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田园锦绣小农女

刺杀

田园锦绣小农女 本人不甜不要钱 2104 2016-08-21 12:00:02

  宽敞的布衣店中,牵着蓝灵的谷之徐心有不悦,他微微眯起双眼道,淡淡说道:“我要一件锦绣云裳。”

店老板听闻,心里惊讶的快掉了下巴,但面上却强作镇定道:“客官,是待会付款还是现在付款?”

谷之徐随手将一块银子扔到桌上,转头道:“现在。”

每个朝代的银子价值各不同,越强大的国家物价越是低,之前谷之徐曾说过天下三分,朝安盛世是三国中最强的一国,那么可想而知,桌上的那块大银有多重。想到这里蓝灵便诧异,一个乡间大夫既用得起降温

奢侈品,随手一出便相当于人民币几万,他真的是一介大夫而以?

见到这块大银,店老板终于收起了轻视,他有些诚恐的说:“客人稍等。”

他训斥着在店里看戏的伙计,一边亲自拿着量尺为蓝灵试码。蓝灵被这个胖胖的中年人近身,有些不自在。测完了码,店老板松了口气,心中暗自庆幸有她的尺码。

他吩咐伙计去取衣,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客人,我看这位姑娘身上似乎有些污秽,要不要先沐浴再更衣?”

谷之徐转头看了眼蓝灵,不多思考便道:“带去沐浴。”

得到回答后,店老板小声的嘱咐了一个女人些什么,那个女人便向着蓝灵走来。这次蓝灵倒无多大变扭,相反有些迫不及待。她来了这里这么久,每次洗澡都是心惊胆战,生怕被别人看到,井水凉的刺骨,让她洗的十分不舒服。

那个女人将她带到了一间屋子里,屋子里有一个大大的浴桶。女人向几个丫环模样的女孩吩咐了些什么,不久,那些女孩们便提着一大桶水进来了,一个女孩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篮子,篮中有红色的花瓣和一些蓝灵看不懂的东西。

她在心中猜测,应该是古人的洗浴用品。

“姑娘,我来为你更衣吧。”一个看起来不超过十五岁的少女恭谦的说。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蓝灵心下有些罪恶感,未满十八的童工为她服务,她总归不太适应。

“客人,您可是有对我们不满意的地方?”身旁的女人微微低着头问道。

这时,蓝灵才猛然意识到,是自己愚善了。在这个封建社会里,人们习惯了这种生活。她贸然的将现代观念放到他们身上,自以为是善良,殊不知也许人家看到的不是善意,而是带着不满的拒绝。这个姑娘很有可能会被教训一顿,甚至砸了饭碗。与害人有何区别?

“那么就麻烦姑娘为我更衣了。”蓝灵说道。

蓝灵在众人眼皮底下被脱得精光,十分不自在,进了浴桶,本以为结束了,不料这些小姑娘开始往浴桶中撒花瓣和白色粉末,一边为她揉肩。蓝灵忍着变扭,接受了这些姑娘的服务。

终于,当一个姑娘的手伸到肩膀以下,肚脐以上时,蓝灵终于忍不住了,她转过头强笑着问:“姑娘,接下来我自己洗便好,能否待会儿再为我更衣?”

顿住动作的少女仿佛失去主心骨般的看向站在一旁的女人,女人点了点头,这些少女便涌出大门,退了出去。

见人都走了,蓝灵才慢慢放松了下来。她在水中掬了一把水洗了洗脸,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准确的说,是小蓝灵的倒影。

蓝灵从未看过这副身子的容貌,水中的她,不过十一岁的年龄,就出落的十分美丽,一双带着朦胧的黝黑眼眸,浅浅的内双眼皮勾起一个长长弧度,似乎在向每一个看着这双眼睛的人放着荷尔蒙。挺翘的鼻子有西方的精致俏丽感,长长的柳叶细眉十分温婉,眉眼间尽是风情。

她抬起头,微微有些脸红。美人不分性别,饶是她这个大人都被这双眼睛电了一下。明明她什么都没有想,眼中却总是散发着一种荷尔蒙信息。

蓝灵在身上揉搓几下,决定差不多该出浴了。

突然,正在这时,屋子的窗户被猛的打开,一个身穿红衣,戴着面纱浑身是血的男人闯了进来,面纱上方的一双危险眼睛带着血性,如刀般锋利。蓝灵与他仅仅只眼神接触了一秒,身上就涌起一阵鸡皮疙瘩,心跳的飞快,血压升高。

动物对危险的警惕性十分敏锐,人若在感受到强大杀意时,也会不自觉有动物避免危险的本能。蓝灵正是如此。

男人似是没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他的动作微微一顿,像是在思考如何下手。蓝灵很确信,如果自己叫出来,下一秒就会被他手里的短刀刺成马蜂窝。

很快,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中形成。

蓝灵尽量放松,仿佛动作什么也没发生。她睁着眼,手摸上了木桶边缘,慢慢的摸索,像一位盲人一样。她的手触碰到浴巾后,便拿起在身上擦拭。

擦拭了一会儿,男人还是没有动静。蓝灵开始伸手向衣架摸索去。上面没有衣服,却是一个沐浴完的动作。很快,不过一秒,男人就来到了蓝灵的身后,冰凉的刀锋便抵在脖子上的大动脉处,蓝灵暗想,这个男人很了解如何杀人。

“少侠。”蓝灵的动作微微一顿,额上冒出不易察觉的细细冷汗,她强装镇定,用出以前在野外遇到棕熊时的气魄说道:“你若杀了我,不仅是浪费时间,追杀你的人,也必定会看到屋子里尸体,确定你的踪迹。就算你带着我的尸体,也不过是更加显眼,还多了一个累赘。”

男人没有说话,但脖子处的锋利感却没有加深。蓝灵又说:“我有眼疾。”

“我可以将你毒死,然后把你放到木桶里,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男人忽然说道。

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还带着一股冷漠,同时,他手中的刀微微用力,一道血柱从伤口处滚落。一滴两滴,像一朵小花晕染在充斥着香气的木桶中。

但蓝灵,却恍若未闻,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轻缓的说:“若你想杀了我,那么便杀吧。”说着,她的右手轻轻从水中举起,带起了一阵水花。然后,握住了男人在她脖间停住的短刀。

她微微侧过头,看向离男人手边不远处的壁上挂画。

她是个盲人。蓝灵在心中对自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