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二十一章 重聚首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031 2016-08-25 19:49:13

  冯真带着期待的心情与杨维及郑家姐妹几人在茶楼喝茶吃茶点的时候,郑玉卿这边和墨竹却来到了集市最热闹的生鲜市场。墨竹不解地问:“小姐,咱们难得出来一次,为什么来这里?”

郑玉卿自嘲地笑了笑说:“墨竹,对于咱们这样经过大难的人家还有什么比柴米油盐更实在?与其去关注福丰富贵人家的姑娘们流行穿什么衣裙,戴什么首饰,不如关注一下菜价、米价和油价等。毕竟,爹爹的冤案没有翻案之前,我们随时有可能是连饭都吃不起的反贼后人啊。”

“小姐,可不许这样说。可咱现在不是住在都尉府了吗?说不定以后还能住进宫里去。”

郑玉卿感叹道:“那又怎样,难道咱们不要吃饭了?我听大堂哥说,就连如今皇后娘娘都自己耕种呢,咱们这样的罪人之后,就更加应该知道如何过日子。荣华富贵到头来,其实又何尝不只是生活的比大多数人好一点呢。呵,权力什么的,弄到最好,终归都是多数人认可的情况下为了让自己吃的舒服、睡到舒服、玩的舒服罢了。”

墨竹点点头:“小姐分析得也好像有道理。”

郑玉卿又说:“我也只不过是一路上看了这些景色,有感而发罢了,都是随便说说,你不要被我弄坏了心情,咱们还是一起挑点肉、鱼之类的带回家吧,我那日听黄妈妈说,吃不完的肉都可以腌制,可以做成腊肉,能留很久呢。母亲和几个嫂子手头没几个银子,我出发的时候,大堂哥多给了我点银子,咱们就多买一点食物。另外等下,咱们再去刚路过的布庄给黄妈妈家三口扯几尺布,送给他们做几套新衣裳,再有余钱就留给大嫂,让她存在给娘亲看病,这两年娘的病也花了不少钱,幸亏大堂哥和三哥经常接济点,要不然我真不敢想。”

墨竹又点头说:“小姐想得真周到。”

郑玉卿点了点头,便带着墨竹深入市场了,那些卖菜卖肉的见男装打扮郑玉卿生的俊朗非凡,只是柔弱了一些,都在猜想:什么人家的病弱公子竟然亲自带小厮出来采办了,这世道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啊,瞧瞧这位公子,养成这般模样,以后还不被人欺负了去,好在旁边那个小厮看上去也还憨厚,看上去很忠心的样子。但这些都不是他们所担心的问题,他们都是生意人,不是大善人,没有时间去担心别人了。商人们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郑玉卿在集市虽然收到了一些怀疑的目光,但是购买还算顺利。

后来又在布庄买了布,主仆二人都是又提又抱的,真的像出来采办的小厮。两人走走歇一歇,总算是快到了与郑秀卿等人约好的地方。

冯真一边听着杨维与郑秀卿郑玉卿的对话,一边眼睛望着窗外集市上那条路,他有大约两年没见到郑玉卿了,他只记得她当年女装的时候就已经容貌倾城了,不知如今她是不是更美了,他又担心时间过去了两年,郑玉卿已经忘记他了,毕竟这两年他没少写信给他五哥,要他告诉他郑玉卿的情况,但他五哥老是以母后希望你不要挂念这边的人和事,好好跟着舅舅学习为借口,忽悠他,不给他说郑玉卿的消息。

郑秀卿看着心不在焉又老是往窗外探望的冯真说:“九公子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五妹了,瞧瞧您这样,真正恨不得飞出去找五妹了。”

冯真不好意思地说:“让三小姐见笑了。你说,你五妹还记得我吗?”

“这可不一定啊。五妹妹这两年可是很忙,去年在庙里见了太子殿下,因为没认出太子殿下,被罚了呢。”郑秀卿不紧不慢地说道。

“哦?五哥见到了她,竟然没跟我说起,快说说,怎么回事?”冯真马上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郑秀卿把当日郑玉卿捉弄冯阳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哈哈哈……真是个鬼精灵,还好表姐去了,要不然小玉真要被我五哥给罚了。”冯真说道。

