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十四章 仙妖说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080 2016-06-23 20:00:50

  墨竹听郑玉卿这么一问,便知道郑玉卿又想郑荣了,便轻轻地答道:“记得,小姐还摘了好大一堆回来,夫人责怪老爷不应该这么大冷天带您出去玩呢,但夫人看到您送给她的红梅后,也没有责罚小姐呢。”

“是啊,这有好几年了吧。我好怕我自己记不清楚父亲的样子了。走吧,咱们也去摘一只最红的,挑一朵插在头发上,如同那年母亲给我弄的一样。”

“小姐该忘的,就忘了了吧,老爷定也是希望您开开心心地活着的,您这样太辛苦了。”

主仆二人来到一颗红梅树下,墨竹伸手摘了一支红梅,说:“小姐,我打量过了,这是这颗树上最美的红梅。来我给你戴上。”

郑玉卿笑了笑,把头凑到墨竹面前,让墨竹把红梅带到头上。墨竹弄完,郑玉卿说:“来来来,我也给你戴一朵。”

墨竹也把头凑过去,然郑玉卿给她插上红色的梅花。两人相互看了一下后,大笑起来,郑玉卿感叹道:“只是咱们身着这道袍,配不上这怒放的红梅啊!”

“小姐说什么呢?是这红梅配不上小姐这张脸。依奴婢看,小姐是这梅林里的仙子。”

“就你嘴贫。好了,咱们看看其他人都在哪,也该下山了,这山上还真有些冷啊。”

其实有些人早觉得冷,又怕主持师太责罚,摘了几朵梅花便下山了。只留下郑玉卿姐妹三人和墨竹。

“小妹,你们戴这梅花真是好看。四妹咱们也戴几多。”郑秀卿说完就让郑玉卿和墨竹给她和郑怀卿戴了几朵红梅。

两个姑娘戴好后,郑秀卿又说:“小妹,如今天气变冷,我们都已经出来了,不如从这边下山,去山下菜地里摘些菜回去,假如明日冰冻,大家便可不出门了。”

郑玉卿觉得有道理,四人便从另一侧下山,去常去劳作的菜地摘菜回寺庙。墨竹和郑玉卿走在前面,郑怀卿和郑秀卿走在后面,四个姑娘说说笑笑,给这安静的山里增加几抹颜色。

四人又来到菜地,扯了些白菜,萝卜等青菜抱在怀里,手里还拿着几支红梅,往寺庙厨房走。在回去的路上,后面突然听见有人喊:“喂,几位仙姑,等一等。”

四人停下脚步,随着声音望去,只见一穿着紫色衣服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年轻姑娘向他们走来。

郑玉卿等人便停下来等他,听到他喊她们为仙姑,郑玉卿突然想捉弄一下他。便对墨竹耳语了几句。

墨竹笑了笑,便说:“小姐等着瞧。”

墨竹把手头的菜一丢,来到那位紫衣年轻人面前:“这位少侠,何事唤我等?我们正要回山给山大王做饭呢。”

“山大王?你们不是清远寺的仙姑?”

“不是,我们大王是这山中的雪妖,你瞧瞧我后面的三位姐妹,我们四人是山大王坐下四位护法。”说完,又看了看紫衣青年背上的女人,说:“三位妹妹,这女人长得不错,不如捉回去给大王做第十八房小妾吧。”

郑玉卿是最配合墨竹的啦,丢了手头的菜和梅花,上前说道:“大王还愁这人间女子一个比一个长得丑呢,如果能抓一个貌美的回去,说不定会赏我几百年功力。”说完作势要去抓紫衣青年背上的女人,郑秀卿也把菜一丢,过来说道:“也是,还是妹妹聪明,那咱们就先把大王爱吃的人家菜丢一边,给他抓个绝色回去。”

四个女人围着紫衣青年,紫衣青年把背上的人放下,抬起头打量这四个姑娘,看到郑玉卿的时候,先是惊艳,然后是惊讶,竟然是她。当下便笑了笑说:“山大王坐下的护法已经如此美貌了,怎会看上我的娘子?郑玉卿,你好大的胆子!仔细看看我是谁?”

郑玉卿没想到这个男人还认识她,便当真仔细看了看他,然后想了一下,好像不记得认识这个人了!只觉得好像是有些眼熟,便笑着说:“阁下是谁?”

“冯阳!”太子冯阳要被眼前这个女人气死了,消失了一年,原来躲在这山里,虽然穿着一身道袍,一张更加倾城的面容,头上插了几多红梅,更显得娇俏,只是一年不见,她竟然把他给忘了。

“冯阳?太子殿下?”郑玉卿瞪大美丽的眼睛望着面前的紫衣男人说:“你真的是太子?”

“如假包换。还记得我那傻九弟吗?”

