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十章 东宫救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141 2016-06-04 22:05:18

  郑玉卿又女扮男装来找在都尉府做事的郑少卿。“三哥,眼下如何是好。”

“五妹妹,长公主真是太过分了,这是要逼死我们一家人嘛?”

“三哥,你能否跟大堂哥说一声,借些食物、与钱给我们度日。”

“五妹妹别急,大堂哥昨日就说要在午夜送一些吃的用的给你们。大堂哥也在替你们想办法,只是长公主乃皇上的妹妹,除了皇家恐怕没人敢与她对抗。”

“三哥,都是我思虑不周,光想着逞一时之气,害的大家如今跟着我过苦日子。”

“事已至此,玉儿切不可太过自责,大堂哥说会跟我们一起想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们就搬离福丰城。”

“不,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还没有报仇。”

“玉儿,如今我们身份低微,光是长公主的刁难我们都熬不过,还谈什么报仇呢?”

“你说的对,要报仇,我明白了,要报仇需要权力。我错了,我一直都错了。”郑玉卿说完,告别了郑少卿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她不甘心,她拔下头发上所剩下的那根银簪,打算去当掉,换点儿米回家。

“老板,这个能卖多少钱?”

老板刚打算开价,就有人进来说:“长公主口谕,谁做郑家人的生意,就是跟长公主过不去。”

老板见状,也只好赔笑道:“这位公子,不好意思了,您还是去别家吧。”

郑玉卿颓废地从当铺出来,那进来传长公主口谕的人在她后面笑着说:“得罪长公主,有你好受的!”

郑玉卿气不过,心生一计,便往长公主府上走。郑玉卿来到长公主府上,自然是得不到长公主召见的,郑玉卿站在门外,开始大声喊:“长公主,宁平长公主你出来,你公报私仇,记恨我只给你儿子开五十两的价格,现在婚已退,你就过河拆桥,你想断我郑家活路,你出来,郑家其他人是无辜的,我会把五十两还给你的,你放过我们家的人吧。”

郑玉卿在安丰侯府这么一闹,慢慢就有人围过来看热闹,长公主没想到这Y头还敢到她家来闹,便想出去教训人,还是她的大媳妇朱氏拉住她说:“婆婆如今出去,只会让我们家落人口实,有损您皇家的颜面。让她去闹好了,看她能闹多久。”

郑玉卿不管不顾地在长公主府闹了很久,但安丰侯府的人一个都没有出来,倒是来了很多围观的人,当下她对自己之前的鲁莽后悔不已,又气愤之极,原来这才是权力的重要性,她以前还是太单纯了,她突然觉得自己报仇无望,又连累了家人,便当着众人的面说:“我乃郑家郑玉卿,长公主这是要逼死我和我的家人,退婚是我一个人所为,今日大家就给我做个见证,我对不起我的已故的父亲,无法保护我的家人,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说完就往安丰侯府门口的柱子上一撞。顿时额头上有血流出来,郑玉卿靠着柱子坐下来,看着惊讶的众人,一脸微笑。

“这Y头真是疯了。”有人小声地说。

“这长公主也太过分了,我听说她给所有的商贩都传了口谕,不准卖东西给郑家人。”

“就是,这Y头不是还说,长公主派人洗劫了她的家人,真是可怜啊。”

“皇家人最是得罪不起的,咱还是走吧,要出人命了。”

郑玉卿意识渐渐模糊,笑了笑,她想,就这样结束也好,她太累了。

而突然有一辆宫里的马车停在了公主府,是宫里的太子受皇后之命来探望这位姑母的,冯阳一下车,看到安丰侯府大门口围着一群人,说什么出人命了,便叫上他的随从小熙子来看个究竟,只见安丰侯府大门柱子边坐着一个少年,这少年额头上斑斑血迹,脸庞上也有鲜血,明亮的眼睛望着众人,脸上还带着笑容。冯阳仔细一看,这不是那郑玉卿吗?便赶紧上前在她面前蹲下,严肃地问:“你疯了吗?怎么如此作践自己?”

郑玉卿笑着说:“是的,我疯了,你们皇家的个个都不是好人,让我活不下去了。死了也好。”

“胡说八道。”说完抱起郑玉卿回了马车,又对小熙子说:“快,到最近的医馆!”

