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意外受伤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264 2016-08-24 07:00:03

  天刚亮,蓝灵便带着种子来了自家的农田中。令她惊讶的是,植物们的生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她预料的猜想。前不久迁移的幼苗已经开始透出勃勃生机,特别是番薯,已经长出了番薯叶,蓝灵挑开其中一个刨开,竟发现了半成熟的果实!

蓝灵一愣,心中涌起一阵复杂的兴趣,其中虽有惊喜,但更多的还是对这种未知神秘力量而感到不知所措。在现代所学到的农业知识仿佛一下就被推翻,蓝灵第一次对人生产生了怀疑。

这到底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还是丢给她的一场未知挑战?

在大自然中,所有被创造出来的生灵都遵循着一个定律:相互平衡。

就像狼和羊,狼数量太多会导致羊的毁灭,生物链开始破坏,没有了羊吃草,草便会开始疯狂生长,汲取树木植物的养分,这些植物就会枯萎,素食动物就会开始慢慢走向灭绝,随之狼也会灭绝。以此类推,一条一条链子崩坏,最后重零开始。

不管是什么东西,如果数量太多就会产生不平衡。蓝灵眼神复杂的看着手中的番薯,最后把番薯埋回了土中,长叹了一口气。

再观察几天再做决定吧。蓝灵心中想着,一边站起来,决定去山上找些药材。对于这种未知能力,在完全清楚之前,她不打算使用过多。

大旱已去,自然重新恢复了平静,有时会下雨,有时则会艳阳高照,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蓝灵到了山脚,仰望着面前这座巍峨的山,心中闪过一丝敬意。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永远都是渺小的。

这次蓝灵稍微向深山处走进了一些,她决定移栽几株药材送给谷之徐。

前几天刚下了一场雨,山间还弥漫着水气,带着阵阵凉爽的风,脚下的泥土松软,很适合喜阴湿润的植物生长。

山的深处有许多植物药材,蓝灵挖了些野菜幼苗,又找了几棵常见的药材,正装备手工回家,视线却偶然扫到一个山坡上。是一叶兰。

一叶兰是观赏性植物,即能净化空气,也能做药材。一叶兰又名为蜘蛛抱蛋,因为它的果实极像蜘蛛卵。蓝灵以前很喜欢这种植物,一叶兰的果实是向上生长,再垂钓而下,小小的浅黄色种子布在上面,十分好看,蓝灵的办公室以前就养了几盆。

她抬头看着山坡上的一叶兰,长得有些偏高,以她现在这副身子很难摘到,正在她犹豫间,忽然,一块隐藏在杂草中的石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蓝灵废了半天的劲,又是推又是滚,总算搬过了那块石头。她摆好了位置,小心翼翼的站在石头上,伸手去摘长在坡上的一叶兰。

她的手成功触碰到了一叶兰露在土表的根部,蓝灵心中一喜,一点点将土挖开。

刚下过大雨,泥土都十分松软,蓝灵没有用太多时间就连根将那株一叶兰摘下,她心中一喜,突然,脚下失去重心,又不算平整的石头一挪,蓝灵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蓝灵感觉手掌上火辣辣的疼,腰部处更是传来一阵闷痛,她疼的狠皱着脸看了看手掌,只见上面全是泥巴,红红的血丝正从伤口出一点点溢出。

她心中暗道不好,怕伤口感染,蓝灵连忙忍着痛将一叶兰放到篓子里,身体动作不协调的一瘸一拐向药铺走去。蓝灵在心中祈求,千万别受什么大伤。短短一月就让这副小小的身体受伤了两次,让她很是愧疚。

谷之徐正在药铺中捣药,他听见门外有敲门的声音,心中有些疑惑又是哪个正在劳作的农民受了伤,开门一看,却见蓝灵灰头土脸的背着满是泥巴的篓子站在门外,肢体动作极不协调。

“谷大夫,我受伤了。”蓝灵进了门,艰难的将篓子放下,摊开手掌说道。

见到那原本白皙柔嫩的手上出现一大片红血丝,谷之徐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和生气,他第一次训斥了蓝灵:“你怎么又不听我的话跑去山上挖野菜了?你不知道山中有多危险吗?”

蓝灵沉默着似在低头认罪,其实她也感到了愧疚,是对小蓝灵感到的愧疚,于是她便一言不发,乖乖的接受惩罚。谷之徐见蓝灵不语,以为是在生气,又急又气,刚想说些什么,却意识到伤口再不清洗就会有炎症,只好闷着气为她清洗了伤口。谷之徐细细为她包扎好,却是不肯跟她说话。

蓝灵正在心中反省,没有察觉到谷之徐的异样,只是等到他包扎好了伤口,又掀开了衣服,无辜的说:“大夫,这里还有伤。”

她掀开衣服,只见白嫩的后背上一大块可怕的青紫,一瞬间谷之徐气的说不出话来,他瞪的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见他莫名其妙的动作,蓝灵有些摸不着头脑,只以为是不给她治疗了,无奈放下衣服,准备离开。

刚出门,一双大手就将她横着从门栏外一步抱了回来,蓝灵被谷之徐横抱在怀中,面带不可思议,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竟然被一个与她差不多年纪的人给当作小孩一样抱了起来!

刚想挣脱,腰上就一阵剧痛,她额上直冒冷汗,疼的忍不住哼唧了一声。见蓝灵脸上闪过的痛苦神色,谷之徐微微一皱眉,冷下脸:“你想去哪儿?这回又想哪受伤?”

蓝灵听着这隐含怒意的声音,抬起头,见谷之徐脸上一片冰霜。她从未在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身上看见过除了微笑外的表情,如今一看,她竟被小小的吓了一跳。

谷之徐将她平放在床上,掀开蓝灵的衣服,将冰凉的草药敷了上去。蓝灵趴在床上,感觉到背上一阵冰凉,慢慢的,又变成了一阵火辣辣的疼,蓝灵抖着声线问:“谷大夫,你给我上的什么药?”

蓝灵趴在床上,微微侧过头,脸皱成一团,竟是多了几分委屈,谷之徐心下不自觉一软,说道:“这种草药很烈,但药效好,你忍忍。”

她重新将脸埋在手臂中,闷闷的应了一声。

就像是收拾完调皮孩子的烂摊子,谷之徐开始盘问事情缘由了,他板着声音问道:“怎么受伤的?”

“石头上摔下来的。”蓝灵道。

谷之徐眼皮一跳,这丫头似乎越来越狗胆包天了。

“你跑上石头干什么?”谷之徐努力让自己平息怒火,平静问道。

“摘东西。”

“什么东西?”谷之徐莫名其妙的越来越生气,他现在只想将那个东西撕碎解气才好。

“一叶兰。”蓝灵顿了顿,又补上一句:“给你摘的。”

她本想是报答,没想到到头来反而还欠谷之徐一个人情,蓝灵一反常态的有些失落,不知道一叶兰能不能抵上这次的药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