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6-04上架
  • 616859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郑家女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3866 2016-06-04 22:05:18

  新息侯府玉苑内,住着侯爷郑荣的幼女郑玉卿,这位小姐是郑侯爷最宠爱的夫人蔺夫人的女儿。这蔺夫人是侯爷娶的继室,祖上也是读过书的,知书达理,因生的貌美,颇得侯爷喜爱,生下长子郑客卿后,又生得幼女郑玉卿,只是这两兄妹自出生后,身子都不大好,尤其是幼女郑玉卿,五岁以前基本上是三天两头泡在药罐子里。好在其父郑荣为开国功臣又得圣上封爵为侯,而两兄妹又颇得侯爷喜欢,所以下人们对这两位公子小姐特别小心地伺候,这两年这两位公子小姐身子才有所好转,但下人们也生怕伺候不好,这两位病弱的尊主一个不小心加重了病情导致他们脑袋搬家。

  “墨竹,小姐还在读书吗?”其中一个模样端正的Y环问另一名站在门口的俏丫鬟道。

  “红梅,你小声点,小姐读书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墨竹小声地对问她话的人道。

  这二人便是侯府五小姐郑玉卿的贴身Y环,是郑玉卿的娘亲蔺夫人给她挑选的。侯府原配夫人早已去世,如今侯府上下都由继室蔺夫人做主,这蔺夫人除了疼爱她出的一双儿女外,对郑侯爷的其他子女也非常好,所以侯府上下都尊敬她这个当家主母,再加上这蔺夫人能识文断字,也算是郑侯爷的一朵忘年解语花。

  “夫人说了,小姐身子弱,不宜长期伏案读书写字,你忘了嘛?”红梅小声地对墨竹说。

  “自然没忘,只是你是知道咱们小姐的,哪有一日不读书写字的。你我还是站在门口再等一下,再进去唤小姐。”墨竹拉着红梅说。

  “咱们侯爷将门出身,其他院子里的几个少爷也都跟着侯爷在挣军功了,只可惜咱们夫人的两个孩儿都身子弱,也是因祸得福,咱们侯爷好像更喜欢四少爷和五小姐呢!”

  “红梅,小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你不要乱嚼舌根。如今天下初定,少爷小姐爱读书,对于侯府来说只会是件好事,咱们侯爷随着圣上夺天下,功不可没,要是以后四少爷能考上状元,咱们侯府岂不是文武双全了吗?”

  “我自然是知道这些,可是你看咱们小姐,作为侯爷的幼女,尽管身子弱,但却是侯爷的掌上明珠,而且小姐又定了安丰侯府的小公子,眼下应该少读书写字,养好身体,以后好相夫教子。”

“说什么呢?小姐如今还不到十岁,离嫁到那安丰侯张家还远着呢。你可千万不能让小姐知道你有此番想法。”

  “也没几年了,我听夫人说那张家可不是好相与的,公主都尚了几个,有了公主做长辈与妯娌的,咱们小姐这样的身体怎么跟她们斗呀。我这是为小姐好,咱们小姐虽然生的美,但也不能总是呆在闺房做个病美人啊。我老听夫人说,咱们小姐虽不用做嫡长房的媳妇,但就算是任何一个张家人的媳妇都不是好相与的。”

  房内正在读《春秋》的郑玉卿听着门外两个Y环的对话,便把书放下,她虽然不足十岁,但她身体不大好一事,已经成了侯府人尽皆知的事了,她也不甚在意,只是郑侯爷和蔺夫人特别紧张她的身子。她父亲又在她五岁的时候给她找了一门亲事,在外人看来门当户对的亲事,她的母亲却担忧她性子清冷身子又不好,以后嫁过去会要吃亏,便白日里总是让她两个Y环留意着不让她老是念书写字伤了身子。墨竹与红梅是蔺夫人一手培养出来帮衬她的,像她这样的生在侯门的嫡女,以后定是嫁给公侯之家做媳妇,手头有两个伶俐的Y头也是好的。墨竹性格沉稳,红梅性格泼辣,这一动一静的也得郑玉卿喜欢。只是眼下郑玉卿担忧的是,早几****母亲与她说的她父亲要领兵出征北边的蛮族一事,不知怎的,她一想到此事,小小年纪的她便有些心情不顺畅。

  “墨竹、红梅,我要去见夫人。”

  两个Y头一听,便马上进屋给郑玉卿收拾,就去了蔺夫人的院子。

玉儿怎么来了?可是念书念累了?”蔺夫人宠溺地摸着小女儿的脸说。

  “娘亲,早几****听您说爹爹想要出征,这几日定了没有?”

