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六章 烤鸭缘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165 2016-06-04 22:05:18

  郑玉卿原本在上菜,听到她这么说后,也不做声,偏偏跪在九皇子身边,学着阿福上菜,一边上菜,一边还笑着说:“相貌乃是父母给的,小人也想长得如公子般秀色可餐呀,公子不喜欢小人的外貌,原本是我的不对,只是从来没有人如公子这般诚恳地告诉过小人,说小人长得丑,让人吃不下饭,公子再仔细看看我,或许觉得还不错呢。”说完抬头看了下九皇子,笑了下,又继续低头上菜。

众人听郑玉卿说九皇子长得秀色可餐,又厚着脸皮要九皇子看他,都笑起来了。九皇子看着朝他微笑的郑玉卿,内心稍微一愣,仔细一看,这小厮除了瘦一点,脸黄一点,脸上的斑点多了点,其实也没那么丑,便不耐烦地说:“你!你个瘦猴子!你想得美!离爷我远一点。”说完就推了一把正在上菜的郑玉卿。这下正好把那盘张固喜欢吃的烧鹅打翻了。

“说你笨手笨脚的,你还不信!”九皇子趁机说道。

“对不起了,各位公子,我笨手笨脚的,我这就去厨房换一份上来。”

阿福心里急了,哪里还有一份啊,这九皇子也不知怎么了,小易怎么就碍着他的眼了,这么针对小易。但他也不能说出来,只能看着小易端着那份摔在地上的烧鹅出去。

不一会儿,阿福又见小易端上来一份烧鹅,他满脸惊讶,心想,难道是王老板命人加做了,他不知道?

二人布好了酒菜,驸马张固总觉得这唤作小易的眉眼间有些眼熟,便开口道:“既然九公子不喜欢这位小易,那不如到我们这边来帮我们几个斟酒。”

“是。”郑玉卿收拾好情绪,听话地来到张固旁边蹲坐下。

众人开始喝酒吃菜。张固旁边的另一位年轻公子说道:“听说,你伯父想要退亲?”

“宇公子哪里听来的消息?”张固问道。

“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吧,我可听说,长公主不满那郑家落魄女为她的儿媳妇,正想和梁家结亲呢。”

郑玉卿听到这话的时候,手里的动作稍微停了一下,但她又很快恢复了正常。张固看了一眼郑玉卿,又道:“这里不需要你们服侍了,你俩下先去吧。”

郑玉卿和阿福关了门出来。张固见二人出去了,便说:“梁姐夫的幺妹与我标弟如今情投意合,伯母自然是希望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九皇子附和道:“如今那郑家已经败落,那郑家女也不知道怎样了,姑母自然是看不上郑家那Y头了。”

“九弟,慎言。郑家小姐虽然家道中落,但她曾经也是侯府嫡幼女,而双方又有婚约,那郑小姐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姑母恐怕也没办法。”

“谁说郑家Y头没有做出格的事情,郑少卿,郑家三公子,你们认识吧,我可听人说,他如今每天跟他表弟在夜市摆摊,卖绣品呢。”其中有位青衣公子道。

“卖绣品?哈哈,他一个大男人,好好的将军之子,如今竟然从商起来了。”另一个白衣公子笑道。

“可不是,光凭这一点,有个摆地摊的哥哥,就可以让她进不了公主的门。”青衣公子继续说道。

九皇子年纪太小,又是耿直的急性子,不耐烦听这些八卦,又是头一次出宫,便借口出去方便,从包间里出来,因为其他人都在听张家小公子与郑家落魄嫡女的八卦,也没怎么留意他的去向,这位九皇子在皇宫里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哪轮到别人欺负他,所以大家也放心他出去方便。

九房子从包间出来,绕来绕去,竟然绕道了后院,他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本来就没有多的一只烧鹅啊,我只是换了个盘子而已。”

“你是说,你端进去的,仍旧是那只掉在地上的烧鹅?”

“对啊。怎么样?阿福哥,我是不是很聪明?”郑玉卿笑笑说。

“小易啊,你可真行,难怪王老板说你灵活。你知不知道啊,刚才我可急死了。那里面的人可是咱们得罪不起的。”

“哼!好啊,你这瘦猴子,竟然被子本……公子,玩这一手!”九皇子突然冒出来威胁郑玉卿说。

郑玉卿没想到九皇子会突然冒出来,心想,糟了,这下可惨了,这一群人,不是皇子就是驸马的,如果知道了真相,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她。便横了下心,来到九皇子面前,跪下,又想了下自己过去的遭遇,逼出几滴眼泪说:“九公子饶命,小人再也不敢,求九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如九公子所见,本人瘦成这样,也是因为家境贫寒,难有一顿饱饭,父亲早亡,母亲病重,王老板见我可怜,给我这份差事,才让我那病重的母亲有钱看病吃药,如果这件事被王老板知道了,他……他定会辞退我,那我和我母亲就只有死的份了……九公子你这样的贵人,定是心善之人,求您念在我初犯的份上,饶了我吧。”说完,抹起眼泪来,一副好不可怜的样子。