“才不是呢,太子才不会罚五妹,三姐怎么不说,第二日太子因五妹妹没去赏梅很担忧五妹妹的事呢。我看太子是喜欢我五妹的!”郑怀卿有些八卦,又有些护短地说道。

郑怀卿是个直性子,郑秀卿等的就是她这一番话,她是想告诉九皇子,郑玉卿如今有了太子,自然不会选九皇子你了。同是郑家姐妹,如果九皇子不执迷于郑玉卿,那郑秀卿又多一个机会接近九皇子,郑玉卿可以嫁给太子,她--郑秀卿--既然入不了太子的法眼,那么眼前这个热心、耿直的九皇子如果能喜欢上她,她亦有机会为父伸冤,要报仇,郑家女,不是只有郑玉卿的。

冯真是果然没有认出男装打扮,提着几个袋子,抱着几捆布匹的郑玉卿,在他心目中,郑玉卿没有这么个形象,他一直望着窗外那条路上,猜想应该是一个容色倾城的少女假扮成少年,风度翩翩的走来,所以他还在翘首以盼的时候,根哥儿过来传话说:“三小姐,四小姐,五小姐和墨竹已经回来了。”

冯真一听,真想跳起来去找郑玉卿,但他的三表哥杨维按住他说:“不要吓坏人家姑娘了,你这两年可就白学了。”

冯真想想:“还是表哥在女子面前有法子。”便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跟着郑家两位姑娘出门见郑玉卿。

此刻郑玉卿正低着头按摩着自己的一双纤纤玉手,她内心感叹:“这一年不做事,这手又经不起折腾了,才提一点东西,就红成这样了。”她这边还在无厘头感叹,那头听到郑秀卿在说:“五妹妹,你们都买了些什么呢?”

郑秀卿抬头笑了笑说:“自然是买了些吃的和布匹。三和四姐买了什么,咦,怎么后面多了两个公子?”说完爽朗地笑了笑,继续打趣说:“哈,还是三姐和四姐有想法,这么俊俏的郎君一定花了不少钱吧?这下二嫂可不用担心了。我看这两位郎君还蛮靠谱的样子啊。多少钱,在哪里买的?如果合适我要给咱们墨竹也买一个。”

“小姐!”墨竹知道郑玉卿无厘头打趣人的病又犯了。

“五妹妹!不要开玩笑了!哪是什么郎君,他们是……”郑怀卿又着急了。

“是?是谁啊?”郑玉卿说完,又打量了下冯真和杨维二人,指着冯真,想了想说:“是有些眼熟啊。难道是咱们家亲戚?”

“难怪五哥要罚你!我也要罚你了!看看我是谁?我是冯……九公子!”冯真立马跳出来说。

“九公子?啊?啊!九……九……哥!呵呵,果然还是亲戚呢。”郑玉卿想起来的人是谁后,立马又死猪不怕开水烫地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九……哥,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小玉啊,你还是这么……这么……乖巧……”其实冯真本打算说,狡猾的,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合适,便换成了乖巧,又继续补充说:“小爷自然是想出现在哪里就出现在哪里?哪有那么多问题。”

“谢九哥还记得小玉,也对,您是贵人嘛,当然是想去哪里去哪里。我们也出来一会了,三姐、四姐、墨竹、根哥哥,都赶紧跟九公子告个别,咱也该回去了。”郑玉卿招呼这众人,准备返回。

“真弟是特意在此等姑娘的。姑娘为何不赏脸跟真弟叙个旧?”杨维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确实貌美,但对冯真确实谈不上热情的郑玉卿说道。

“这位是?”郑玉卿又笑了,问道。

“哦,这位是我表哥,杨维。”冯真马上补充了介绍说道。

听到冯真的介绍杨维后,郑玉卿立马明白了面前这个俊朗公子的身份,便上前行了个礼,然后客气地说道:“哦,原来是杨公子。那杨公子定然知道九公子是怎么离开福丰的。九公子是对我好的人,我自然是不想再连累九公子,还请杨公子带九公子赶紧回去吧。从杨公子刚才的一句话来看,杨公子定然是真心待九公子好的,我也是真心希望九公子好。”郑玉卿一本正经地对杨维说完,又对冯真说:“原是我念着往日您对我的一点好,便唤您一声九哥,您不与我计较,自然是您心胸宽广,然我却不愿意您因为我而违背娘娘和皇上的意思,请九皇子多为自己着想,不要再忤逆长辈的意思了。这里并非九皇子您久留之地。”

冯真以为她不知道他离开福丰的原因,没想到她竟然知道,冯真突然想通了,笑了一下说道:“难怪你一直不肯写信给我,原是为我好。我还恨你薄情。过来一下。”说完又上前拉着郑玉卿的手,拉着她就往人比较少的地方走。郑家姐妹和墨竹急了,但杨维摆了摆手,说道:“我这个表弟是绝对不会伤害五小姐的,请各位让我表弟跟五小姐单独说几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