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八章 把婚退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124 2016-06-04 22:05:18

  九皇子不高兴了,他的小易以前可不是用这么生疏的语气跟他说话的。回宫的路上,太子问九皇子:“怎么了?你看上郑玉卿那丑Y头了?她可是定给了张标那小子了。”

“谁看上那丑Y头了。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但眼下,我们知道她身份后,她好像不理我了。”

“她不理你,你就不理她,你还是皇子呢,不求人。”

“可……”九皇子有些失落,又不知道说什么。

第二日,九皇子再去客似云来找郑玉卿的时候,王老板告诉他,郑玉卿已经辞工了。

九皇子带着一颗郁闷的心情回到宫里,好几日都郁郁寡欢。杨皇后心疼小儿子,便叫她的大儿子太子冯阳去了解情况。

“你这是怎么了?母后说要我来宽慰宽慰你。”

“五哥,小易不见了。”

“郑玉卿?她不干跑堂了?她倒是个聪明的女子,她跑堂的事情这几天福丰的贵族都知道了,再加上她貌丑无盐,她也不好意思干下去了。”

“五哥,不许你这样说她,都是我害了她,她家那么惨了,如果不是我害她被认出来,她还继续在客似云来里呆着。”

冯阳觉得自己这个小弟有时候就是太天真,太容易被人利用,便说:“傻瓜,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自愿的呢?”

“自愿?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她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外面传她抛头露面,貌丑无盐,又觉得自己配不上长公主的儿子,这几天正主动退婚来着,只是这退婚的条件有些……”

“退婚?为什么?女子退婚可找不到什么好亲事,她疯了吗?有些什么?”

“瞧你急成这样,那Y头就值得你这样关心她?是有些奇怪,外面传她与姑母定在五日后在聚贤楼商议退婚一事,她的条件是,五十两就把相公卖掉。如果长公主出五十两,她就把定亲信物还给长公主。”

“五十两,张标那小子也太不值钱了,那张家怎么说?”

“姑母看重了梁家小姐,自是答应了,过几日姑母就会叫上几个亲贵夫人一同去聚贤楼与郑家退亲,你要是想看,可以偷偷地混在人群中去看看你的小易。”

“这主意不错。”九皇子突然心情好起来。

“外面见过郑家小姐的人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郑家小姐虽然瘦弱了些,但容貌倾城,堪当福丰第一美人,只可惜家道中落,靠卖婿为生。”

“哈哈,什么容貌倾城,那些人都是什么眼光啊。”九皇子想到郑玉卿那张蜡黄又长满斑点的点,打趣地说。

“或许他们所说的郑小姐跟我们认识的郑小姐不是一个人呢,不管怎样,我也很想去瞧一瞧。”

“五哥,你那宫里已经有几个美人了,你可不要打小易的主意。”

冯阳没说话,笑了笑,他比郑玉卿要大上十岁,今年22岁了,郑玉卿在他眼里还只是个孩子,跟他的九弟一样,只是个孩子,他只是想知道为何昨日还是无颜女,今日便被传得容貌倾城了,难道说着郑家小姐会江湖易容术?

五日后,聚贤楼里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有些听说郑家小姐貌丑无盐的,想看看到底有多丑,有些听说郑家小姐容貌倾城的,想来看看到底是如何容貌倾城,但大家感兴趣的是这场五十两的交易。

这郑家小姐五十两卖婿本已是世家小姐想都想不出来的事情,但又有人早有耳闻,长公主嫌这郑家家道中落,早就想寻机会退亲,又替这郑家小姐报不平。虽然有流言蜚语说郑家小姐毫无世家小姐风范,抛头露面在外女扮男装讨生计,但世人又感叹她小小年纪,家道中落,她女扮男装挑起养家的重担,为女中豪杰,让人佩服。

因碍着长公主皇家的面子,这些爱看热闹的人,也没敢离得太近,冯真和冯阳也在这群人中,冯真好不容易挤到了稍微靠前的位置,终于看清楚了今日的郑玉卿,只见她一身粉色衣裙,白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梳了当下最流行的少女发髻,坐在长公主对面。

长公主也打量了这个面前这个瘦小的人儿,开口道:“郑家小姐,既愿意主动退婚,为何不能以真面目示人,难道真如外面所传的?郑小姐貌若无盐?”

“长公主见谅,小女家道中落,如今一贫如洗,自知配不上安丰侯府公子,如今沦落到要卖掉先父为我定下的贤婿的地步,自是羞愧难当,无颜见福丰父老乡亲,再有小女尚未出阁,容貌不宜让外人看了去。”郑玉卿不卑不吭地道。

“哼,好一张利嘴。可我怎么听说,你不是之前在客似云来抛头露面讨生计来着嘛,那时怎么不羞愧难当,不怕被外人看了去?”

