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疑问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716 2017-02-28 13:12:36

  花琰出了国都,一路往南走去。

  此行出来,名义上是为太后寻找生辰礼物,当然花琰不会为了这事而亲自出来。

  “主子,前面乾山就要到了。”

  “恩。”

  乾山山上有几处天然泉眼,温暖清澈。乾山北峰山顶有一株稀有养生药材——梨邑子。他这次来的一个目的,就是这株梨邑子。其二,他要去展凤国一下,见一个人,还有调查一些事情。

  ——————————————————

  风玖瑶带着桑榆东隅回了住处,清林站在门口送来几身衣服和首饰便走了。东隅将东西放置在衣柜里,风玖瑶让桑榆和东隅坐下,二人执意站着不愿与风玖瑶同坐。风玖瑶看一眼过去,手上倒一杯茶喝一口:“我记得我说过,在我这没那么多规矩。我要的不是死人一样的下属。”

  为此,二人没再废话,坐在凳子上一样很拘束。风玖瑶神色缓和一些。

  “先说说你们刚才说的,那种感觉。具体一些。”

  俩人沉默半晌,桑榆率先开口:“属下先说吧,属下时间比较长,对那种感觉体会的多。”

  “事实上,属下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的到底是什么。起初,病发的那种感觉是浑身无力,冰火两重天;中期就多了意识混乱,多会想起一些不愿意想起来的事情;到最后时,就会浑身如刀割,恨不得立马死去的感觉。”

  东隅诧异地看桑榆:“你,之前是到后期了!”

  当初风玖瑶为了证明自己可以治疗桑榆,说了桑榆的病情。现在东隅才知道,原来都严重到到后期了。

  桑榆点头。

  东隅急了想说什么,却死活憋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平淡的道一句:“还活着,就够了。”

  风玖瑶点头,看向东隅,“那么你的感觉呢?”

  东隅似未料到风玖瑶会问她,愣了会儿惊讶又疑问道:“我吗?”

  风玖瑶点头。

  东隅想了想,发现自己的感觉都与桑榆的不一样。如实道:“我与桑榆方才所说的,都不一样。我,在那里仅是呆了两年,病发过四次,因为,自己犯了大错来着。仅是浑身无力不能动弹,意识混乱,身体犹如万千蚁虫爬过一般,痒并且轻微疼痛。”

  风玖瑶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放下茶杯阖上眼睛沉思。桑榆东隅也未出声打扰。

  清风吹过带来一点点的香味。

  风玖瑶睁眼开口:“没错的。你们体内的并非毒,而是蛊。蛊已经在治了。至于你们刚才说的那种感觉,我觉得,我应该先告诉你们一下,虽然可能会让你们寒心,不过提早说了也好过日后什么人别有用心。”

  桑榆东隅看风玖瑶脸上的凝重,不觉内心也有些沉重,身子坐的越发端正。

  “刚才让你们动不了的人,是我。”

  风玖瑶说完那句话便不再继续。果不其然的两人脸色都有些诧异带不可置信。东隅稍稍一变再无反应。桑榆眼睛瞪了很大甚至直接站起来。

  东隅心慌。她没有反应因为本来中蛊就不深,收到的折磨并不算什么。桑榆就不一样了,受了十年的痛苦,本想着终于逃离了那鬼地方,不料救自己于水火中的恩人,竟与前人无异!

  东隅站起来劝道:“冷静点!玖瑶主子与座上不同!”东隅伸手轻轻拍打桑榆的肩膀,“这么一个月了,姑娘可曾对你我下过什么狠厉的命令?可曾不关心你我?姑娘救了咱们二人,咱们现在岂有背叛她一说?”东隅见桑榆眼睛不再泛红,肌肉不是那么紧绷,语气缓下一些:“姑娘在之前便说了她知道可能会让咱们寒心对她不信任,可她还是说了!她也是需要勇气的啊!”

  东隅不再说话。

  桑榆沉默许久。

  风玖瑶轻点桌子。

  桑榆终于点头:“姑娘。”

  风玖瑶点头,扬起一笑:“我在。我不会怎么折磨你们的。”停顿,忽然捂嘴一笑,“我救你们的那个,是温和的。不会带有什么操控或是折磨的性质。那个让你们停顿的那个,是因为它在治疗。将毒性一点一点驱逐或消化。”

  风玖瑶左手撑下巴右手点桌子郑重道:“总之,请放心。我是不会折磨你们的。毕竟,你们可是我的第一组属下兼朋友哦!我没有什么可图你们的,所以没道理骗你们什么;况且,我没有武功,骗你们也没什么用啊。”

  东隅点头,是的,这么久的相处,她知道风玖瑶体内没有任何内里。她都知道,桑榆肯定也知道。

  桑榆闭眼:“好。我信了!”

  桑榆知道风玖瑶没有武功;他知道风玖瑶来自深山,却不图这权利名势;但他不知道风玖瑶这奇异的能力是什么;也不知道风玖瑶是否都是装的。但这些不重要,时间这么久,他都会知道的。

  风玖瑶笑:“恩。那么,你们也请说说,你们曾经效命的那个人吧。”

  蛊虫这种东西,世界上还有谁会呢?

  娘亲到底去了哪里?

  娘亲又是谁?

  娘亲的信,她当时简单看了几眼,现在突然觉得,那几张薄纸里,有许多信息。

心零时

突然发现?新后台的好处?至少姑娘有话,终于不用单独设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