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七章 来捧场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028 2016-06-04 22:05:18

  九皇子对于郑玉卿这种把他当恩人看的态度很满意,在宫里的时候,他可是被大家当成混世魔王,大家都怕他,哪像如今,虽然眼前的人丑了点,但这种被人当做恩人的感觉很好。

送走了九皇子,郑玉卿晚上又去跟郑少卿摆地摊卖绣品。

“玉儿,你说九皇子经常去找你?”

“是啊,三哥,你知道九皇子在朝中的地位如何?”

“九皇子是皇后的幼子,是太子,也就是五皇子的胞弟,地位自然是尊贵的。玉儿是想?”

“三哥,张家最近有什么动静?”

“张家自然是想要退婚,但找不到你的错处。所以一直没有动静。”

“我有一计,让张家找上门来。”

“玉儿,你可不要胡来,这样的亲事,你去哪里找?”

“三哥莫急,如今姐姐们未嫁,就算是要成亲也不是我先成亲,况且长公主早已看上梁家小姐,只是现在时机不够,我需要的是个时机。”

“时机?”

“是,九皇子或许能帮到我。既然他们要拿哥哥在外面卖绣品做文章,那我怎么能不成全他们呢?”

“九皇子?我卖绣品怎么了?”

“三哥恐怕不知道,我听九皇子说,他们打算以哥哥从商为由,退婚。”

“岂有此理,我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怎么就碍着他们了?”

“三哥,不必惊慌,三哥可知王孙公子一般晚上回去哪里逛?”

“自然知道,隔壁的齐福街,是他们最爱去的地方,只是那边认识三哥的人也多,三哥怕连累你。”

“好,以后,我们便去那边做买卖。”

“可是?”

“三哥怕吗?”

“我是怕你的身份被人识破。”

“要的就是被识破。我明日会告诉九皇子我跟我哥哥晚上卖绣品。”郑玉卿说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第二日,九皇子又来到了客似云来,又问起郑玉卿母亲的情况,郑玉卿想了想,跪下说:“公子恕罪,公子对我这么好,我却有事隐瞒公子,我……”

“你怎么了?”

“请公子先答应小人,不生小人的气。”

“行,你说。”

“小人还有个哥哥。公子不是一直问小人晚上是否照顾母亲很辛苦吗?其实小人并没有照顾母亲,而是,而是和哥哥一起在齐福街卖绣品。”

九皇子冯真听他这么一说,一口酒水喷了出来,说:“什么?你还有副业?”

“小人也是迫于生计,请九公子理解。小人见九公子待小人如此好,不忍心骗九公子。”

九皇子见郑玉卿认错态度良好,又感叹她小小年纪就要做两份工作养家糊口,也没有生气,好像忘记她曾欺骗过他的事情了,便问:“你那哥哥也跟你一样,做两份工?”

“是的,我哥哥白天也在帮别人做事,晚上跟我一起摆摊。”

“那绣品是谁绣的?”

“是……是我嫂嫂。”

“哦,你不止有哥哥,还有嫂嫂,你这个小骗子!恩,让我缓一缓。看在你这么谈成的份上,爷再相信你一回。不过你们家也实在是太可怜了。这样,小爷我改日晚上叫上一帮兄弟,去光顾你的生意。你可以好好赚一笔了,你的家人也可以不要那么辛苦。”

“谢谢公子。公子果然是世界上最心善的人。”

九皇子对这些赞美的话,很受用,回到宫中,又告诉前来找他的太子冯阳这件事情,太子比九皇子心思更加细腻,又善于隐藏自己的心事,知道自己的傻弟弟被一个小厮耍了,便说:“我看那小易的事你还是不要去理了。你一个皇子要做善事,天下可不止他一家。”

“不行,我答应了小易,要叫一群公子去给她和她哥哥捧场的,五哥,你对我最好了,肯定会去的吧,我会叫上张姐夫,宇公子,和其他几位世家公子一起去的。”

“一个下等小厮的话,你也相信,你呀,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

“五哥,你不去,我叫六个、七哥、八哥陪我去!”

