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十八章 别后聚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139 2016-07-20 21:44:52

  黄妈妈让她媳妇红梅帮着照顾蔺夫人,她则披着外衣拿了盏松油灯从屋里走出来,秦氏孙氏也从屋内出来,黄妈妈把门打开,看见一个二十左右的男子,和四个十几岁的年轻女子,黄妈妈借着手里火光,上前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男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女的嘛,这……这不是她家小小姐吗?她身边定是另外两位小姐和墨竹了。黄妈妈高兴地喊:“小小姐,是小小姐吗?”

郑玉卿走上前去,望着黄妈妈笑了笑说:“是的,妈妈,我们回来了,三哥、三姐、四姐、我、墨竹。”

“五妹妹回来了,太好了,快进来,三弟、三妹妹,四妹妹快进来。”秦氏听了黄妈妈的喊声后,也激动的跑过来跟三位妹妹打招呼,又见墨竹站在郑玉卿旁边,又笑着说:“墨竹妹妹也回来了,赶紧进来吧。大家一定都没吃饭吧,我和二弟妹赶紧去弄一点,你们进来休息下。”

郑玉卿跟众人进了黄妈妈的院子,黄妈妈的院子比较小,一下来了这么多人,本来就拥挤的屋子变得更挤了,郑玉卿看了一眼她母亲,奶娘,嫂嫂们住的地方,更加坚定了,在她有生之年,只要她有能力,定要让她们都过上好日子,住上好房子。郑玉卿很想见到蔺夫人,这时候,红梅领着蔺夫人从内屋走出来。蔺夫人看着眼前这个明**人的姑娘,笑了笑,上前抓住郑玉卿的手说:“我的儿,我的儿回来了?玉儿,你哥哥呢?没跟你一起回来?”这时蔺夫人看见了旁边站起来给她行礼的郑少卿,便走过去抓住郑少卿的手说:“客儿,你果然回来了。”又爱怜地摸了下郑少卿的脸。

郑少卿看了一眼郑玉卿,便笑着温和地答道:“是的,娘亲,客儿回来看您了。”

蔺夫人笑着说:“好,太好了,客儿,你来,娘给你做了几件衣服,你试试看。”说完蔺夫人拉着郑少卿就进了内屋。

众人对于眼前这一幕都呆了,三少爷被当成了四少爷,三少爷也没有揭穿这个谎言,郑玉卿不解她的娘亲为什么会这样,便望着尴尬在地的红梅,红梅便上前说道:“小姐,夫人刚来这里的一会,天天嚷着要见你,要见四少爷,要去找你们,说如果不去找你们,你们不知道怎么回家,后来大少奶奶就哄夫人说,您和四少爷在外地求学,夫子不允许你们回家,等学成后,自然会回来看夫人,夫人听后,信以为真,不再天天寻四少爷,也不再抱着枕头喊四少爷,只是天天站在村口望,天天问我们,知不知道四少爷和您什么时候回来。”

众人听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打算将错就错,既然夫人把三少爷当成了四少爷,三少爷也没有反对,那就将错就错吧。郑玉卿决定去屋内看看,其他人则留在大厅休息。

屋内,郑少卿看着蔺夫人从床头的衣柜里拿出几套衣服来,坐在床边,对着郑少卿唤道:“客儿,过来,试一试娘给你做的几套衣服。”

郑少卿比郑客卿大了两岁,是郑荣的妾所生,郑少卿生母早逝,对着这个嫡母说不上很深的感情,但却感动于她对四弟的爱,便笑着走了过去,让蔺夫人给他换衣服。

蔺夫人拿着衣服比划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我儿长高了,为娘的衣服做的太小了。”说完就坐着哭了起来。

郑少卿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哭了,便劝慰道:“娘亲不必伤心,儿子会在家里住几天,娘亲可量好儿子的身形,给儿子做几套衣服。”

蔺夫人抬起头,说:“什么,你还要走?你大嫂不是说,你学成回来就不走了么?”

郑少卿听到这么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怕没回答好会刺激到他的嫡母,便没有说话,蔺夫人着急了,便说:“难道老大媳妇骗我,我要去问她。”

“不要去问了。娘亲,玉儿来跟你说。”郑玉卿从屋外走进来。

蔺夫人走上前去,拉着郑玉卿的手说:“你和你哥哥真的还要离开吗?你哥哥好不容易回来,我……我不舍得他走。”

郑玉卿感激地看了一眼有点尴尬地郑少卿,又对着蔺夫人说:“夫子觉得哥哥的文章写得好,再学习几年,可会中状元呢。这两年,哥哥的文采在福丰可是出了名的。夫子说,咱们郑家要出个状元了。”

“哦,对,我的客儿文章写得好,将来要考状元的。对,我怎么忘了呢。对呀。那玉儿你呢?”

