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清林进言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241 2017-05-27 23:23:41

    花琰抱着女孩坐会马车笑到:“行了,起来了。”

  风玖瑶抬头果然看见的是熟悉的马车内部,松了一口气打了花琰一下来表示自己的抗议,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

  “五月份太后寿辰。”

  风玖瑶愣了下,“太后?贵庚?”

  “三十几吧?”

  风玖瑶语噎,三十好几……办个哪门子的寿辰啊!

  “毕竟是太后,再年轻,也要按照规矩来。”况且,这寿辰可不仅仅是寿辰。

  风玖瑶可是不懂那些弯弯道道,只纠结那什么“规矩”,怎么?这个历史上不曾见过的朝代,还有这稀奇的规矩?当了太后就要办寿辰?

  花琰低头神情有些严肃:“这几年,虽说瑨儿也收回不少权利,但近十年的太后专政威压还是摆在那里的!到不是太后必须办寿辰;而是她想办。”

  不是必须办,只是人家想办!

  风玖瑶明了的点头,歪头靠着花琰的肩膀蹭了几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休息。

  花琰喉咙发痒,咽下几口唾沫闭上眼睛打起坐来。

  太后野心过大,妄想以婚约束缚他。今日本王反抗了她,心里铁定是不服气的;若要她知道今日本王还带了风玖瑶进宫,行为举止亲密,太后一定会将爪子伸向她的。

  这么想着,花琰睁眼看了下靠着自己肩膀睡着的风玖瑶。勾唇笑了笑,随那女人弄什么!本王要护的人,岂是你动得了的!

  等马车行到王府门口,风玖瑶也没有醒过来的意向,花琰笑几下抱起风玖瑶提脚飞身进了王府,几个移动就到了歆苑。花琰落脚至地面,桑榆东隅立即停下手中的活走来。花琰没有多停留什么抱着风玖瑶快步踏入房间放上榻,盖好被子,温柔的在风玖瑶额头亲了一吻,便离开了。

  风玖瑶嘴角带笑很快进入梦乡。

  花琰回去自己的书房处理正事。清林已经像他禀报了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事,他又想起了那起孩童丢失的案子来了。花琰拿出一个本子翻看,上面记录了这几年来的一些黑暗组织,他正依依排查,那些有可能会干这种事情的,重点派人去看看。

  清林一旁还在补充着一些组织信息。

  门外的侍卫传话来:“主子,月公主求见。”

  花琰翻看的手一顿,说了一句:“请她去大殿。”末了又补充一句:“好生伺候着。”

  怠慢了玛月的公主可不成!

  清林一旁张嘴又闭,抬起了头又像想起什么一样低下去,来来回回几次,绕是花琰想忽略都难。

  “有话直说。”

  清林听言,走到花琰面前单膝跪地左手捂胸口。

  花琰眼神一冷,面色不免严肃起来。

  清林的姿势,是他定下的拜见标准姿势,一般用来重大场合或是请罪时才用。当下清林竟然用了出来,看来是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很可能惹了花琰不悦,先请罪了。

  花琰放下本子坐下,“说。”

  一个字威严已经显露。清林这下没拖拉,直言道:“属下自知主子对公主的好与在乎。只是主子,她,曾欺骗于你;伤害于你,虽说伤害也是无意带来的,可终究如何,如今细想一下竟是有些心慌;此为一。玖瑶姑娘虽是神秘难测,对主子有所隐瞒,但这么久以来并未发现她对主子有任何不利,哪怕主子故意留有破绽也未见其上当;纵使不知真假如何,但平心而论,属下接触沐婷小姐三年与接触玖瑶姑娘几个月来看,竟是偏向玖瑶姑娘多一些。望主子三思。”

  清林语罢后,空气仿佛都静止了一般,花琰未动未语,清林自是不敢起身亦不敢动,保持着请罪姿势腰背挺得板直。

心零时

  么么哒~(^з^)-☆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