  蔺夫人愣了一下,她这个女儿,小小年纪,却比她的大儿子郑客卿还要懂事,原先蔺夫人是考虑到以后她的小女儿要嫁进安丰侯府,从小就把她带在自己的身边,亲自教导她后院的事情,平时也会讲一些宅院外的东西给她听,慢慢地,母女两无话不说了,女儿的乖巧、聪明伶俐都深得她的心,便说:“你父亲年纪大了,我劝他不要再出征了,但他却说,他戎马一生,只要一刻还能走动,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像个女人一样留在宅院。”

  “嗯,娘亲就算是为了我跟哥哥也要再劝劝父亲,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

  “我自然是知道的。你父亲那个倔脾气哪里肯听我劝。就说上次,他生病,梁驸马来看他,他都不给人家好脸色,我说他,他却说,他与梁驸马的父亲是生死之交,梁驸马只是后辈,他为什么要给他好脸色。哎……”

  “啊?父亲太糊涂了。如今天下已定,娘不也常跟我们说,这些王孙贵族咱得罪不起吗?”

  “你父亲这个耿直的脾气,我看不是一会能改得了的。只希望这次圣上念在父亲年老的份上,不批准他出征。”

  母女二人正说着体己话,外面就有婆子报:“侯爷回来了。”不一会儿,就见一五十多岁的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入蔺夫人院内。“夫人!玉儿也在?”

  “爹爹,您好久都没来看玉儿了。”郑玉卿作为郑荣的幼女,又生的好看人又乖巧,自小就比别的姐妹更得郑荣喜爱。

  “哈哈,好玉儿,爹爹昨日太忙了,回来的时候,玉儿已经睡了。这样,爹爹明日带你和你哥哥去街上吃好吃的。”

  “爹爹说话算话!”

  “好了,侯爷,玉儿和客儿都身子不大好,您一直这么惯着他们。他们以后可要无法无天了。”

  “怎么会?夫人,谁敢说咱们的玉儿和客儿无法无天?他们俩啊,比起他们的堂兄严卿,可是最听话的孩子了。”这郑严卿是郑荣大哥郑达的长子,现已三十多岁了,官至都尉,但却爱结交些郑荣看来不务正业的人,一天到晚花天酒地。

  蔺夫人也听说过大房的这位郑严卿的事情,便笑了笑,说:“侯爷今日特别高兴?”

  “是啊,夫人,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圣上批准了我的奏折!”

  蔺夫人虽面上带着微笑,但内心却戈登了一下,便继续说:“是同意侯爷领兵出征?”

  “正是。夫人你替我准备下,我五日后就出发。”

  “玉儿不要爹爹出征!玉儿要爹爹陪着我们!”一直站在一旁的郑玉卿不悦地道。

  郑荣对着这个娇滴滴的幼女无奈地摇摇头,把她搂在怀里说:“爹爹也舍不得离开玉儿,但爹爹是个军人,玉儿乖,等爹爹出征回来,定好好陪你们!”

