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流言蜚语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76 2016-08-25 12:00:03

  沛齐接过蓝灵递给她的茶,嫌弃的说道:“l蓝灵,你家可真穷。”

“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小屁孩。蓝灵在心中说道。

沛齐沉默了一会儿,她不想在斗嘴上浪费时间,只见她浅浅喝了一口茶,抬头道:“我要与王岳哥哥成亲了。”

“哦,恭喜你。”蓝灵敷衍的说道。

沛齐面带不可思议,眼中划过一丝狐疑,像是预料不到蓝灵的反应,她问道:“我要与他成亲了,你难道不嫉妒生气吗?”

蓝灵明白沛齐单恋着王岳,正好心情不太美丽,便想戏弄戏弄这个思春期少女,她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反问道:“莫非你想让我怂恿王岳与我私奔?”

“你敢!”沛齐的双眼迸发出怒火,她猛的一敲桌,直直的站了起来,怒视蓝灵。

见沛齐的反应,蓝灵被挑起了一丝恶趣味,她这时反倒不焦躁了,悠悠的喝着桌上的茶,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不敢?“

“我就知道,你不仅长的像狐狸精,还就是一个狐狸精!”沛齐说道。

“你半夜三更来我家,就是为了说这事?”蓝灵放下茶杯,抬头挑眉道。

沛齐发现自己被带的偏离了原本要来的目的,不免又有些气急,她强作镇定的说:“我要你离开祥和村。”

“凭什么?”蓝灵钓着沛齐,就像在课堂中的无聊学生发现这时出现了一只不会飞的小虫子,便拿着笔在虫子的周围画圆圈,虫子走出圆圈一步便戳一下,再画一个圆圈,直到虫子被戳的再也不敢离开圆圈里面,最后被笔直接戳死了。这个游戏叫做画地为牢。

“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作为补偿,只要你离开。”沛齐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加重了筹码。

“我不缺钱。”蓝灵饮了一口茶说道。

“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的。”沛齐起身,扔下这句话,摔门而出,消失在了夜色里。

蓝灵收拾着桌上的茶水,心情舒畅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蓝灵便看见王岳在田中干农活了,她微笑着上前与王岳打招呼,王岳的眼神却微微闪躲,含糊嗯了一声,便闷着头干活。

蓝灵有些奇怪,王岳的反应很让她莫名其妙,往日里这个少年见到她便会热情的打招呼,不曾像今天这般扭捏,她照例在树荫底下端着壶茶等着王岳累了便上去添水,可是直到中午,王岳也没有喊渴,只是一直偷偷瞄着蓝灵,等她向他看去时,眼神又匆匆忙忙的避开了。

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蓝灵心中便大概知晓了,确实,不过初中年龄的孩子就打算着结婚生子,王岳受不了也是正常的,这么想着,蓝灵便配合王岳,不上去打扰。直到中午时分,忙完农活的农民都纷纷扛着锄头回家了,王岳还是保持着沉默。

蓝灵向王岳招呼了一声,王岳有些手忙脚乱的答应着,一直低着头。

待蓝灵在家中做好饭,王岳支支吾吾的吃着饭,似乎有话要说,蓝灵看出他的心思,便道:“王岳,你有话不妨直说,别憋在心里。”想想青春期的迷茫少年,如果不及时解决心理问题,就会对人生感到怀疑,为了不让王岳变成这副模样,蓝灵像导师般善诱道。

王岳端着饭碗的手一抖,他抬起头,不自然道:“灵儿……我要成亲了。”

“我知道,沛齐与我说过。你这么早成亲,确实会有压力。”蓝灵微笑说道。

眼前的少年突然低着头不语,如一尊沉默的石像,蓝灵心中闪过一丝不妙。

“灵儿,你不感到难过吗?我……我要成亲了。”王岳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话。

见他语气变怪,蓝灵斟酌一番,谨慎说道:“人生总是充满着未知,遇到压力与困难时,我们应迎难而上,不要气馁,将压力化作动力。”

“我知道了。”王岳忽然站起身,放下碗筷,走到门边,扛起了锄头,他推开门,转头对蓝灵说:“我下月就成亲,灵儿,我尊重你的选择。”

说着,门被轻轻带上,除了桌子另一边多出的一个碗,这间屋子仿佛从始至终只有蓝灵一个人。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心中有点复杂。她虽看着是小孩,心智却是成年人,对于情情爱爱的事情,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是一直在装傻罢了。蓝灵更多的还是将王岳看作是一个孩子,一个古人,一个与自己的世界格格不入的NPC,也许在潜意识里,她将这个世界当作了一场梦,里面的人和物,都是她梦中虚拟捏造出来的景象,就像玩游戏,蓝灵总是持着旁观者的身份看待这里的每一个事物。

差距,身份,隔阂,知识层面,年龄,王岳注定永远,绝对不可能与她在一起。就算两人都是一个世界的,年龄也是差距,心智上更是如此。

蓝灵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收拾着碗筷。

“快看,那个小狐狸精就是那个蓝家女儿,长的可真不吉祥,一看那双眼睛就是天生媚眼……”

“蓝家女儿真不要脸,还勾引村长女儿的未来丈夫……”

“可不是嘛,看她那脸就知道了,注定要当小妾的……”

不知何时,祥和村里出现了针对蓝灵的难听谣言,她不止一次听到几个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的农家大婶讨论着她,甚至看见她走过说的更大声,故意说给她听那般。

这种熟悉而又带着些陌生感的话,出现在蓝灵耳畔时,她却毫不在意。

前世,她成为了农业系教授,亲戚的背后凉语一直未停过,有说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不好,当教授不如嫁个好老公,也有说她学历太高,命太硬,不好嫁人,更多的,还是说,女孩子学到这么多干嘛,到时候在家带孩子,这些知识一点也派不上用场。

对于这些话,她向来都是一笑而过,因为比自己优秀的人,不会说自己的坏话,说坏话的那些人,永远都是不比自己优秀的人。而且,越成为他们不屑的东西,往往是很多人羡慕的东西,很显然,他们羡慕嫉妒小蓝灵的美貌。

可蓝灵沉得住气,有人却沉不住气了,比如王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