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十二章 执念起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057 2016-06-07 19:21:09

  “大夫,她怎么样?”冯真问正在给郑玉卿把脉的大夫道。

“姑娘得了风寒,再加上前阵子姑娘失血过多,营养不良,所以才晕倒的。休息一下,吃一副药就会好的,只是她体内寒气过重,以后还是应当注意保暖才行,否则不利于以后生育。”

冯真听到失血过多,才想起之前听冯阳说起她磕了脑袋一事,仔细看了看她光洁的额头,好在没有留疤,又听到她体内寒气过重,影响生育什么的,便说:“那你赶紧命人给她煎药,现在马上!要不然小爷端了你的药铺。还有,寒气是否有办法去除?”

“这位公子稍安勿躁,我会安排药童立马去煎药的。这位姑娘脉象来看,出生时就带有寒症,加上可能她自己并没有注意,一时半会,老夫也去除不了这寒气。还望公子见谅。”

“恩,知道了,管住你的嘴巴,下去煎药吧!”

大夫看九皇子一身富贵,才他定是哪家的世家公子,又见病床上那位女子,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却是少有的好颜色,小小年纪就已经让这位公子这么紧张了,长大了还得了,真是红颜祸水啊。大夫感叹着带着药童出去煎药。

九皇子坐在床边看着躺着的郑玉卿,又摸了摸她的额头。见她光洁的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于是拿他的袖子给她擦了擦,这可是九皇子第一次照顾人啊。冯真一边擦还一边说:“臭丫头,小爷才一个月没出来,你就弄成这样了。你给小爷听着,要赶快好起来。”

郑玉卿好像感觉到很热,用手把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掀开,口里还说:“热,热。”

九皇子没法,只好拉起她的手,打算塞回被子里去,却突然发现她白皙好看的小手又红又肿,他又拿起另一只手一看,也是如此,便生气地说道:“蠢Y头,把自己弄成这样。谁把你弄成这样?”突然九皇子对着外面的跟班喊,“小达子,把那大夫叫过来,快!”

小达子从小跟着九皇子,第一次看他照顾人,已经是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又听见主子如此吩咐,立马就去叫大夫。

大夫也是跑进来的。“公子,怎么了?”

“看看她这双手,怎么这样了?”

大夫看了下郑玉卿的手,说:“公子,这位姑娘手上是冻疮,等下老夫就命人送上药膏来给这位姑娘。”

“还什么等下啊,现在,马上,要快!”

“是!公子,老夫这就去。”

屋内又只剩下九皇子和郑玉卿了,九皇子帮郑玉卿盖好被子,又握着她的一只手说:“真是个可怜的笨Y头,我是前世欠了你的吗?怎么这么心疼你!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床上的郑玉卿昏睡着,没有答话,九皇子看了她一会,仍旧是握着她的手坐在她身边。不一会儿,药童就把药送了进来,九皇子立马吼道:“站着干什么?过来喂她喝药啊。”

吼完,他把郑玉卿从床上捞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命药童给她喂药。

而同样在一旁候命的小达子,则又要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因为他的殿下真的在照顾别人,他从来只见他的殿下捉弄别人,什么时候会照顾别人了,又听到他的殿下喊道:“喂,你先喂我一口,我试一下烫不烫。”小达子觉得殿下怀里的这姑娘,以后定是九王妃了,瞧他家殿下紧张成那样。

药童终于在九皇子殿下的协助下,给郑玉卿喂完了药,又在九皇子殿下的监督下,给郑玉卿上了手上的药,最后,终于得到九皇子的允许可以离开了。

九皇子见已到晌午,便让小达子去买些吃的回来。又想郑玉卿也没吃,便吩咐道:“哦,再给我带一碗粥回来。”

晌午过后,可能出于药效,郑玉卿开始小声地说胡话了:“爹爹,四哥,不要走!玉儿不想你们走。”

九皇子又来到她床前,看她一头的汗,给她擦了擦,又把耳朵凑近她,只听到她小声地说:“报仇,我要报仇!”

“报仇?喂,Y头,你醒醒。”九皇子拍了拍郑玉卿的脸蛋。

郑玉卿突然睁开了眼睛,第一反应这不是自己家里,又见到坐在她床前的九皇子,便问道:“这里是哪里?你怎么在这里?”

“可算醒了。你生病了,是我把你送到这里来的,不用太感谢我。”冯真得意地说。

“谢谢你。”

“醒了就好了,都快急死我了,刚你说你要报仇,报什么仇?”

