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十九章 离间语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112 2016-08-23 22:46:29

  “你!”郑怀卿被她给堵得没话说,毕竟他们都到了要出阁的年纪,她这位二嫂虽然爱嚼舌根,但毕竟是她的嫂子,眼下蔺夫人指望不上,只能指望秦氏和孙氏,她想了一下,还是把后面想反驳的话吞了下去。

但孙氏却不罢休,继续说道:“要说四妹妹也到了出阁的年纪,咱们如今这样的人家本就不好找婆家,要是婆婆再知道你在家里专门顶撞你的嫂子,你就更……”

“好了,二弟妹!三妹妹和四妹妹如今都住在都尉府,说不定大堂哥已经给她们找好了婆家,不用你我两个嫂子担忧。”秦氏怕孙氏闹大,赶紧搬出他们三姐妹如今住在郑严卿家的事实。

“哼!大堂哥恐怕跟母亲一样吧!有些人的命啊,一出生就是注定的,咱们五妹妹是嫡出的姑娘,将门嫡女,又长得那般颜色,自然不用我们乡野里的嫂子为她操心了!三妹四妹虽然也算稍有姿色,但论出身和外貌,只怕……”孙氏把一条腌好的肉,丢进旁边的肉缸里,又回来,继续道:“只怕也就是个垫脚石的料!”

“你!”郑秀卿和郑怀卿两人听到这话,确实生气,郑秀卿也忍不住了,便道:“二嫂嫂,五妹妹是我们俩的妹妹,如若我们俩这样的垫脚石能成就五妹妹,让五妹妹谋的好的夫婿,为爹爹洗刷冤屈,让大哥二哥早日回福丰,那这样的垫脚石我们也愿意做,总比你这样在这里挑拨离间的好!二嫂嫂对我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母亲如今还在,且病有好转,又有大嫂在,我们的婚事怎么样,想必也太需要二嫂嫂操心。二嫂嫂倒不如好好操心下,怎么样振兴我们郑家,为我郑家平反,到时候,二嫂嫂可以继续做你的侯府贵妇,不用在这里夹酸腌肉了!”

孙氏见妯娌和两个姑娘都没给她好脸色,便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在旁边帮助黄妈妈洗衣服的墨竹下午把她听到的一切告知了郑玉卿。“小姐,二少奶奶也太过分了!”

“哼!如今还哪门子的奶奶!她真是不自重,还来挑拨我和三姐四姐的关系!你跟黄妈妈和红梅说一下,以后母亲跟前少放她过去,免得说了不该说的。”

“小姐放心,我懂的。”

“恩,没想到三妹妹还有这般见识。但愿未来的日子,我们三姐妹能一致对敌!”

“小姐说什么呢?如今三小姐和四小姐不都听您的吗?”

“墨竹,她们听我的,只是因为目前我们没有利益冲突。二嫂虽然嘴皮子伤人,但却道出了事实,不论是母亲,三哥还是大堂哥确实对我要比两位姐姐看重,我担心,如若未来我们进宫,一同服侍一个男人,到时候……”

“小姐是说,其他两位小姐会因为争宠而针对您?”

“一切还不好说,怕就怕有人挑拨离间。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愿我郑家三姐妹同侍一夫。”

“可是身为女人又怎能摆脱与其他女人同侍一夫的命运呢?更何况小姐意在做那宫中人。”

“是啊,如何才能逃避这种命运呢?”

“小姐你怎么问起我来了?墨竹可不知道。不过墨竹认为,有时候像红梅这样也挺好,虽然穷了点,但至少不用想着法子去争宠。而且黄妈妈的儿子根哥对她可好了。”

“呵呵,怎么,想嫁人了?”

“小姐说什么呢?人家是在跟小姐说正经事呢?不过我觉得以后姑爷肯定是最疼小姐的。”墨竹看了下正在若有所思的郑玉卿,又继续道:“因为小姐的才貌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郑玉卿笑了笑道:“说得你很了解男人一样!再说,你又见过多少人呢?”

“小姐!你又取笑我了。小姐,有个问题,我想问您,但不知道妥不妥。”

“墨竹,我从来没把你当我的仆人。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是说,如果,九皇子回来了,您会选他么?”

“九皇子?”

“对啊,奴婢可看的出,九皇子离开福丰前,天天到咱们那院子里来,看你的眼睛都发亮,就像是咱们院里那只狗大黄,看到骨头那样的目光。”

郑玉卿又轻轻地笑起来说:“好啊,把九皇子比喻成狗,把我比喻成骨头,墨竹你这比喻……”笑了一会,郑玉卿严肃地说:“墨竹,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跟别人说,我们这样人家的女人,没有资格谈感情,我们活着的使命就是替父平反,否则我们永远是反贼的家人。九皇子或是太子,还是其它皇子,说起来,都要看命运怎么安排,你我又哪有资格。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会跟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我也没有这样的妄想。”

“那如果小姐可以选呢?如果有那么个人,只想跟小姐一人在一起呢?”