“我当然要陪着哥哥呢?娘亲忘了,那个时候哥哥读书的时候,我可在旁边好好监督他呢,没有我,哥哥念不好书的。娘亲忘了吗?”

“对,你哥哥喜欢跟你一起念书。娘亲没有忘,没有忘。”又转过来对郑少卿说:“客儿,来,你妹妹说的对,你以后要考个状元给我们郑家光耀门楣,老爷……老爷……”蔺夫人说着说着,好像忘记了什么,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嘴里不停地“老爷,老爷,老爷打仗怎么还没回来……”

郑玉卿见状,立马唤红梅进来,说道:“娘亲,娘亲,我是玉儿啊,我知道爹爹也希望哥哥考个状元的。”说完又示意红梅服侍蔺夫人先休息,郑玉卿接着说道:“娘亲,今晚我和哥哥刚回来,明天我们还有好多话要跟娘亲说,娘亲先休息,明早我们再来找您说说我们这两年读了些什么书。”

“对,老爷希望我们的客儿做个状元。好的,你跟你哥哥先去休息。”说完,蔺夫人就让红梅继续服侍她躺下。

郑玉卿和郑少卿从蔺夫人房内出来,郑玉卿就对郑少卿说:“三哥,谢谢你!”

郑少卿说:“五妹妹客气了,母亲只是思念四弟过甚,我倒没什么,只怕母亲他日醒来会恨我欺骗她。”

“三哥,到时候再说吧,眼下,娘亲把爹爹和四哥的死都忘记了,哎,就请你将错就错吧。”

“恩。”

黄妈妈和两位嫂子弄了一桌子饭菜给他们五人,趁着所有人都在,郑玉卿在用饭前便说:“接下来几天,还望各位嫂嫂,姐姐,妹妹,还有妈妈唤我三哥为我四哥。”秦氏和孙氏不太理解,墨竹便把刚才的情况给讲了一遍,众人怜蔺夫人思念亲儿子的情,便和郑玉卿一起将错就错。

第二日蔺夫人果然起很早,用过早饭后,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兄妹两个到跟前说话。郑少卿最初还是有些尴尬,好在郑玉卿每次都会在郑少卿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转换话题。比如说,蔺夫人突然问起:“客儿,你在外头读书,有没有看见你三个哥哥啊?我一下记不起他们都去哪里了?老大、老二媳妇又不说。”其实不是秦氏和孙氏不说,而是蔺夫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念叨她的儿子郑客卿。

郑客卿正想要怎么回答的时候,郑玉卿便马上说:“哥哥们自然是在外面行军打仗,驻守在外,一时不能回来,说不定过几年,外面安定了,哥哥们就回来了。”

蔺夫人听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便说:“对。老爷也很久没回来了。”

郑玉卿见状,又转移话题说:“娘亲昨日给哥哥做了几套衣裳,可有给玉儿做几套?”

蔺夫人想起这个事,好像没有给郑玉卿做,就马上站起来说:“我光想着你哥哥,却忘记给你做了。你一个姑娘家,不要只顾着念书,女红也有会使,以后嫁了人,也要给相公孩子做衣服呀。”

“娘说的是。不如这几日我就跟娘学学好好做衣服。”

“行,对了,客儿,你让你妹妹给你量量尺寸。”

接下来母子三人在屋内好不热闹。

外面的孙氏对着门外帮着她和秦氏腌肉的郑秀卿和郑怀卿说:“三妹,四妹,母亲她现在虽然糊涂,但心里还是宝贝着咱们五妹和四弟呢。听听,我可是头一次听到她这么开心呢!到底是亲生的待见些!”

“二弟妹,你胡说什么?”秦氏生怕家里三位未嫁姑娘不和,便劝阻道:“母亲本来就有病,如今玉儿回来有所好转,难道不是好事么?”

孙氏望着她笑了笑:“好事?当然是好事。你看看我们本是侯门贵妇,两位妹妹也是侯门女儿,如今我们都要自己腌肉了,还有什么不比现在更好的?”

郑秀卿一向知道她这个二嫂嫂是个嘴碎之人,也懒得理他,郑怀卿想她这个二嫂以前看不起她们这些庶出的,如今又来挑拨离间,便答道:“二嫂觉得现在不好,可以回娘家住一阵啊,我可听说,二嫂的娘家宜景城可丝毫不比咱们福丰差,二嫂回了娘家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孙氏一听郑怀卿如此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便说:“哟,四妹妹在外生活两年,学的牙尖嘴利了,比我们家嫡出的小姐还厉害。哼!你是在笑我娘家不管我死活嘛,告诉你,当初圣上有旨,可是说明谁帮衬咱们谁就是同党,大嫂的娘家人还不是没有来接济大嫂嘛!只有咱们这样经历过事的才知道世态炎凉,当然等四妹妹出嫁的时候,就是没有皇上的旨意,娘家想帮衬,瞧瞧咱们这破屋烂瓦的,就是想帮也帮不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