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十五章 喜欢谁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302 2016-06-27 21:08:54

  而此刻他们口中的太子,正和他的表妹坐在厢房内喝茶。

“表哥难得这么开心,表哥在笑什么?”杨美人看着喝着茶突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的太子问道。

“笑那个Y头,什么山大王,四大护法。表妹你不觉得她这故事有些好笑吗?”

“郑姑娘是个可人的姑娘,那样的姑娘,若我是个男子,也会对她倾心的,表哥是否喜欢她?”

“表妹吃醋了?我怎么会喜欢她呢?亏我的傻九弟这一年来不停地来信,让我去找她,但没想到她躲到庙里来了,日子还过得不错的样子。她虽然有趣些,但我却知道她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只是没想到,一年不见,她又美了一些。”

“表哥说什么话呢?表哥喜欢谁,妾自然也喜欢谁,更何况那郑姑娘娇俏貌美,又是将门之后,如若不是突然家道中落,如今也是侯府嫡女。”

“表妹是最懂表哥的啦,只是这Y头年纪尚小,身份又尴尬,况且九弟又喜欢她。”

“表哥放心,妾自会让表哥谋划,让表哥抱得美人归,只是到时候表哥不要有了新人忘了我这旧人。”

“不必了,随缘吧,她性子倔得很,再说后宫再多的女人,表妹永远是我的最爱。”冯阳信誓旦旦地说,他不知道日后自己最爱的女子其实不是他的表妹。

杨美人作为皇后的侄女,太子的表妹,在宫中多年,最得太子的喜爱,她也最懂太子的心思。虽然太子口头上说不必,可心里确是恨不得把人弄到跟前来。她一向最爱冯阳了,所以冯阳喜欢的,她都会帮他得到。

第二日,杨美人与太子在佛前进完香后,杨美人对静慧师太说:“师太,昨日我在上山的路上结实了几位郑家的妹妹,不知今日能否有幸让几位妹妹陪我们上山呢?”

“三位郑小姐并不是贫尼的徒弟,贫尼不能为她们做主,贫尼这就差人去询问三位郑小姐的意见,娘娘和殿下请在殿外稍等片刻。”

不一会儿,郑秀卿、郑怀卿跟着两个尼姑过来了,二人行礼后,杨美人问道:“怎么不见玉儿妹妹?”

“回娘娘的话,我妹妹自幼身体不好,昨日在山中耽搁太久,感染了风寒,不能陪殿下和娘娘上山了,妹妹说她本应该亲自过来请罪,但实在是风寒太重,怕传染给贵客,还望殿下娘娘恕罪。”郑秀卿答道。

“哦?她严重吗?”本来在一旁一语不发的冯阳突然问道。

“回殿下的话,妹妹自幼体弱,在床上躺一两天便好了也是常事,所以殿下不必过于担心。”

“生病了怎么能随便躺着?她这又是作践自己。”冯阳又想到当日她一头是血的坐在安丰侯府门口的一脸微笑的样子,不禁有些愠怒地说。

“表哥不要担心,不如让玉儿妹妹好好休息,等我们赏梅回来再去看看她?”

冯阳只好点头,带着杨美人,跟着两个郑家姑娘上山赏梅。

一路上冯阳有些心不在焉,杨美人看在眼里,众人上山一会,杨美人摘了几支梅花后,就提议下山,两位郑家姑娘又带着二人下山。四人回到寺中,已到午饭时间,主持为二位贵客准备了斋菜,太子和杨美人不好拒绝师太的好意,只得跟随两位尼姑去用斋饭。冯阳又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饭,杨美人见状,便问一旁伺候用斋饭的尼姑:“师傅可知道郑姑娘情况怎么样了?”

“哪个郑姑娘?咱们这里可有三个郑姑娘。”

“恩,那个最漂亮的郑姑娘。”

“原来贵人指的是小玉啊,她很好啊,刚还在厨房帮忙呢。她以前在福丰城最好的酒楼里干过,烧的一手好菜呢。”

“你确定她刚在厨房?”杨美人看着对面黑着脸的太子继续问道。

“对啊,不过现在她不在了,应该是回房休息了,小玉说,她今日有些精神不好,需要多休息。”

冯阳听尼姑这么一说,又问:“什么叫她说,今日有些精神不好?难道你看不出来她精神不好吗?”

“贵人这话说笑了,小玉姑娘虽面上跟平时无异,但她说精神不好,难道还有假?”

“假不假去看看就知道了。”冯阳说完,就起身对面前的小尼姑说:“带路!”

小尼姑知道面前这位贵人她得罪不起,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贵人请随我来。”

小尼姑带着太子和杨美人来到后院,指了指前面单独的两间柴房说,“左边住的小玉和她的Y头,右边是她的两位姐姐。我替贵人把小玉喊出来。”

“不必,你退下吧。”冯阳道。

冯阳和杨美人放慢脚步来到郑玉卿的窗口,只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妹妹今日为何不愿意与太子殿下一起上山赏梅?”

