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连个老鼠都没有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417 2017-04-15 23:34:20

  清林带着风玖瑶三人去了发现婢女尸体的地方。

  虽说已是冬季,但奇华国一年四季温度差异不大。譬如刚入冬的风玖瑶只是多添了几件短衫长裙的,如同别国的秋天一般。何况已经是午时了,阳光正暖,只是这会子,风玖瑶竟有一种冷风飕飕的从身后吹来,回头看却是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清林早已让人清理了现场。王府内部知道此时的人尚且还少。风玖瑶仔细盯着清林站的位置,又四处看看。一面墙下立着一水缸,水缸边几株小草。

  风玖瑶走过去凑近看了下。水缸里只有三分之二的水,手伸进去有些凉。

  清林见风玖瑶看着那水缸,走来解释:“这水缸原是用来方便厨房用水的;只是后来开了个水渠,这水缸渐渐的不怎么用于厨房用水了。不过倒是有人添水。”

  风玖瑶眯了眯眼。直觉告诉她,这水缸有问题,只是,哪里呢?风玖瑶又看了一遍水缸,忽然瞥见水缸后的小草,蹲下看了下,根茎处绿黄交错。在这不冷的冬天来说,这是个正常植物即将凋落的象征;但在风玖瑶看来,这就不一样了。

  风玖瑶摘下一支茎草拿在手里把玩几下,在拿到眼前看了下,果真出了点问题。

  “这草……”

  清林忽然看见那草茎比之底下它的同簇草叶,更加翠绿。

  风玖瑶讲草茎放入嘴中咬碎。这一下可是吓到了周围的三人。还没来得及阻止风玖瑶就打了个响指说道:“果然是有问题。”

  清林上前道:“姑娘还是先随属下去看下御医吧。”

  风玖瑶眨了眨眼睛,疑惑不解,她的身体很好呀,为什么需要看医生呢?

  东隅则是赶紧拿下,风玖瑶手里捏着的绿草给了桑榆,桑榆握在手里须臾张开,只留下了渣渣。

  风玖瑶抽了下嘴角,摆手拒绝:“不用不用,我没事。这草毒性我知道怎么解决。”开玩笑呢,御医那些迂腐的家伙们,要是真让他们看了她这体质还得了?

  见三人还是不放心的样子,风玖瑶微笑又带点严肃道:“小瞧我可就惨了。”

  未再多话,转身伸手进了水缸。

  三人脑子因为风玖瑶的话想起了别的什么。

  “清林,可有小白鼠?”

  清林微怔,“小白鼠?急要的话,可以去村里看看有没有,不过不一定是白鼠。”

  风玖瑶手捧起一掌水翻到缸外,水落到地上,“什么哟?王府连个老鼠都没有啊?真是的!”

  东隅无奈道:“姑娘啊,王府要是有老鼠才稀奇。”

  “啊?”风玖瑶手摸向水缸边缘,听了东隅的话先是诧异随后立即反应过来。倒也是,王府都有老鼠了,那世界上就发鼠灾了。

  “无所谓了,老鼠也行,记得要活的。”

  清林应下,没问用老鼠做什么。桑榆感觉到旁边气流似乎有些许不同,却是没有出声全当不知道。能在王府里面弄出这动静,怕也就是王府内部暗卫了。

  风玖瑶收回手甩了甩手上的水,忽然停下动作,眉毛微微皱起,阳光下,可以看到风玖瑶从额头碎发中流出的汗水。

  “姑娘!”东隅上前扶住风玖瑶。

  “!”旁边气流又是一阵异样。

  桑榆握紧拳头。

  风玖瑶靠着东隅,东隅以为是刚才的草茎毒性上来了,急得就埋怨:“看吧看吧!毒性上来了,看你还乱吃东西!”

  清林脸色一凛。这个被主子宠着的人儿要是在他的照顾下出点什么事,他的皮怕是要掉三层了。不会的,这女孩之前还看出了那么毒的药,能知道那般稀有而剧毒的药,不是从小学医便是染毒,不论那种,身体的抗毒性都很强才对。

  清林之前想起了那次旅馆,那盆很快结束美丽的鲜花。

  风玖瑶摇头,抬头在东隅耳边呢喃几句。东隅一愣,要背风玖瑶风玖瑶拒绝了;直得叮嘱桑榆赶紧回去烧热水。

  桑榆看一眼风玖瑶,又看一眼东隅,转身轻功回去了。

  东隅揽着风玖瑶给她支撑,告诉清林先会苑里。清林自是一路护送。

  风玖瑶躺在椅子上,才告诉清林老鼠带来了放在小笼子里养着,吃什么都行,水只能喝厨院水缸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