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第五章 学跑堂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290 2016-06-04 22:05:18

  “我年纪这样小,又这般瘦,谁能看得出我是女子?”郑玉卿道,“如若不这般安排,大嫂二嫂可还有更好的方法,让咱们这一大家子有饭吃,有衣穿,不用看人脸色?更何况如今母亲这样病着,不这样哪里有钱替她抓药?”

秦氏和众人都低下头去。郑玉卿又说:“如果各位嫂嫂和姐姐没有意见,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办。”

等秦氏跟众人离开后,墨竹对郑玉卿说:“小姐年纪这样小,却要挑起这样的单子。奴婢真是心疼小姐。”

“不这样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我自小身子不好,父亲与兄长离我而去,母亲又这样,我不振作起来支撑起这个家,我不甘心。”

“小姐这样懂事,老爷泉下有知也会感动小姐的一片孝心。但小姐切莫太过操劳,这几年你的身体才稍微好了一些,如若是……”

“墨竹,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定不会再倒下去。眼下咱们想办法让母亲恢复神志,四哥就是她的全部希望,眼下四哥就这么去了……”

“小姐,您别伤心了。眼下保重身体要紧。”

“你说的对,如果我病倒了,还要花钱看病。瞧瞧我这个以前从不知道钱的概念的人,如今也精打细算起来。”

“小姐,你说笑了,这是你懂事了。”

“嗯,不知道三哥在大堂哥那边怎样了。”

“小姐放心,三少爷跟着那边的大少爷定不会差的。”

郑家女眷按照郑玉卿的安排开始自力更生。黄妈妈与红梅除了做好郑玉卿交代的事情外,还轮着照顾精神失常的蔺夫人。

一大早郑玉卿便来到了客似云来报道。

“小小姐,你真的想好了?”王老板虽然已经答应了眼前这个小人儿的请求,但想着她年纪轻轻又丧父丧兄,其母又得病的情况,不禁非常同情她,也想帮帮她。

“想好了。王老板以后不要叫我小小姐了,王老板不嫌弃,可如同家父一般,唤我一声玉儿。”

“好,只是玉儿这名字太过女气,你在我这里跑堂,难免被人家查出真实身份,为了方便,你干脆叫我那乡下侄儿的名字,易之。”

“易之?好。”

“那我就叫你小易。”王老板笑笑说。

“谢谢王老板。”

头一年王老板没有安排郑玉卿跑堂,一是怕有人认出她来,二是到他这里来的都是贵客,王老板怕她手脚生疏得罪客人,便安排她在厨房学习,帮忙,但工钱也没少给。

郑玉卿这一年白天在厨房里学手艺,晚上便和她三个郑少卿在福丰的夜市里卖绣品。郑少卿经过一年的磨练,也成熟了很多,虽然他这个妹妹懂事,但毕竟是个女孩子,他作为留下来保护郑家女眷的唯一男人,特别心疼这个妹妹,尤其是他早几日听说了安丰侯府张家要退亲一事,非常气愤,既气愤张家趁火打劫,又气愤自己没有能力为自己的妹妹做点什么。

“三哥,你今晚有心事?”正在收摊的郑玉卿问道。

“没有。”郑少卿不想让郑玉卿知道张家的打算。

“骗人!说,你有什么瞒着我?”

“玉儿,你还是把客似云来的工作辞了吧。”

“为什么?这一年来,王老板对我可好了。我既能学手艺,又能赚钱养家,晚上还能和你出来摆摊,为什么要辞。”

“可你毕竟是个姑娘啊,哪有姑娘抛头漏面的,你本……本该在家里学刺绣,女工。”

“我的好哥哥,那些东西我也会啊,这一年我可真没闲着,我从两位嫂嫂处也学了些针脚功夫,要不然我怎么能头头是道地卖这些绣品?还有,我现在这个样子,谁看的出我是个女子,我是你的表弟易之。”

“可……唉,都怪哥哥没用。那些人欺人太甚!”

“哪些人?三哥,你说!”

“还不是那张家,我听说,他们要退婚。”郑少卿终于忍不住道出真相。

“哟,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就是退婚嘛,他们找过来了,咱们退就是了,但不能白退。”

“什么?你疯了不成?”

“我没疯,三哥,就如今咱们这落魄的样子,怎能配的上他张家的公子?”

