气道,不知家里还有没有钱可以治伤了。

蓝灵一大早便去了杨二家,约定晚上见面,杨二兴奋的答应了。做完这些事后,蓝灵又乘着马车去了水鱼镇,今天是她上学堂的日子。

也许是她起的很早,到了房间,打开门,却没见到旭阳之。蓝灵放下一口气,今天没有迟到。

桌上有还未干掉的墨水,蓝灵忍不住提笔写了一首诗,写的是脍炙人口的悯农。

这首诗称得上是千古名诗,蓝灵之所以第一个想到它,因为这是她学的第一首诗。

她写的是现代简体字,非常认真专注,以至于旭阳之什么时候来了都不知道,待收笔时,她这才发现一个身穿墨衣的男子站在她身旁,看着她写的诗。

蓝灵停笔后,旭阳之抬起头,幽幽说道:“这些字,我没有教过你,它们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让蓝灵不知从何讲起,她斟酌一会,决定将这些字用繁体字写下来。

因为不会繁体字,她便照着临摹本找出诗中的繁体版,写的很慢,也很认真。待她全部写完,微松了口气。

旭阳之看着诗有一会儿,他忽然问道:“诗是谁写的?”

“一个叫做李绅的诗人。”蓝灵说出这话,心里一阵诡异的微妙感。

旭阳之又盯了一会诗,说:“我想拜见一下这位诗人”

“不行。”蓝灵极快的否决了,她说:“他已经驾鹤西去了。”

旭阳之不再说话,收起了纸,淡淡道:“再写几首他的诗。”口气中,有着不容置疑。见他这么较真,蓝灵只好再写了几首。不知不觉,一天便过去了,直到黄昏,旭阳之都没有拿起毛笔过。

蓝灵带着蓝玉上了马车,回到祥和村,蓝灵做完了晚饭,却是一副出门的样子,蓝焕迁奇怪问道:“你去哪儿?”

“有事,去去就回。”蓝灵简短说道。

蓝焕迁吃着饭,突然想到,出门带着绳子,食盒和那壶茶干嘛?……

他摇了摇头,将猜测甩出脑袋,不再想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