九皇子没想到这瘦猴一样的小厮,突然就这么哭起来了,他从小锦衣玉食,没有吃过苦,不知道还有人过的这么苦,听到郑玉卿这么一说,又见她确实面黄肌瘦的,便突然想做他生平第一件善事,便说:“听着确实可怜,这样吧,小爷我就饶了你,呐,这张银票给你,多买点吃的,瞧你这样。”

郑玉卿结果银票后,一看,一百两,心里想,这九皇子也不那么讨厌了,便说:“谢谢九皇子,您真是大善人。”

“我以为九弟迷路了,却原来在这里做善事,要是母亲知道了你今日善举,定会高兴的。”太子冯阳见冯真出去方便了许久仍旧没有回来,便出来寻他,结果却看到这一幕。

“五哥,你来了。没事了,咱们回去吧。”说完就拉着冯阳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对郑玉卿说:“喂,瘦猴,你叫什么名字,小爷下次出来还找你!”

郑玉卿此时一个头两个大,虽然她很想认识皇子,因为皇子才能帮她面见皇上,为父伸冤,但面前这个九皇子真是个阴晴不定的脾气,很难伺候,但也只能弱弱地说:“小人名叫易之,这里的人都唤我小易。”

“小易,小爷记住你了。”

太子冯阳也看了一眼这个叫易之的小厮,因为他是他的宝贝弟弟第一个不欺负的人,还掏钱给他。他不知道这个叫易之的怎么做到的,在回宫的路上,冯阳问:“你怎么突然这么大方,做起善人来了?”

“五哥,其实这瘦猴挺不容易的,也挺聪明。”冯真把烧鹅的事情告诉了他的兄长。

“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你为什么不惩罚他,相反要给他银子?”

“原来啊,她那么瘦,脸那么黄,是因为吃不饱,还要照顾一个重病的母亲,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看他哭的那个伤心,我不忍心,又觉得他很可怜,便想着,帮帮他。”

“原来是这样。”冯阳若有所思的说,“的确是个有趣,而又聪明的孩子。”

九皇子冯真自从做了第一次善事后,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后来又单独出宫去了几次客似云来,因他已经成年,加上是杨皇后的小儿子,所以也没有人管束他的行踪,渐渐地,他成了客似云来的常客。

“小易啊,你母亲有好点了吗?”九皇子对着正在给他布菜的郑玉卿说,“上次给你钱,你又不要,你瞧瞧你这倔性子。”

“九公子多来吃饭,点名让小人给您布菜,小人就能多赚点钱。”郑玉卿笑着说。

“恩。小易啊,怎么本公子觉得你今日斑点比昨日多了些。”

“有吗?”郑玉卿摸着自己的脸说:“定是晒多了太阳,又长斑了。”

正在吃饭的九皇子冯真听她这么一说,一口饭笑喷了,问道:“你不是天天在这酒楼吗?哪来的太阳?说来也奇怪,你这斑,怎么天天不一样。凑过来让我瞧瞧。”

郑玉卿虽然一心想拉拢九皇子,但又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便又跪下说:“九公子就饶了小人吧,不要再拿小人脸上这块斑开玩笑了。”

“行了,跟你开玩笑呢,你也知道自己长得丑吧。”喜欢损人的九皇子笑着说。

“既然九公子嫌小人长得丑,那为何九公子还要找小人侍奉酒菜?”

“那是因为跟你在一起,我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美男子,跟我那些哥哥姐夫们在一起,你也看到了,个个都比我长得好似的,再说到我府上那些Y头,个个都是标致,哪有你这样丑的?”

郑玉卿笑了笑,没有说话。

九皇子又说:“你晚上不跑堂?昨晚我跟我五哥出来吃夜宵,王老板说你不在。”

“对,晚上我要照顾我的母亲。”

“哦,也是,你母亲好一点了吧?”

“谢九公子,我母亲的病一时半会是治不好的,需要长期用药治疗。”

“你家住哪里?需要些什么药?我从家里带给你。”九皇子突然又想做善事了,说来也奇怪,这个瘦弱的小厮总让他有种保护欲望,九皇子觉得这个小厮他长得又不好看,大多数时候又睁着眼睛说瞎话,可就是喜欢来见他。

“谢九公子,但无功不受禄,我会自己挣钱给我母亲看病的,再说,上次您那一百两,我还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