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亲戚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100 2016-08-28 12:00:03

  蓝灵还没回过神,王岳就猛的站了起来,他支支吾吾的说:“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今日就不帮你做农活了,抱歉!”说着,一溜烟跑出了房子,活像受到了什么惊吓。被告白的蓝灵愣的看向门外,只见门口空无一人,屋外的阳光火辣辣的晒人。

从小,蓝灵就接受过很多告白,从学生时代,一直到了工作,也从不间断过,追求者络绎不绝,可当告白逐渐变成了一种负担,她便开始婉拒,与追求者保持距离。好再之后相安无事,能当朋友,也能轻松参加过去某个追求者的婚礼。但蓝灵,从没有被比自己小十多岁的人告白,也许她早就看出了王岳的心思,但一直认为他喜欢的是小蓝灵,当今天他真的告白,她的心翻涌起一阵复杂感。王岳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已经死了,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另外一个世界,比他大上十岁的人。

蓝灵无言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心中微微叹息:命运弄人。

王岳走后,蓝灵第一件事便是买买买。有了这么多钱,蓝家再也不需要啃野菜了,她去了钱庄将一两银子拆散,换成铜钱,买了很多米面油盐,送给隔壁邻居家和铁铺匠家,她又心血来潮的买几个颇为好看的碗,一个花瓶。最重要的,还是给蓝玉买了两身衣服和笔墨纸砚。她想,过不久就要上学堂了,蓝玉可不能穿的这么破烂。在以往,蓝灵第一次入学,以及之后的升学,家里都会按照惯例给她买衣服和新书包,不知不觉,这个习惯也在她对蓝玉上学这件事上用了。

只是祥和村里的衣店老板和米店老板似乎很是惊讶蓝灵有了这么多钱,不断打听,让她稍感不悦。

黄昏到来,太阳摇摇欲坠,各家茅房都生起了炊烟,在余晖中显得安宁而祥和。

蓝灵煮好饭,等待在村门口等着,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一辆马车逆着金光驶来,车帘被车中的人撩开,探出一个头,正是蓝玉。她心中一喜,对马车招手。

马车缓缓的停下来了,蓝玉飞奔着下了马车,扑进蓝灵的怀里,兴奋的喊道:“姐姐!我回来了!”

蓝灵心头涌上一阵酸意和欣喜,她摸了摸蓝玉的小脑袋,笑道:“回来就好,快回家吧,姐姐今天做了米饭呢。”

说到这里,蓝玉脸上有些古怪,蓝灵微微一愣,看向那辆马车:马车上,爹的脸几乎笑成了一朵菊花,他动作小心翼翼的,像抱着明珠般抱下一个小男孩,娘和蔼的走下来,对着爹和那男孩说了些什么,爹立马哈哈大笑起来,竟有说不出的慈祥。

夕阳下,一辆马车,一家三口,逆着一点点落下的太阳,宁静和温馨。

简陋的屋中,蓝玉帮着姐姐将饭端上来,拿着五双碗筷,蓝灵将最后一道菜炒好,放在桌上,饭菜的香味充斥在这个小房间。

饭桌上,爹忙着给小男孩夹菜,娘忙着问好不好吃,小男孩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动作机械的咽下饭菜,连些敷衍都没有。

蓝玉睁着大大的眼睛,细弱的手臂艰难的夹着桌子另一头蓝灵特意买回来的鱼肉,那盘鱼肉一开始在蓝玉面前。蓝玉刚夹到一块鱼肉,手上就是一闷疼,只见娘用筷子狠狠的敲着他的手,训斥道:“有没有礼貌?不懂先让给哥哥吃鱼肉?以前教你的那些都去哪儿了?”

蓝玉缩回被打红的手,怯怯的看了一眼爹,他却像没看到一样为男孩碗中夹着鱼肉。他哽咽的说:“对不起,娘。”

蓝灵见这场景,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冷气,她自顾自的往蓝玉碗中夹菜,眼神犀利的看着爹娘二人。他们不敢打她的手,只是脸上微有埋怨她不懂事之意。

“爹娘,此前去水鱼镇,玩的可好?”蓝灵微笑着问。

“还行,这次是接你弟弟回来,今后你要好好哄着他。”娘垂着眼夹菜,草草说道。

蓝灵眯着眼,为蓝玉碗中夹了块肉,说道:“不妨请爹娘介绍介绍我这位弟弟?如何?”

说到这男孩的事情,两人一下来了精神,爹眉飞色舞的说道:“这是你弟弟,蓝玉的哥哥,叫蓝焕迁,他此前一直被寄养在亲戚家,算是受了不少苦,从今往后你们要好好待他,不许跟他抢衣服抢吃的,听见没?”他略带警告的说了句。

“那是自然,既然是我的弟弟,我自然会待他像待蓝玉一样好。”蓝灵在男孩放得满满的碗中又加上了一片肉,真诚的说。男孩眼中闪过闪过一丝嫌弃与反感,蓝灵只当没看见。

吃完饭,蓝灵收拾着碗筷,蓝玉在一边帮着擦桌子,洗完碗后,蓝灵正要带蓝玉去洗澡,这时,娘突然说道:“先带焕迁去洗澡,蓝玉可以等会。”

蓝玉抱着蓝灵买的新衣服还没开心多久,正想洗完澡穿上试试,就被这句话冷却了热情。蓝灵摸了摸蓝玉,哄了几句,蓝玉不吵不闹的乖乖坐在床上,等着蓝灵。

蓝灵打好洗澡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冷漠中透着拒绝的男孩,说道:“蓝焕迁,你该洗澡了。”

“滚,谁要用你家那脏兮兮的浴桶!”蓝焕迁退后两步,不小心碰到了屋子墙壁,像受了什么刺激弹跳开,一脸警惕的盯着蓝灵。

蓝灵心中诡异的升上一股恶趣味,她转身看着浴桶,轻轻道:“若你不用,那便没办法了。”

蓝焕迁盯着蓝灵,如临大赦,舒了一口气,却不知蓝灵早已捕捉到他的小动作。

她笑吟吟的说:“既然你不愿意洗,那我只能带你去小沟边洗了。正好还可以捕几只螃蟹小鱼回家做饭。”

“你这丑女人胆敢动我一下!信不信我杀了你!”蓝焕迁像一头被激怒的小狮子吼道。

蓝灵不紧不慢的说:“还是说,你要爹帮你洗?”

只见蓝焕迁一阵恶寒,他眼中充满着愤怒和屈辱。蓝灵笑道:“我们家的规矩是不洗澡不能睡觉,若你不洗,只好在野外睡了,不过弟弟胆子这么大,是我多虑了。”

蓝灵拿着毛巾转身就要进屋招呼蓝玉过来,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道忍辱负重的声音:“我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