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花琰回来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504 2017-04-17 23:23:47

  清林点头应下,问风玖瑶:“让太医来看看吧?”

  风玖瑶摆手不用,开什么玩笑?痛经而已,这点小事都要用个太医也太严重了点吧?东隅端着一碗甜枣过来,风玖瑶拿起一个放嘴里嚼着。

  没一会儿桑榆来说热水烧好了。

  风玖瑶便要洗浴了,清林欲言又止,退了出去。

  风玖瑶站在空木桶里,从另一个小桶里舀了热水淋到身上。也亏着是奇华国这冬季如春似的温度,不然还得冷死了。

  等风玖瑶用完桑榆烧完的水出来换上衣服,擦着头发躺回太妃椅上。也不知是太累还是怎么的了,风玖瑶沐浴着暖阳,捂着舒服了一会儿的肚子睡着了。

  东隅捡起掉在地上的毛巾抖了几下就要帮风玖瑶擦头发,抬头看向苑口。

  银云漂浮在玄色锦袍上,绛紫的腰带勾勒出男子挺拔的腰身;长腿一迈黑色长靴竟是缩步而行,几十步的距离两个呼吸就到了身前。剑眉带笑的眼眸看着风玖瑶,眉宇间遮掩不住的疲倦与勾起的唇角印在这张麦色英俊的脸庞上,几缕碎发从束起的发髻中掉到眉毛眼睛上显得有些不羁。

  “王爷回来了。”

  来人正是一路风尘仆仆的花琰。

  花琰带着展犁坤回去展凤国送到王爷家,看望了自己朋友小住几日找了要祝贺的稀有药材后就要返回时,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可展犁坤这臭小子死活要跟着过来,分明半月的惩罚才刚完没多久,还是因着花琰薄面减到半月,不长记性的还要乱跑。

  花琰心念某个小姑娘,小孩又实在照顾麻烦,要推脱了吧,朋友发话:

  “你给他带着去吧。没事!这小子好养活,保证一日三餐能吃饱就行。”

  “本王急着赶路。”

  “没事,你给他扔后面自己先走都行!”

  朋友小声道:“这小子死活要去也好,免得哪天有拿了什么东西乱跑一遭,跟着你去好赖知道有人看着,免得再操心。我这才有心思去找人。”

  花琰听言思索几秒直言:“我这一路还赶得急,不然就是给他先丢给属下自己先走了。照顾不当是难免的,你若不介意,那我带个小鬼头也不算什么麻烦事。”

  朋友点头让花琰带着展犁坤走了。

  花琰回来着实是把展犁坤留给属下自己带着清林另外两人一路狂奔而归。

  七天后总算赶到了国都,告诉了清林,没让告诉风玖瑶。这才有刚刚清林的欲言又止。

  花琰驾马到府门口,跳下马衣服吃食也没来得及收拾直奔风玖瑶这儿。来到了又不自觉放慢脚步生怕惊扰了小姑娘。远远一看,风玖瑶湿着长发就睡着了。运用缩步之术很快进到身前才看清,小姑娘蜷缩着身体,眉毛微微皱起,似乎有点难受的样子。

  拿过东隅手上的毛巾看一眼,见沾有泥土,让东隅洗了换条干净的来。东隅转身回房子。

  迟来的清林前来向花琰报事,花琰一台手表示一个噤声的动作,自己手拢起风玖瑶垂着的润发一手握成一束,另一手弯曲梳理头发。

  清林没再出声。

  暗卫只是目瞪口呆恨不得马上眼睛凑上去看清楚那站着的男人是不是花琰,是不是他们的绝王!他们的主子不算残暴却也绝对跟温柔搭不上边!可是再看现在?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是什么?那温柔的动作是什么?最诡异的,这一幅美人小憩硬汉揽发图竟是出奇的和谐与温馨。

  东隅拿了毛巾过来见花琰亲手拢发梳发的,心底颇为浮动。

  花琰拿了毛巾慢慢擦拭湿发。

  “她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

  花琰是在问清林,他让清林照顾风玖瑶,如今自己回来却是这副不健康的样子,自是拿清林第一个开涮。

  清林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于心脏上:“回主子,是属下办事不当,愿受罚。”

  “先不论这个,她怎么了?”

  “……这,属下也不知……。姑娘不许属下叫太医,也不告诉属下是怎么了。”

  花琰擦头发的动作一顿,眼神凌厉飞过去,却在没出声。清林就那么跪着,花琰依旧帮着风玖瑶擦头发,东隅挠头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了,转身去看桑榆哪里可有帮助的。

  然而,风玖瑶在东隅刚迈出几步就醒来了。看见东隅站在一边,自己又能感觉到头发被人擦拭,看看东隅又看看自己,稍微思考一下后风玖瑶连忙回头看,果然是自己总是想着的男人。

心零时

女孩来例假最好不要洗盆浴哦,多喝热水,多吃枣,不要吃辣吃凉。别说自己不疼,日后有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