“四姐姐喜欢太子?”郑玉卿的声音传出。

“玉儿你胡说什么?我不理你了!”四小姐郑怀卿娇叱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家,太子身形俊美,又是未来江山的接班人,姐姐难道不喜欢他吗?恩?”郑玉卿打算捉弄下她这位心直口快的四姐。

“玉儿,你再胡说!谁喜欢太子了?”

“好姐姐,不是你喜欢太子,难道是我?”

“妹妹不喜欢太子吗?”郑怀卿又问。

外面的人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喜欢啊。”郑玉卿的回答,让外面的人听了心里莫名地欢喜,但又听到里面郑玉卿继续说道:“可不是男女的喜欢,太子对我来说是兄长,我如兄长般喜欢他。哦,还有一点,对我来说,太子老了点。”

“五妹妹你不要乱说,太子一点也不老。”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三小姐郑秀卿说道。

“好好好!我是看清了。原来,太子他就是一直狐狸精,把我两个姐姐的魂都给勾走了。干脆这样好了,太子府上估计缺美人伺候,你俩今日就跟着他回去好了。”

外面的人听到里头的人说一下说他老,一下说他是狐狸精,真有种哭笑不得感觉,又听到里面的人说:“玉儿,我看太子挺紧张你的。你不知道今天太子听说你病了的时候,可是很着急的,而且后来一上午,他都兴致不高啊。”郑怀卿继续道,“要是太子也如此关心我就好了。”

“四姐,瞧你一副少女思春的样子,不行,我得给三哥写封信,让大堂哥给你找个人嫁了才行。哦,还有,你一定是眼花了,你呀,千万不要把我和太子扯上关系,我可不不太想做他的后妃啊。”

“为什么?妹妹不是常说,如若能嫁的有能力的夫君,日后才能为父亲伸冤吗?”郑怀卿继续问道。

“话是没错,理也是这个理,只是太子去年就已经有七个孩子了,七个孩子得多少个娘娘才能生出来,你们高看了妹妹我的能力,自古帝王无情,喜新厌旧的故事,你们听得、看得还少吗?成了太子的后妃,一天到晚还要担心脑袋是否搬家,太子爱我还好,太子若不爱我,他的那群女人又来害我,我岂不是很惨?为父洗刷冤屈固然重要,但前提是我要有命活着。再有这一年我也听了静慧师太的一些课,看了些佛经,我觉得或许我的执着一直是错的。”

“妹妹怎么想的这么悲观,凭妹妹的姿色,只怕从此君王不早朝了。”郑怀卿继续说道。

“打住,打住!姐姐此话莫要再提,我是将门虎女,岂是那等魅惑君王的妖女?”

“那妹妹喜欢谁?九皇子那样的?”郑秀卿问道。

外面的人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九皇子?已经有一年没见到他了,我都不记得他长啥样了,不知道他如今怎样了。说不定啊,人家在南方看上了南方姑娘,姐姐们又要伤心了。告诉两位姐姐,妹妹我明年打算让大堂哥给我寻一个剑术最好的侠客,手刃那三个贼人后,我就跟他归隐山林了。”

“妹妹莫要说笑了。”郑秀卿和郑怀卿笑道。

“我是认真的,比那黄金还真。”

窗外的人一听,甩袖转身离开了。杨美人也跟着离开了。

屋内的人继续开玩笑,完全不知道他们这番话气跑了太子殿下。

杨美人跟着太子回了厢房,太子到底是太子,回到厢房后,又平复了刚才的怒火,对杨美人说:“表妹,下午启程回福丰吧。”

下午太子便带着杨美人离开了清远寺,小熙子等宫人在半山腰上接到了太子和杨美人,快到皇城的时候,太子命人把杨美人送入宫中他则去了都尉府。

郑严卿听到太子来访后,立马来前厅迎接太子。

“不知太子大驾光临寒舍,微臣有失远迎,望太子恕罪。”

“行了。都尉大人不必客气。”

“都尉大人是否认识什么剑术超群的人?”

“微臣哪认识那样的能人啊,太子莫要说笑了。”

“当真?那你是否可以寻得剑术超群的人?”

“太子又开玩笑了,微臣寻那样的人做什么呢?”

“恩,那好,你记住今日的话,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藏私,我可不会饶了你!”

“太子尽管放心。微臣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瞒着太子您啊。”

“恩,你夫人呢?”

“在府上呢,太子要召见贱内?”

“不是,你跟你夫人说说,有空就去教教那野丫头,不知道她是不是被磕傻了,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主意。”说完,又道:“你上次说有个叫卞和大学者写了一篇文章呈给了你,你现在去取出来,我带回宫中。”

郑严卿只觉得今天太子很奇怪,突然问了些非常规问题,又突然问卞和的文章,还有他口中的野丫头,莫非是玉儿?郑严卿派开福取出那封卞和的书信交给了冯阳。

冯阳接过书信,打开看了一眼,带着书信回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