“可是,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是我们家还没有落魄之前,父亲还是侯爷的时候,如今我这样子,说不定比不上他张家一个Y环呢。”

“胡说!我们的玉儿是最好的姑娘。”

“我自然知道我是最好的姑娘。行了,三哥,你别想这么多,他们赶来退婚,我就敢把婚退。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家,还不如好好赚一笔。”

“你又在计划什么?三个妹妹,就你鬼主意多。三哥可跟你说,不要胡来,我会请大堂哥帮忙,不让他们家退婚的。”

“不用,你跟着大堂哥好好做事就行,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走了,回家了。”说完,郑玉卿拉着郑少卿便往家里走。

这一年郑玉卿长高了些,但却还是很瘦,只是她的脸过于柔和,所以她在去客似云来做工的时候,总是把她的眉毛画的很粗,白皙的脸蛋上抹上一层暗黄色的粉,这样给人的形象是个营养不良的小童。王老板对她的懂事感到很满意,又见她好学,便开始让她从厨房出来跑堂,毕竟一年过去了,现在能把这个面黄肌瘦的她与之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她联系起来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客似云来是福丰有钱公子最爱来的地方,其中有不少纨绔是常客。郑玉卿最开始在大厅里学着其他跑堂的跑堂,慢慢做了三个月,王老板赏识她手脚伶俐,嘴巴又甜,便安排她跑包厢,她的月银当然也跟着上涨了,郑玉卿越做越有劲。

这天,客似云来生意特别好,几十位跑堂都忙不过来,眼见又来了一批贵客,要求一间最好的包厢,郑玉卿一见他们衣着华丽,便上前招呼他们进了客似云来楼上包间——天上人间,郑玉卿因为在厨房呆过,所以在各位贵客坐定后,就开始介绍菜谱,她正在非常顺溜地介绍菜谱,众人都把视线放在她身上,其中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看着这个面色有些蜡黄、滔滔不绝的介绍菜谱的跑堂说:“张姐夫,你还说这里怎么怎么好,本……少爷觉得就一般,瞧瞧这厮,面黄肌瘦的,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好在说话麻利。”

“九公子你真会说笑,张驸马只说这里的菜色不错,又没有说这里的小厮不错。”其中一位年轻公子说道。

在听到张驸马的时候,郑玉卿抬头看了一眼张固,心想:“原来他就是张固,我的杀父仇人!”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太过犀利后,她又低下头调整了下情绪,继续分析道:“刚才这少年喊他姐夫,那这少年岂不是皇子?九公子,九皇子?”郑玉卿又抬头打量了一下九皇子。

郑玉卿这些小动作都看在同来的太子冯阳眼里:这位小厮虽然面色蜡黄,但有双明亮而又漂亮的眼睛,看张固的时候他明亮的眼睛里明明充满恨意,而再看他九弟的时候,却透着惊讶,便开口笑道:“这位小兄弟倒不是一般的小厮,怎么盯着我的两个兄弟看呢?”

郑玉卿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后,便道:“小的刚来这里跑堂,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好看的公子,多有得罪,还请各位公子不要见怪。”

这话一出,在场的七八位世家公子都笑了起来。“瞧瞧,五哥,这还拍起了马屁呢,王老板真是会找人啊。”九皇子冯真又道。

驸马张固也打量了郑玉卿一番,但此刻郑玉卿低着头,一副挨训的样子,便笑着说:“你年纪尚小,他们跟你开玩笑的,好了,就按照我以前常点的那几个菜,退下,上菜吧。”

张固这番话,可就难倒了郑玉卿了,她可不知道她的仇人平时都点哪几个菜,正打算问清楚一下,刚打算开口,却被九皇子打断:“你这小厮不止人丑,还笨,你是不是不知道张姐夫爱吃什么菜?你这样,王老板还好意思安排你来招待我们?去,换个伶俐点的来!”

郑玉卿第一次在客似云来吃瘪,好在王老板没有怪她,反而让另一经常服侍这些贵客的阿福安排了饭菜,并让郑玉卿跟在阿福后面好好学怎么应付这些贵公子。

“这张驸马最喜欢的一道菜是咱们这里的烧鹅,今天生意太好,只有最后一只了,你也知道咱们这里的烧鹅,可是福丰一绝,当年王老板可是花了重金把配方买回来的。”阿福一边准备张驸马常点的几个菜,一边又说,“至于其他少爷公子,咱们啊,就把咱们店最好的给他们上,他们可不是差钱的主。”

“阿福哥,你真厉害。这些少爷公子的爱好你都知道。”

“其实我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你才开始跑堂没几个月,以后积累了经验,慢慢就知道了。”

“谢谢阿福哥。”

“来,帮我把这些菜肴端上去。”

“好咧。”

郑玉卿跟着阿福又来到天上人间包厢,九皇子一看郑玉卿又进来了,便说:“不是说了要换几个伶俐的来嘛,你个瘦猴子怎么又进来了。”

“九弟,你这是怎么了?不要为难一个跑堂的孩子。”太子冯阳为郑玉卿解围道。

郑玉卿感激地看了冯阳一样。冯阳笑了笑。九皇子冯真不乐意了,便说:“什么孩子,五哥,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阿福见状,停下上菜的动作,马上笑着说:“这位公子息怒,小易他年纪小不懂事,得罪了公子,还请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

“我不是什么大人!他是不是小人我就不知道了!本公子一向只喜欢长得漂亮的,搁着他在这里,小爷我吃不下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