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王府出事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464 2017-03-19 23:17:55

  一晃眼,又是一星期过去,天气也是逐渐变冷了些。风玖瑶抱着毯子躺在院里的躺椅上晒着太阳。这几天都是早晚冷中午暖和,太阳暖洋洋的照的人懒懒的,不似夏日烈炎灼热,不像冬日没温度一般。

  东隅坐在一旁的秋千上,脚尖点着一处地方小幅度的晃动。桑榆在另一处扎马步。

  对于桑榆的放松方式,居然是练武,风玖瑶捏了捏鼻梁无话可说。风玖瑶伸手拿了一块儿桂花糕坐起来小口吃下。

  忽然,风玖瑶吃的动作放慢了许多,咽下嘴里吃的这一口,放下了手里的半块儿桂花糕下地走到东隅跟前。

  东隅抬头看着风玖瑶,露出疑惑的表情,安静地等着风玖瑶说话。

  “哪个……恩……”风玖瑶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瞥一眼不远闭眼睛扎马步的桑榆,拉过东隅的手在手心里写字。

  东隅感受笔画默念处几个字后连忙站起来看着风玖瑶,风玖瑶点头。东隅拉着风玖瑶回了房间,叮嘱桑榆不许进去。桑榆睁眼看了一眼俩人闭上眼睛。东隅知道他听到了。

  东隅拉着风玖瑶进了自己的房间。

  与风玖瑶的房间没什么不同,就是装饰品少了些。风玖瑶房里有盆栽香囊点心;东隅这儿,床、屏风、椅子桌子等等生活必需品倒是都不缺,就是少了些装饰,显得冷清。

  风玖瑶坐下看了一番开口有些嫌弃道:“东隅,你住在这里行吗?舒服吗?”

  东隅翻着东西头也不回:“东隅这里很好呀,房间大,衣物被子也不缺。其实啊,东隅这里可比一般下人房间好太多了。他们大概就是一间稍微大一些的房子,像桑榆东隅这种带内室的,待遇很高了。”

  风玖瑶歪着脑袋,这里看着好冷清啊。

  东隅终于找到了什么东西一样,站起腰手拿一个包袱走过来。将包袱放在桌子上,自己解开包袱拿出一个厚厚的布条。风玖瑶看着这玩意儿,无语仰头,拿起来走出去:“我去换上。”

  这布条,就是垫癸水的东西了。她拿的,用完了,这才找东隅要了个。不过,至少这玩意儿的到来,说明几月前,她与花琰没有搞出人命来。

  风玖瑶伸伸懒腰走回躺椅上躺着了。

  阳光暖暖的,她竟是又想念起花琰来了。

  扎马步的桑榆忽然睁眼,眼神中的冷冽让注视他的东隅都是一抖。她只见过这种眼神一次,是在她几年前再遇到他时,他救下她后对敌人露出的眼神。

  弑杀且阴冷。

  桑榆站直走向睡着的风玖瑶,东隅连忙走过去。她有些害怕。

  “怎么了?”

  东隅看桑榆站在风玖瑶身边先一声问出来。

  桑榆看着东隅,“有血腥味。”

  东隅嘴角一抽,示意桑榆跟她去另一边。桑榆看一眼风玖瑶,跟着走过去了。

  东隅含蓄一点的说出风玖瑶身上有血腥味的原因,桑榆却是皱了下眉毛:“站在这里,血腥味多了些。”

  东隅瞪了眼睛。按理说,站在墙边这里,远离了姑娘,血腥味该是少一些才对;然而,现在桑榆说更多了,那么……

  桑榆看到院子门口的清林管家,拍了拍东隅示意门口。

  东隅看过去看了一眼就对桑榆说了句话往风玖瑶那里走去。

  “你先去问下清林管家来做什么。我去叫姑娘。”

  东隅拍醒风玖瑶,风玖瑶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怎么想着想着还睡着了?悄悄抹了下嘴,还好没流口水。

  “怎么了?”

  “清林管家来了。”

  风玖瑶看向院子门口,清林和桑榆正在往这边走来,没几步就到了。

  桑榆站过来和东隅一起站在风玖瑶身后。风玖瑶坐起来盖好毛毯:“清林不到用膳时刻可是很少来的哟,何况距离用膳还有些时辰。”

  清林没有陪着风玖瑶多聊,郑重道:“府里,有些事情,风小姐近日多加小心。”

  风玖瑶看出清林的严肃,也端正了姿态问:“怎么了?可方便明说?”

  清林脑袋转几个弯。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但眼前的女孩并非普通人,并且这女孩,王爷也说过,不简单;绕是如此,王爷也是信任的。既然王爷都信任她了,他就是不知道理由,可是相信他的主子却是他的本分与职责。

  清林抬头严肃道:“府里厨房那边,死了一个婢女。”

心零时

癸(gui)水,女孩月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