“自然是家仇不可忘。”

“家仇?谁是你的仇家?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报仇?告诉我,我帮你。”

“九……九哥真的要帮我吗?我的仇人可是九哥的亲人。”郑玉卿自嘲地笑了笑。

“我的亲人,我父皇、母后?”

“自然不是,我的仇人是九哥的两个姐夫,梁稳、张固,还有害我爹爹身败名裂的李耿贼人。”

九皇子想了想,他一个纨绔皇子,好像也动不了她说的这三个人,更何况她这一个孤女呢?便劝慰道:“你父亲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应该放下执念,我今天就当你说胡话,以后切不可有此想法,好好过日子,这些人你斗不过,你听见没有。”

郑玉卿听她这么说,点了点头,又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到黄昏的时候,郑玉卿坚持说怕家人担心,要回家,而九皇子拗不过她,便命小达子去买了些厚棉被和厚衣服连同郑玉卿一起,送回了郑家。

墨竹和黄妈妈见九皇子带着郑玉卿回来了,便把一颗心放了下来。

九皇子又看着墨竹和黄妈妈把郑玉卿安顿在新买的被褥里后,才放心起身离去。经过院子的时候,问前来送他出门的黄妈妈:“这院子里的衣服怎么这么多?她给人洗衣服?”

“九公子出身富贵,定不会理解我们的难处。”

九皇子停下来说:“那你说说,有什么难处。”

“自从小姐退婚一事羞辱长公主后,长公主寻了各种机会报复我家小姐,如今我家小姐都不敢出门,本来小姐想谋一份事做,但都被长公主破坏,可这一大家子的人要活命,老奴擅自做主接了一些洗衣服的活,小姐她……”

“不用说了,后面的事情我也能猜到。明日我带人来帮你们洗衣服。”说完就带着小达子走了。

果然第二日,九皇子早早地带着五六个宫女来到了郑玉卿家,这几个宫女是在九皇子跟前服侍他饮食起居的,没想到被主子叫到这破旧的屋内给人洗衣服,心里虽有不满,但也没办法,只好洗起衣服来,小达子也加入其中,本来黄妈妈他们三个人要洗一天的衣服,不到一个上午,就洗完了。

九皇子连续几日都带着他宫里的宫女太监来给郑玉卿洗衣服。郑玉卿心里很感激,郑家人也特别感激这九皇子,尤其是郑家几个未嫁的姑娘,总会找借口来到九皇子面前晃一晃。郑玉卿也快十三岁了,她的三姐已经到许配人家的年纪,四姐也还有一年就满十五了,看着姐姐们的热络,她心想:随便她们吧,自己这个名声是很难嫁的好了,如若两个姐姐能高嫁,她们郑家或许会有转机,她的家仇可能有机会报。连续半个月下来,九皇子俨然成了郑玉卿家的一份子,与姐妹三人相处甚好。

九皇子这半个月以来带着宫女太监出去给人洗衣服的事情,慢慢在宫里传开了,甚至宫里有人八卦说,九皇子看中了一貌美的穷姑娘,想要娶她为妃。

杨皇后得知此事的时候,笑了笑,对着侍女乔嬷嬷说:“真儿这是长大了。知道讨姑娘欢心了。什么样的姑娘?”

“回皇后娘娘的话,据奴婢打听来的消息,是那郑家姑娘。”

“郑家,好像有点耳熟,哪个郑家姑娘?”

“是之前退长公主亲事的郑家孤女。奴婢还听说,这郑家有三个未嫁的女儿。”

“哦,那真儿喜欢哪一个姑娘。”

“奴婢打听了下,九皇子喜欢的姑娘就是那个五十两卖婿当众羞辱长公主的郑家嫡次女,听九皇子身边的人说,九皇子唤她玉儿。”

“玉儿?她全名叫郑玉卿?”

“皇后真厉害,正是郑玉卿。”

“恩,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姑娘,但她恐怕记着她的杀父之仇,利用真儿,真儿心思单纯,又没什么心机,做事又有些冲动。”

“皇后娘娘思虑得周到,奴婢有一计。”

“哦,说来听听。”

“皇后娘娘不如以历练志明,送九皇子殿下去南边国舅爷封地,一来,可以让九皇子与国舅爷增进感情,二来,娘娘家的侄女个个貌美如花,说不定九皇子见多了就忘了这郑姑娘,三来,可以避免九皇子与郑家女过多的接触,四来,可以让九皇子跟着国舅爷好好学点东西。”

“乔儿,你这主意不错。我就派人给哥哥们去信,等下真儿回来了,你把他传过来。我送他去个两年,回来的时候,说不定还给我带个媳妇回来呢!”

“娘娘英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