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惊艳绝伦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081 2016-08-22 07:00:03

  红衣男人手上的力度不再加深,露出面纱外的一双锐眼犀利如刀,他静静的凝视了一会蓝灵的眼睛,突然从她的手中抽出了短刀。

短刀抽的很快,割起蓝灵手上一阵皮肉,感到手传来一阵刺痛,她却只是皱眉,不看手的伤处,反而看向那幅壁画,轻缓说道:“外面人很多,少侠可等我沐浴完后藏到浴桶中,再找准时间离开。”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一闪身,躲到了屏风后。

这时,门被敲响,女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姑娘,洗好了吗?”

“嗯,洗好了。”蓝灵心中闪过一丝紧张,她装盲人的事情如果一旦暴露,她相信屏风后的男人一定会杀了所有人。可越是紧张,便越是要不动生色。

女人推开门,几个少女低着头恭谦的走了进来。其中一名少女手托着木盘,木盘上放着一件火红色的衣服。

蓝灵慢慢摸索着木桶,行动迟缓的走了出去,似有不便。她光溜溜的身体再一次暴露在众人眼前下,这次,还多了个男人。

但此时蓝灵无心关注这些。如今箭在弦上,一发,所有人都得死。

她张开手臂,双眼直视前方,等着人给她换衣,女人心下虽有疑惑,却也没说什么。

少女开始为她穿衣,一件一件的层层叠叠,十分繁琐。蓝灵在心中祈求,千万别暴露。

“姑娘,换好了。”少女温顺的说道。

“你们先出去,我待会再出来。”蓝灵淡淡的说。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奇怪,最后选择了沉默。

一个少女走向屏风,准备将屏风收起来,忽然,蓝灵说:“屏风别动,待会再进来收拾。”

少女看向了女人,似乎是寻求意见。

“姑娘说别收,就别收。”

女人弄不懂眼前这个小姑娘在干什么,老板曾嘱咐过她小心服侍这个姑娘,多年在衣店做事,让她学会一个道理,便是客人的事情永远别多问。众人涌向门,门被轻轻关上。屋中,又只剩下蓝灵和那个危险的人。

待所有人走后,蓝灵挽起长至脚踝的裙子,一只手轻轻扶住周围的东西,开始向门慢慢的摸索走去。

一举一动,蓝灵都紧张无比。

终于,到了门口。

屏风后无任何声音,仿佛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出现过。蓝灵的手不易察觉的抖着,轻轻的将门关上了。

她的小腿有点儿打颤,蓝灵一言不发,一直,到了门外。

谷之徐在店中等的有些急躁,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如此期待。约摸过了半个时辰,蓝灵出现了。

只见眼前的这个俏人儿身上的火红如黄昏时的美丽而平静,又如朝阳初生般绚丽而耀眼,大块大块的锦绣云朵绣在上面,仿佛火烧云一样。红色慢慢渐变成金色,竟是说不出的大气美丽。俏人儿生的朦胧迷人,一双似藏心思的眼,尾处稍稍向上扬起弧度,有说不出的性感。

谷之徐之前还稍有担心蓝灵压不住一身艳红,只是他看见红衣锦绣就觉得十分心动,鬼使神差的选了这件。

“这位客人,您真是好眼光啊。”店老板再旁边看着,见谷之徐脸上露出的满意,连忙说道。蓝灵刚缓步出来,众人皆是惊艳,没想到这个乡村丫头竟生的如此不凡,

“谷大夫,我们走吧。”蓝灵行至谷之徐前,眼中有浓浓的复杂。一旁的店老板心中有惊讶,没想到这男人竟是一介大夫,原他以为不是私游的王公贵族便是富甲大商。心中这么想,他却不敢轻视,脸上的微笑一直不曾落下过。

“好,好。”谷之徐连说两声道。

蓝灵正想去拿地上的篓子,不料店老板却先声道:“姑娘,看您二位似是来卖药材的。小人刚好认识一收药的店铺,不如就由小店代劳,帮您把这些药材卖了,一个时辰后便可来取银两,您看如何?”

“好,那就麻烦老板了。”谷之徐先声夺人,出乎蓝灵意料的将篓子递给老板,说道:“我们一个时辰后再来。”

店老板笑眯眯的接过了满是泥土的脏篓子,目送二人离开。他在心中盘算着如何把药卖出高价,讨好这个气宇不凡的男人,若他真是什么王公贵族,可就长脸了。锦绣云衣,在京城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牌子,不少大家闺秀王公贵女争抢着订购。在这小小的水鱼镇,不是他吹,只此他一家有锦绣云衣,还是前不久拜托京城的贵戚带回来的。他本想将衣服挂在店中当镇店之包,可刚刚那个男人,随手一出便是衣服的二倍价,且气度逼人,他竟不知不觉的答应了。本想后悔,可如今一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只希望能用这件衣服之情攀上那人,给他一些提携。

店伙计看着老板一反常态,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遵从了老板的吩咐,去联系药铺了。

路上,谷之徐带着蓝灵一家家逛,采购了不少东西。蓝灵本打算将药卖了再与谷之徐汇合,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蓝灵便跟着谷之徐买东西了,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害怕了。

刚刚那个男人身上的杀气绝对是手上见过血的人。蓝灵之所以有很大的感触,是她曾有一次援藏,带着农业技术发展西藏经济,那里的士兵虽看上去与常人无异,有的乐观开朗或者淳朴老实,可每当他们握起枪与反动分子开战,就像换了一个人。不仅眼神犀利,身上一股冷漠仿佛能冻住冰雪,动作冷静中带着狠辣,一枪一枪,保卫国家。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对军人有极大的好感原因。

可军人身上的杀气,是正道,那个男人身上的杀气,则像歪门邪道,既妖孽又狡猾,让蓝灵与他眼神接触过一次后小腿便止不住的打颤。平时她也算个镇定的人,可面对那个男人时,蓝灵的身体就发出警惕的信号。

很显然,那个红衣男人想要杀死一个人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蓝灵,你身体不太舒服吗?”谷之徐见蓝灵一言不发,脸色苍白,额上有密密冷汗,心下以为是她中暑了。不料蓝灵摇摇头,强笑着说:“无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