郑玉卿意识到今天这个玩笑开大了,便笑着说:“都是误会,误会,山中时日太无聊,还请太子殿下不要生气,姐妹们,赶紧来参见太子殿下。”

郑玉卿带着众人向太子殿下行礼,太子哼地一声说:“我可受不起山大王的四大护法的大礼!怎么?不抓我的爱妃回去做十八房小妾了?”

“什么山大王?墨竹你认识他吗?两位姐姐你们认识他吗?什么十八房小妾?殿下定是听错了。”郑玉卿立马笑呵呵地道,不想太子揪着她们刚才整他不放,又立马问:“太子殿下,驾临清远寺不知有何贵干?”

“你在清远寺出家?”太子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相反问道。

“你看我像是出家的样子吗?”

太子打量了下,见四人虽着道袍,但头发都是俗家女子的打扮,头上又都戴着梅花,便又说:“是我眼拙,没认出山大王四大护法。”说完便笑了笑,又问四女:“说,这四大护法是谁想出来捉弄本太子的。”

四人低头不语,墨竹挺身而出说:“是奴婢,殿下要责罚就责罚奴婢好了。”

“不是墨竹!是我。”赵玉卿上前护着墨竹说。

“就知道是你这Y头,以前都能给爷吃掉在地上的烧鹅,如今又变成四大护法来戏弄爷,也就你这Y头能想得出来。原想你大了一岁,该懂事了些,但没想到更加野了,等下我见到了主持,要好好治治你!”

“不能告诉主持,太子想要怎样才能饶了我?”郑玉卿抬头道。

“我的爱妃上山的路上扭伤了脚,你们不是四大护法嘛?你们四个背她进寺。”

“表哥!她们……”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杨美人听到太子这么说,也有些不敢置信,让年纪比她小的姑娘背她,背不背的动还不好说呢。

“爱妃放心,你们还不行动?先说一句话,如果你们敢让我的爱妃再摔一跤,我可新账旧账一起算。”

“太子殿下,您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郑玉卿抗议道。

“那我以前是怎么样子?”冯阳见这Y头吃瘪,打趣道。

“太子殿下是民女的救命恩人,对民女就如同亲生父亲一般。”郑玉卿答道。

杨妃一听,便想起了当时太子跟他说过的,有个Y头说他像她父亲,莫非就是眼前这个绝色Y头?心下又仔细打量了下郑玉卿,她自认为自己是女人中少有的好颜色了,可是对面这位跟太子说话的姑娘,尽管是身着一身道袍,也掩盖不了她的芳华绝色。又看看太子,听到这姑娘说他如同父亲一般的时候,脸色又一黑,说道:“我哪有那么老,我这年纪顶多当你的大哥。”

“对,太子说的是,是大哥,我说错了,太子就原谅民女吧。民女再也不敢了。如果殿下硬是要民女和民女的姐妹,背这么美的娘娘,那民女真的不敢保证不摔坏娘娘。”

杨妃心中知道太子只是吓吓她们,便出来打圆场说:“表哥不要为难几位姑娘了,所谓不知者无罪,我可以自己走上去的。”

“爱妃!还是我来背你,我答应了你陪你两日的,陪你上山看梅花的。”深情款款地说完,又转过头对着四女说:“看在爱妃的面子上,饶了你们四个小Y头,还不带路?”

郑玉卿等人转身抱起地上的菜和梅花,带着太子和太子宠妃来了清远寺。主持得知太子和太子宠妃来进香,立马安排人打点间干净的禅房,安排第二日早上的上香事宜。

晚上,郑玉卿和墨竹躺在一张床上,墨竹问郑玉卿:“小姐,再见到太子,你觉得是不是缘分。说不定啊,太子喜欢小姐,所以才一眼就把小姐认出来了。”

“墨竹,你觉得我美吗?”

“小姐自然是美的。今日太子都被小姐的美貌惊呆了。”

“那你觉得杨美人美吗?”

“自然也是美的,只是没有小姐美。”

“太子身边不缺美人,那你觉得太子为什么会来喜欢我呢?”

“小姐,咱们可以努力让太子喜欢上你啊。”

“墨竹,睡吧,你思春了,回头我让三哥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小姐又打趣奴婢了。”墨竹不满地道。

“好墨竹,我的好姐姐,我错了,行不?不过墨竹,佛说,缘分不可强求啊。咱赶紧睡吧,明天那太子殿下说不定又想出什么招来报复我们今日耍他之事了。”

“太子不像是记仇的人。”

“他可记仇了,还记着两年前烧鹅的事情。还有,他一直以为是我欺骗、利用了他的宝贝弟弟,也就是九皇子,所以啊,你不要对太子抱有太多太好的想法。”

“奴婢怎么不觉得太子是这样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