“墨竹,你最近是不是看多了我给你的杂书?那里面的故事都是骗人的,你小姐我看过就忘了。真正的生活,远比书里复杂啊。”

“或许是的吧,但我希望小姐一直幸福下去,要是能有书中的一位专情的公子出现在您身边,那该多好啊。不过不管怎样,墨竹都不会离开小姐的,小姐可不要嫌弃我!”

“好好好,等我找了个一心一意的如意郎君,就给你找个人嫁了。”郑玉卿打趣道。

“小姐又开我玩笑了。啊,小姐,我想起来了,我昨晚听红梅说了这边农家的情况,要不明天下午咱们也出去走走,看看这乡下人家都怎么过年的。”

“恩,主意不错,那叫上三姐姐,四姐姐、还有三哥吧。”

“小姐对三小姐、四小姐、还有三少爷真是好的没话说。”

“墨竹,小姐我对你不好么?”

“自然是好的,只是我觉得小姐总是考虑到每一个人,却老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受了委屈也自己扛着,我心疼小姐啊。”

“还是墨竹对我最好了。好了,咱们先去看看红梅他们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在家里住上几天,总不能像做客一样。”

“我去就可以了。小姐难得轻松几日,过几日回都尉府了,小姐又要弹琴、作画、跳舞、写诗……”

“你呀!一起走吧,我就当锻炼一下身体。顺便过去跟三姐四姐说说咱们明天下午的行程。”

墨竹跟郑玉卿来到郑秀卿和郑玉卿所在的厨房,见她们二人正在捏糕,在一旁指点她们的红梅立马打招呼道:“墨竹、五小姐要不要加入我们?”

郑玉卿也是第一次看做糕,便洗干净手后加入了捏糕队伍,并与两位姐姐商议明日出行一事。郑秀卿和郑怀卿虽然这两年吃过不少苦,也做过不少活,但对着乡下的过年风气还是很感兴趣,又是第一次来乡里,自然少不了也出去看看,便高兴地应了。

晚上郑玉卿又邀请郑少卿同去,但郑少卿说,他另外有安排,又不放心三个妹妹单独出行,便让黄妈妈的儿子根哥儿陪着他们三去转转,顺便可以给她们几个讲讲这边的风土人情。

第二日上午,郑玉卿照旧陪着蔺夫人在屋外坐了一会,帮着蔺夫人缝郑少卿的衣裳。蔺夫人看郑玉卿缝得很认真,突然说:“玉儿的针线越来越好了。以后玉儿郎君有福了!”

郑玉卿笑着抬头,放下手中的针线说:“都是母亲教的好。母亲也缝了一会了,要不咱们休息下?”

“不,你哥哥和你过几日又要出书院读书,娘要赶几件衣服出来。”

“好,好,好。那我帮娘继续做。对了,娘,下午我跟几个姐姐出去逛逛,晚上回来吃晚饭。”

“那可不行,外面有坏人,你还这么小。不行,等你爹回来了,带你们出去,我就同意。”

郑玉卿又想起了以前郑荣在时经常带他们兄妹俩出去的事,但她马上又从回忆中出来,对着蔺夫人说:“娘亲,玉儿已经长大了,而且有根哥哥陪着我们去,不会出事的。”

“长大了?”蔺夫人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说:“是啊,长大了,长大了,变高了。”

郑玉卿见蔺夫人没有再反对,就当她同意了。下午的时候,等蔺夫人睡去,就让根哥儿带着她们四人出去转转,也可以顺便带些年货回来。

郑少卿怕几位妹妹在街上被人骚扰,便让几人全部换上了男装,墨竹和根哥儿唤三位小姐为公子。

郑玉卿虽然曾在清远寺住过一年,但那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山上或寺庙,这出来还是第一次,虽然天气有些冷,早几日还下过雪的天,到今日天空里还飘着一丝冷气,因为根哥儿家又住在比较偏远的乡下,所以去集市,走路也得走上半个时辰,但好在姐妹几人早已不是娇弱的大小姐了。一路上几人有说有笑,终于来到了集市上。

“各位小……公子,墨竹姑娘,大家还是小心些,这集市虽然热闹,但因为咱们这集市也是有些要去福丰CD选择的一条近道,城里的贵人们偶尔也会驾车经过我们集市,这大过年的,如果咱们几位冲撞了某些贵人,或者被贵人撞了,我可都无法向我母亲交代。”

“多谢根哥哥指点,我们几人定会小心。”郑玉卿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