郑玉卿笑笑,又清脆地说:“长公主对小女的过往倒是很关心,既然长公主坚持让小女摘掉面纱才肯和小女谈交易,那小女就只好从了长公主。”说完便摘下面纱。

郑玉卿摘下面纱的那一刻,周围看热闹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了:“果然长得不错,虽然瘦弱了些,倒是有中病美人的风韵啊。”

“就是,就是,说不定过几年颜色会更好。”

“可不是嘛,你我之前是见过那个跑堂的小易的,那可不是如今这模样,他们两个简直天差地别。”

“就是,眼前这位郑小姐皮肤白皙,容貌娇美,言谈举止不失大家小姐的风范,又怎会是那面黄肌瘦、满脸雀斑的小易呢!”九皇子也跟着附和道。

长公主没想到这郑玉卿真有一副好容貌,本来还想奚落她一番的,只好作罢,又听到来看热闹的人都称赞郑玉卿的美,不由的有些气恼。长公主的大媳妇朱氏见状,便说:“妹妹原来是一绝色佳人,也是我那三弟没有福气。”

郑玉卿对朱氏笑了笑,说:“这位姐姐严重了,是我没有福气。如今客套话我也不说了,订亲信物我已带来,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五十两三公子就是你们的了!”

“混账,我儿怎么就只五十两!”长公主气不过。

“三公子不值五十两,而是我觉得那块祖传玉佩,我估摸着值五十两。”郑玉卿说道。

众人听郑玉卿这么一说,都哄堂大笑起来。

“你!你!气死我了。”长公主道。

“长公主不必动怒,或者长公主对您儿子的价格有更好的建议,我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协商的,哦,我当然知道三公子在长公主眼里肯定是无价的,这样吧,如果长公主认为我定五十两太不合理,那长公主就按照您心里的价买过去吧。”

哈哈哈……人群中又一阵大笑。

九皇子终于忍不住了,从人群中走出来,来到郑玉卿旁边,对着长公主说:“我说姑母啊,我看五十两买表弟的自由挺值啊,要不然娶这么个Y头回去,您不得被她气死,哈哈哈……”

“真儿,你!”长公主没想到宫里的混世魔王,她的亲侄儿竟然帮着外人说话。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九皇子,众人正要行礼,九皇子立马说:“今天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就不必拘礼。”又转过头,对着郑玉卿眨了下眼睛。郑玉卿一愣,没想到今日他会来。

长公主在郑玉卿面前吃了瘪,又不能真多给银两给郑玉卿,又见冯真出来搅和,便忍下怒火,说:“好!好的很,郑玉卿,你给我等着瞧!”长公主说完就示意朱氏出钱,换回玉佩。

郑玉卿拿到钱和玉佩后交给同来的墨竹,又和长公主一同当着众人的面,撕毁婚书,郑玉卿撕完婚约后,站起来,面向众人说:“我郑玉卿今日当着聚贤楼各位父老乡亲的面,50两卖婿,从此嫁娶各不相干,日后定不再纠缠侯府三公子!”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长公主听完后也起身,对郑玉卿说:“小小年纪不知好歹,你父亲死的早,没有教育好你,今天我不教训下你,我就不是宁平长公主!”说完就要上前打郑玉卿。

郑玉卿见长公主扑上前来,就大喊:“救命啊,长公主要杀人啦!”

长公主因为是当今皇帝的亲妹妹,自然没有普通人敢去拦她的架,但这并不包括九皇子冯真。

九皇子见状,立马跑上前,拦在郑玉卿面前说:“姑母难道恼羞成怒,拿到了婚约书就要杀人灭口?只是这儿子也买了,婚书也撕了,这样做不地道吧。再说,人家郑姑娘也没做错。姑母要打人、要杀人总要有个理由吧。要不然就是仗着皇权滥杀无辜啊。”

众人听九皇子这么一说,便都小声地说:“就是,就是!”

长公主见郑玉卿躲在九皇子后面,只好作罢,便说:“哼,今天我就看在真儿的面子上,饶了你,但我倒要看看,今后在这福丰谁敢娶你!”

郑玉卿有些慌乱地站在九皇子后面,九皇子转头看向她,又立马对着长公主说:“这自然不用姑母您老人家操心!”

“真儿!你气死我了!来人,摆架,回府!”说完长公主就带着安丰侯府众人走了。

“人都走了,看什么看,赶紧跟小爷滚!”九皇子看那些看热闹的人还没有离去的意思,便不悦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