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东隅荡秋千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283 2017-03-14 13:40:02

  风玖瑶吃完几盘菜,整合了一下俩人的故事,放下筷子快步走到梳妆台那里,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袱。风玖瑶从几身衣服底部拿出一封信来。拆开拿着几张纸快速浏览。

  ……

  “瑶瑶,娘走了。”

  不是!

  ……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缘由,都无需向任何人下跪!”

  不是!

  ……

  “世上蛊术并非只有娘会。所以日后,瑶瑶若是遇到还有会此术的人,尽可能避开了。”

  ……

  风玖瑶看到这里,心底肯定道:“就是这个!”

  桑榆东隅站起来对视一眼,东隅开口:“姑娘,怎么了吗?”

  风玖瑶拿着那几张信纸笑了笑,“没事,这事儿,有点头绪了。”风玖瑶再看了一眼娘留下的那句“避开了”,叠好收起装回信封里。

  “你说,那位座上,养着奇怪的虫子?”

  桑榆点头,“恩,总部就在深山中,那些虫子养在一些山洞里。那洞,人位于上方,洞朝下延伸且深不见底,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虫子,只闻其声。”

  风玖瑶闭上眼睛嘴角时不时上扬笑一笑,姿态奇怪的让东隅桑榆摸不着头脑。风玖瑶睁眼笑着道:“走吧,咱们去荡秋千。”

  “荡秋千?”

  东隅眨眼,搞不清这话题怎得就跳的如此快,然风玖瑶已经走到门口了,桑榆正跟在其身后。东隅扯了下嘴角跟着去了。

  风玖瑶让桑榆坐到秋千上。桑榆脸色一僵,没说话,只是任风玖瑶如何推他都未动丝毫。风玖瑶无奈地说:“你怎么害怕荡秋千呢?”

  “不怕。”

  “那你荡啊!”

  “……”

  风玖瑶翻个白眼让东隅荡。东隅许久没玩过这玩意儿了,爽快的就坐上去了。

  木头杆子撑的丝绸绕的粗绳挂着一块木板,东隅坐上去双脚一蹬那秋千前后便晃动起来,带起一阵一阵的风夹杂着东隅的笑声。

  风玖瑶坐在石凳上手指点着石桌。

  娘说,会这种术的,还有许多人。就目前情况来说,那座上肯定是个会蛊术的人。这人的蛊术,对于普通人来说,着实会成为让人拿捏的无声武器;但在她看来,并不是不能破解。

  娘说要避开,是因为有危险吗?那么不让我下跪,是说让我有骨气了?娘啊娘,你可是小看你的女儿咯!

  东隅荡了会儿就下来了,风玖瑶问她感觉如何。东隅笑得合不拢嘴一样,语气就是少有带情绪的她这次也有了些欢快:“太开心了!有几年没玩了!”

  “身体感觉怎么样?”

  “身体?”

  这两个字的出现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桑榆眼睑微沉,东隅感受一下,忽然瞪眼情不自禁道:“身体暖洋洋的。”

  东隅抬手,风玖瑶旁边的石桌竟是漂浮起一点来。这可着实惊讶到桑榆了。

  东隅武功底子并不深,内力也不深厚,她当时学习的多是情报治疗一类的东西,轻功跑上个几十里也就不错了,真要说向现在把这石桌隔空凭内力飘起来,真是困难的!

  桑榆东隅齐齐望向风玖瑶,风玖瑶笑了笑,一手压下石桌:“不错了,就是有些虚,你也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估计,这下子可能有些累吧。”

  东隅点头。

  “你荡秋千时,发自内心的轻松与欢快的那种情绪,使你紧绷的状态得到缓解,体内的解药会更好发作的。不过,这法子大多是具有时间性的。毕竟,你因为荡秋千已经放松过了,下次要再想达到这种效果,只怕又是几年后了。”

  风玖瑶转头看向桑榆:“对身体恢复很有帮助哦,你不去荡吗?”

  桑榆还是固执的不说话也不动作,以此来表示自己的选择。

  风玖瑶笑了笑,对东隅说了,要是还想玩可以继续,只是对身体恢复没有太明显帮助了。东隅可是不管什么又坐上去了。

心零时

姑娘觉得吧,应该补个人物和大纲出来了似乎(づ●─●)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