“他一个小厮也值得这么皇子去光顾,要胡闹啊,我陪着你就够了,否则母后又说我作为兄长没有看紧你。”

“五哥是最疼我的了。”

十日后,九皇子果然召集了十几位世家公子来齐福街,按照郑玉卿透露给他的地址,买绣品的来了,其实这些世家公子也是看在九皇子和太子的面上才来的,他们大爷们一个,需要什么绣品啊。这九皇子爱捉弄人,可是宫里面出了名的,大家见怪不怪了,只是跟着他往街上走。

众人来到易之的摊前,易之看九皇子果然说到做到带了世家公子捧场,便笑着对九皇子说:“公子真是小人的贵人,小人不知道前世修了什么福分,能认识公子您这样的大善人。”

众人看着这个个子瘦小,面色花黄的小子这么拍九皇子的马屁,终于知道为什么九皇子要来捧场了,换着他们也受不住,其中几个人认出了,这个小子就是客似云来酒楼的小厮,便笑道说:“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小厮!”

又有人惊叹道:“哟,这不是郑家三公子吗?原来这老板是你?不知道你父亲知道你在外这样讨生计会不会从地里爬出来啊。”这人说完,其他人跟着嘲笑起郑少卿来,又有为公子出来说道:“咱们可不要闲着,来来来,给三少爷捧捧场,如今三少爷可要靠女人做的东西养着咯。”说完很多公子跟着笑了起来。

“三公子?”九皇子不解地看着郑玉卿。

“九皇子不知道吧,这可是郑荣将军的三公子。”有位公子好心地提醒道。

“你哥哥是郑三公子?”九皇子也听过郑家的一些事情,又马上问道:“那你是?”

“她是我表弟!”郑少卿抢答道。

郑玉卿上前向众人大声道:“不是!我不是他表弟,各位公子请原谅,我是他亲妹妹,郑玉卿。”又向冯真道“九公子,我本来打算一直在你面前扮演小易的,但我刚改变了注意,我父亲光明磊落,总有一天会沉冤得雪,我兄妹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有什么错?”

“什么?你是郑玉卿?你怎么长这样?”又有人说道,“不说你长得不好,你这抛头路面的样子,怎么做侯府媳妇,怪不得长公主要换儿媳妇呢!”

张固出来说:“你是郑玉卿?怎么可能是这副样子?”

“驸马认为郑玉卿应该是什么样子?”郑玉卿道。

张固一下答不上话来,郑家的没落他其实也有一些责任,他看到眼前这个满脸雀斑,面黄肌瘦的小儿哪里还有一年多前那种粉雕玉琢的样子。

一直没有出声的太子冯阳,笑笑说:“郑小姐,还真是不停地给人惊喜呢。我这九弟可要心碎了。”

郑玉卿看了看九皇子,便又说:“公子原来认识这么多贵人,我本想公子只是一般富贵人家的公子,带来的朋友也是一般富贵人家的公子,没想到公子带来的朋友都是知道我家落魄的贵公子。”

冯真确实一直没有告诉过郑玉卿自己的身份,对于易之突然变成郑玉卿一事,他是有些气恼她欺骗他,但听这么一说,又觉得自己也欺骗了她,她并不知道他是皇子,便说:“你不想让人家知道你家的过去,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我没想到你是大反贼的女儿。”

郑玉卿听到大反贼的时候,极力压住自己的怒火,便说:“我父亲不是反贼,父亲死后,我四哥也病死了,我母亲也病倒了,如今我跟我的家人只想隐姓埋名靠自己的双手过自己的日子,难道也有错吗?”

九皇子意识到自己之前那么说郑玉卿不妥,虽然自从他懂事以来,听过郑荣的事情,但大都说他是反贼,他之前听说他姑母要退亲,又听郑玉卿这么说,觉得郑玉卿身世非常可怜,便说:“对不起,我……”

一旁的太子冯阳简直惊呆了,没想到他这傻弟弟,竟然会跟人道歉,于是大声说道:“郑姑娘说的对,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和家人,没有错,咱们今天不是来给小易捧场的吗?这里没有什么反贼后人,有的只是一个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的姑娘。各位公子,还是慷慨解囊,给我和小九一个面子,捧捧场,给自己的母亲、妹妹、夫人等挑几件回去吧。”

众人见太子都这么说了,便也不再纠结郑玉卿是否应该出来抛头露面一事了。

在众人买绣品的时候,九皇子见郑玉卿不再如同从前那样巴着自己,知道她肯定是因为刚才他说的那几句话生气了,便又主动拉着郑玉卿说:“小易,你家抄家了,那现在住哪里?”

“九弟,她从现在开始可不是那个你可以随便拉扯的小易,人家是个姑娘,你不要跟人家姑娘拉拉扯扯的,坏了人家名声。”冯阳在旁边提醒到。

郑玉卿感激地看了一眼太子冯阳,又对冯真道:“小人住的地方比较简陋,公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