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打听月沐婷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719 2017-06-20 20:25:01

  东隅找出一套浅绿色的衣裙拿给风玖瑶。风玖瑶点点头。桑榆提着水桶走进来,倒进屏风后面的木桶里。来来回回几趟木桶就满了。桑榆径直走出去。

  风玖瑶打个哈欠脱衣进了木桶。坐在捅底水堪堪到了下巴,在一点就能淹到口鼻了。

  东隅拿了花瓣过来撒进桶里。风玖瑶手波动几下,又打了个哈欠。

  这澡风玖瑶洗的睡着了好几次,差点没给自己淹死。要不是一边还有东隅在,帮她洗时照看着,她只怕真真是要入地狱了。

  “哇,小东隅手法好轻柔哦。”

  东隅帮风玖瑶擦着头发道:“姑娘可别,您头一回让东隅帮您洗澡,您可到好,睡着几次,难怪是让东隅帮您了。”

  风玖瑶讪笑,又打了一个哈欠。

  东隅见此劝道:“姑娘乏了再睡会,何必出去?”

  东隅在风玖瑶背后擦头发,自是看不见凝视水面的风玖瑶暗沉的眸子。

  不消一刻,风玖瑶就已穿戴好衣裙出了房门,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自从花琰一个眼神“轰杀”了秋千以后,那废墟很快被他派人清理,重新填了土;并且勒令不许再给她弄什么秋千等有危险的玩意。

  风玖瑶笑了笑,看桑榆倒完水出来,便带着桑榆东隅去了正院。

  花琰让侍女拿了盘芙蓉酥等好些宫廷糕点到院中,和月沐婷移步到院子石桌凳上谈。

  风玖瑶过来时看到的是花琰月沐婷两人在院中闲谈,不知是月沐婷说了些什么,还是花琰说了什么,就见月沐婷以袖掩面似是浅笑,而花琰也是笑出声来。

  一时间,风玖瑶直接停下脚步。

  桑榆东隅自然跟着他一起停下。东隅看见了院子里的事,皱了眉毛。

  “姑娘。”

  风玖瑶面色不变,微笑还是微笑。转身,不再打算进去。

  东隅不解,回头看了一眼,跟上桑榆已经跟去的脚步。

  花琰若有所感应一般朝这里看了一眼。只是风玖瑶有意隐去自己,所以,纵使风玖瑶的背影还在花琰的视线里,花琰真实得到的信息却是,那里没有人。

  风玖瑶一路去了王府后门,那里的侍卫一见是风玖瑶,老早就得了命令,这姑娘王爷护着,随便她做什么。所以倒也没阻拦,打了个招呼看着三人出了门。

  东隅跟着风玖瑶来了一家酒楼,小二迎上来:“客官里面请,客官您要点什么?”

  风玖瑶走到大堂最偏远的一处桌子旁道:“有鱼吗?”

  “有!客官您要糖醋鱼还是红烧鱼?或者清蒸?”

  “烤鱼。”

  “哟,客官说笑了,哪有来酒楼吃烤鱼的?”

  烤鱼那是野外的吃食,一般的酒楼不做这种玩意。

  风玖瑶翻个白眼,“红烧鱼,醋溜土豆。你俩要什么?点一个。”

  后一句问桑榆东隅,桑榆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想点。风玖瑶眼神看向东隅,东隅心一凛,随便报了两个菜名打发了小二走。

  三人坐下。东隅便憋不住:“姑娘,那个...”

  她原是想劝风玖瑶不要在意那个突然来的女人。哪曾想风玖瑶在她开口那一刹那就一眼看过来,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闪着光芒倒让东隅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风玖瑶转头问:“月沐婷,是谁?”

  桑榆闭上眼睛,好似在哪里听过一样?

  睁开眼睛:“玛月国的十三公主。”

  东隅眨了眨眼睛,接着:“听说这公主的母亲不知为何,生下了女儿,却母女都被打入冷宫。在这公主三岁时,母女二人有被召放。后来,说是被送到了奇华国娘家这里抚养。不过属下记得当时查什么的时候,连带着这公主也差了一点。”东隅仔细想了想又道:“那公主刚被送出玛月国就遭到了追杀,阴差阳错之下,还流浪到奇华国,据说,被一位皇子,抚养过...”

  东隅说到后面,声音越发小。东隅有点忐忑的看着风玖瑶。

  风玖瑶笑了笑,让东隅继续。

  东隅咽了口唾沫继续道:“这事据说当时奇华国的先皇还在,收到玛月国皇上来信,信上内容是什么没查出来。就是奇华国皇帝这边令那位皇子好好照顾这位公主。后面的,就没查了。好像与当时的任务无关。”

  东隅端起小二之前倒上的水喝了一口,看着风玖瑶:“那位皇子,就是”

  “现在的绝王——花琰。”风玖瑶微笑着帮东隅说完了话,“是吧。”

  东隅又喝了一口水。

  桑榆一时之间倒也是震惊了。

  风玖瑶闭上眼睛。那次问了花琰,没问出什么不说,到看着像是要吵起来一样,当时的气她还压着呢,看花琰好像很不愿意提这件事一样。她还记得,哪次雪苒国离别前,清茵讲了自己的经历后,花琰专门问了一个人,那人就是月沐婷。那次后,她就记下了“月沐婷”这个名字。那个女孩,是月沐婷吗?

  东隅担忧的看着风玖瑶:“那个女孩,是月沐婷?”

  风玖瑶摇了摇头。

  桑榆东隅都知道,这不是说“不是”,而是,不知道。可看目前,怎么觉得都是“是”的可能性大。

  一顿饭吃的心烦意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