  第二日郑荣果然言出必行带着郑客卿和郑玉卿一同上街,兄妹二人虽然不似早年体弱,但身上的疾病总是反反复复的。郑荣看着这双长得与蔺夫人颇为相似的小儿女,两个小娃粉雕玉琢,尤其是他的幺女,模样最是他五个女儿里面最周正的,心思又玲珑讨巧,让他时刻挂念在心上,只要是能让她高兴的,他都会满足她。

  郑荣带着他一双儿女来到了烨朝帝都福丰生意最好的酒楼“客似云来”。

  “哟,侯爷,小公子、小小姐,楼上请。”酒楼王老板一见郑侯爷带着一双儿女踏进来,立马就亲自上前招呼。王老板一直很欣赏郑侯爷这样保家卫国的侯家,对郑家军的威望也早有耳闻,再说,郑侯爷也不是第一次带他身边的这对小人儿来他家吃饭了。

  王老板把郑家父子三人领进二楼一间临街的雅间,郑荣点了些好吃的给一双儿女。“爹爹最好了,可惜娘亲没有跟着咱们来。”郑玉卿依偎在郑荣旁边望着郑荣说。

  郑荣宠溺地点了点郑玉卿的头说:“你娘亲不像你这么馋!”

  “爹爹,妹妹,我们可像以前一样点一些好吃的,给娘亲带回去呀。”坐在郑荣另一边的郑客卿道。

  “嗯。客卿最是孝顺的啦。对了,你们娘亲说,你俩身子弱,所以今日你俩谁也不要想着让为父带你们去市集了啊。”

  “爹爹,这都出来了,您就带我和哥哥去看看外面的人怎么生活的吧。”郑玉卿不甘心地说。

  “不行。早知道你鬼主意多,你若想看外面的人,”郑荣说完,指了指开着窗户说:“站到那边去看,这下面车水马龙的,你想看什么有什么,外面乱着呢,可不能随便出去。”

  “真的?”兄妹二人来到窗边,果然看到福丰的街上人潮熙熙攘攘。二人看了一会,又回到他们父亲身边。

  “怎么了?”

  “爹爹,没意思。既然不能出去逛,那咱们早点回家吧。”郑玉卿早几日看了一本讲述平民百姓生活的书,原本只想有机会到集市去过一把讨价还价的影,但这些年,她的父母从来不让她与外面的人接触,她也只好下次再找机会了。

  父子三人吃的开开心心,郑荣带着一双儿女下楼来结账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他的侄儿子郑严卿,见他又与一群福丰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摇了摇头,郑严卿也看到了他叔父,便上前行礼。

  “真巧,没想到今日叔父也在这楼里吃饭,玉妹妹和客弟弟也都来了。”

  郑玉卿与郑客卿立马也礼貌地喊了一声:“大堂兄好。”

  郑荣叹了口气说:“你如今官至都尉了,你不要只顾自己快活,咱们郑家什么时候出过你这样的纨绔,你应该修身养性,好好在家里修身养性,你天天这样花天酒地的,我大哥怎么都不说说你?”

  “叔父说的对,侄儿以后一定改,我父亲也说我,但……”郑严卿笑了一下,又说:“您知道我啊,就是割舍不下这些爱好。还望叔父不要告诉我父亲。小侄感激不尽。”

  “嗯,你大了,我也管不着了,你好自为之吧。”

  “叔父慢走!”

  等郑严卿回到饭桌的时候,饭桌上比较年轻的驸马张固问道:“严大哥,早几日听梁姐夫说,侯爷会训人,今日一瞧果然如此,瞧瞧,都把你训焉了。对了,他旁边的那对小男孩倒是长得粉雕玉琢的,是你堂弟?小模样倒是挺好的。”

  “驸马说笑了,我叔父是刀子嘴豆腐心。哦,那两位是我的堂弟堂妹,说出来你们以后还是亲戚。”郑严卿坐下来喝了一口酒道,“那小姑娘,正是你家那位那位小堂弟张标的未婚妻,我堂妹郑玉卿。”

  “姑娘?明明是两个小男孩啊。”饭桌上另一个人也说道。

  “哦,那个个头小一点的是我的小堂妹,玉儿,她是叔父的掌上明珠,生的也是我郑家这些姐妹中最美的一个,我那小叔母怕她女儿装出来不方便,所以才做如此打扮。”

  “没想到一生戎马粗狂的郑侯爷,倒生出来一对玉人,我那堂弟有福了。”张固道,“玉儿,这倒是人如其名啊。”

  “驸马谬赞,不要说我叔父了,咱们今天可是来吃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