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威胁警告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185 2016-08-24 12:00:02

  药铺里,谷之徐心不在焉的捣着药,忽然,眼神一转,看向放在庭院桌子上的一叶兰。阳光下,微风轻轻吹过,一叶兰随风摆动。他静静凝视一会儿后,才又开始捣药。不一会,他又不自觉的看向了那盆一叶兰,心中暗道不好:该浇水了!

一叶兰喜欢温暖湿润,半阴环境,比较耐寒,极其耐阴,是很好养的植物。谷之徐为它换上了玉盆栽,每隔两个时辰就挪动一次位置,为寻求阳光充足的地方。

谷之徐浇完水,心中如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开始放心的捣起了药。

他大概是疯了。在得知蓝灵为了摘一株一叶兰而受伤,这株一叶兰又是蓝灵送给他的礼物时,他的心中不知怎么涌起一阵诡异的自豪感和幸福感,像是看到自家孩子披荆斩棘,只是为自己摘一株花,那种又心疼又骄傲,却又想向所有人炫耀的心情。

他捣着药,第一次哼起了小曲儿。

蓝灵正试着在土地中栽培草药,忽然间不知为何打了个喷嚏,她心中紧张,莫非是感冒了?

可还没等她细想,王岳便风风火火的出现了,他拿着一把锄头,兴冲冲的跑到她身边,笑着说道:“灵儿,我来松土了!”

蓝灵几天前在田中洒下了小白菜的种子,因小白菜喜欢松软土壤,她必须得进行松土。

一亩地,比起蓝灵之前工作的地方小了不知多少,可到底是一亩地,长约有三十三米,宽约二十米,有小半个篮球场这么大,就凭蓝灵这身体,最多只能迁迁植物,打理一下药材罢了。

就在她苦恼时,王岳义告奋勇的答应了。蓝灵见识过少年的力气,也不矫情拒绝,约定三餐她包,一天九十文钱。

王岳最后拒绝了钱,却答应了三餐条件,让蓝灵心中感慨,这世上的好孩子真多。这心情,颇有点像邻居家种菜的老婆婆正在苦恼自己体力不支,这时跑来一群孩童,笑着闹着帮她把所有活给做了。

王岳拎着把锄头,动作娴熟的开始松土,一边小心绕过已经长成幼苗的地方,努力的工作着。

蓝灵看着王岳在阳光下挥洒汗水的身姿,心中涌起一阵亲切,她拿过身旁准备好的毛巾,走到王岳旁边在他脸上温柔的擦了几下,她笑道:“辛苦你了。”真是个好孩子,简直能拿模范三好少年的锦旗。她在心中想着。

“不……不辛苦。”王岳傻愣愣的接受着蓝灵的温柔体贴,脸上涌起一阵粉红。忽然间,他意识到这里的太阳对于蓝灵的白皙皮肤过于烈了,连忙说:“灵灵,你快去树荫地下待着吧。这儿太阳大。”

蓝灵没急着走,她返回原地给王岳倒了一杯糖水,坚持要他喝完再离开。王岳的脸上满是汗水,红彤彤的,已经分不清是晒红的还是害羞了。

树荫底下,看着身材魁梧的少年一下一下的挥着锄头,蓝灵感叹道,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孩子啊。

这时,一个粉嫩的身影闯进了二人视线,只见沛齐手拿着水壶毛巾,出现在了蓝家的田地里。她走到王岳身边,变扭的说:“我给你送茶来了。”

蓝灵心有惊讶沛齐怎么知道她家的田在哪儿。

只从沛齐知道王岳要来蓝家工作就持反对态度,甚至一度将跑到村长面前撒娇——祥和村的村长是一个瘦小的老头,他老来得女,十分疼爱这个女儿,当其将做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掉了。村长的女儿,就是沛齐。

蓝灵曾见过一次祥和村的村长,当日沛齐知晓王岳的事情后,村长便将她找来了。

那次是蓝灵第一次见村长,他长得很和蔼,有一对长长的寿眉,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就像邻居家躺在椅子上晒太阳的小老头。那日村长并无多为难蓝灵,只是随便聊了聊天,又给她沏了壶茶,之后才似不经意的提起了这件事。

蓝灵走后,本正是气在头上扬言要毁了蓝家新房子的沛齐,不知怎么竟学乖了,一连几天都没有出现在蓝灵面前,今天她突然出现给王岳送茶,倒是出乎了蓝灵的意料。

王岳看着递过来的清茶,犹豫一下后接过了茶杯,沛齐又拿着毛巾为他擦汗,王岳不自然的闪躲了一下,说道:“没事,你把毛巾给我,我自己擦汗就行。”

“不行,我来给你擦。”沛齐坚持的说道,眼带一丝急切。

“那你别擦了,我干活去了,你快点回家吧。”王岳挥着锄头,一边说道。

沛齐被冷落的在一旁,脸上尽是恼怒,蓝灵心中闪过一丝好笑,这个头脑简单,情商低下的少女完全将自己的心情表现在了脸上,好听点说叫心思单纯,性格直来直往,难听点便是鲁莽无脑,像刺猬一样。之前蓝灵的研究所便有这样一个女生,靠着走后门的关系进来,性格娇蛮,一点不如意就报怨,吃不了苦,将伤人的话语当作性格直爽,后来在一个研究课题里与同事发生争执,正巧那个同事家中背景也不小,心机深沉,情商智商极高,之后用了些手段便将那女生给开出了研究所。

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失落,更多的还是不悦,沛齐走到树荫底下,蓝灵正拿着扇子纳凉,本打算保持沉默,这时,沛齐双眼注视王岳,突然间说道:“我和王岳哥哥他从小就在一起生活了。”

蓝灵扇风的动作微微一顿,心中有些莫名其妙沛齐的话。

“我爹曾受过王叔的帮助,王沛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幼年我时常在王家与王岳哥哥他一起睡觉,洗澡,关系很好。”沛齐说着,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

“我与王岳哥哥有娃娃亲,他以前也一直待我很好,只是自从你出现了,王岳哥哥便不再关心我,不再对我好了,这全是你的错。”说到这里,沛齐狠狠转过头,脸上的嫉恨之色让蓝灵一愣,那表情,仿佛蓝灵与至杀亲之恨

“王岳哥哥爱的是我,他现在暂时喜欢你也不过是你那幅狐妖媚相罢了,你如果知道羞耻和愧疚,就把王岳哥哥还给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沛齐手握成拳,骨节泛白,几乎是咬着牙从嘴中说出这段话来的。

听了这么久,蓝灵明白了,这是一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

同时,蓝灵又意识到,她被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视为了情敌,而且情敌还刚刚威胁警告了她。

蓝灵心中微微凌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