众人还搞不清楚什么情况,冯阳就抱着郑玉卿离开了,有人认出了冯阳,又惊叹道:“那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呀。”

“这下有好戏看了。没想到这郑家女有这么好的造化,如果不是太子,她今日就活不成了。”

“是啊,这姑娘也太可怜了,这样一撞,可能会毁容。本来就名声不太好了,还要是毁容的话,哎!真是可怜啊。”

众人众说纷纭,冯阳救走了撞晕在安丰侯府的郑玉卿一事,马上就传到了长公主和安丰侯的耳朵里。

“夫人真是糊涂啊。如若今日那郑家女真死在我安丰侯府,那我们怎么也会被套上逼死孤女的罪名,更何况我们家有意退亲在先,理亏的总是我们。她死了倒也罢,如今她被太子救下,再加上之前九皇子对她的袒护,以后她恐怕不好对付。”

“老爷严重了,她一个孤女,父亲还是个罪臣,我们还怕她?老爷放心,我自有分寸,我就看在阳儿的面子上放过她这一次。”

福丰城一医馆内,大夫正在给郑玉卿包扎额头,冯阳在旁边看着仿佛呆傻了的郑玉卿,说道:“幸好今日你命大,以后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姑母那边我自会去为你说情。”

郑玉卿看都没看冯阳一眼,还是保持着那副呆傻的样子,冯阳又说:“怎么了?真的磕傻了?大夫,给她再仔细瞧瞧,是否有不妥。”

“是,公子。这位小公子除去额头上的伤口,并无大碍,只是流血过多,老夫开几幅补药,公子回去煎了,不日便可康复。”

“可会留疤?”冯阳自然是知道女子相貌对女子的重要性。

“这小老儿也不敢保证。小公子伤口有点深,我只能尽力了。若是有宫廷里上好的美颜膏等伤口愈合后,每天涂,有可能会没有疤痕。只是这物只有宫里头才有。”

待大夫说完,冯阳便说:“知道了。小熙子,你跟大夫去抓药。”

郑玉卿起身就要走,但刚走几步,她就觉得有点头晕,冯阳从一旁扶住她说:“我说你个倔Y头,要去哪?”

“回家。”

“等一下,我送你回去。”说完,也不顾什么男女之防了,抱着郑玉卿就往车上走。

马车上。“你!你占我便宜!”郑玉卿意识到被他这样抱来抱去不妥,便红着脸说。

“终于开始说话了。小Y头,你虽然有几分姿色,但你还太小了,况且如今还受了伤,本太子就算是饥不择食,对着你现在这般样子,也下不去手啊。”冯阳笑呵呵地打趣道。

郑玉卿被他这么一打趣,更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又红着脸说:“今日多谢太子救命之恩,刚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举手之劳而已。你以后要更珍惜你这条命,因为啊,它是本太子给的。”

“我是很想珍惜,可惜有人不想让我好好活着。”

“你放心,姑母那边我会去帮你周旋,女孩子家的不要动不动就撞柱。”

郑玉卿突然哭起来,冯阳不解问道:“怎么突然哭了,真是个小孩子。”

“我觉得,太子刚开口说话的时候,像我爹。”郑玉卿不怕死地说。

“我也就比你大十岁而已,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女儿啊。”冯阳好脾气地说道,“可是,我有这么老吗?”

郑玉卿听他这么一问,不仅又有些好笑,又破涕为笑说:“那你能生出多大的女儿?”

“我的长子已经五岁了,次子四岁,老三也有两岁了。已经有四个女儿了。最大的也就六岁。”冯阳说道。

“那你还不老?都七个儿女了。”郑玉卿继续不怕死地说。

“这么说来,跟你相比确实是老了点。”冯阳像是感叹地说,两人沉默了一会,冯阳又说:“女子向来看重外貌,回去好生养着,美颜膏我会派人给你送来。”

郑玉卿没有说话。不知不觉,车夫已经把郑玉卿送到了郑家门口。冯阳先下车,又扶着郑玉卿下车,小熙子提着药跟着他主子。冯阳下车的时候也被眼前这破宅子光景吓到了,没想到曾经锦衣玉食的一家人,如今流落到住再这样的屋内,加上皇上有旨,不准朝臣接济郑家,否则连坐,想来这两年他们生活必定很艰难,加上长公主最近的刁难,难怪这Y头会想不开。

小熙子敲开了那扇破旧的门后,郑严卿和郑少卿从门内出来,看到了被太子扶着的郑玉卿,两人先是惊讶,然后是给太子行礼。

“都尉大人和郑公子不必多礼,郑小姐就交给你们了,她头受了伤,有些头晕,你们好生照顾。我出来也一会了,也要赶着回去了。”

郑严卿见状立马说:“少卿赶紧把玉儿扶进去,我送送太子殿下。”说完,就送冯阳到马车边,冯阳突然问:“她一直住这里吗?”

郑严卿自然知道这个她是谁,便答道:“回太子的话,我堂妹自从家道中落后,一直住这里。”

“恩。该换个好点的地方给她……她们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