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桑榆的感受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281 2017-02-20 22:47:32

  李贵看着风玖瑶,愣愣神,摆手拒绝。风玖瑶皱眉毛,从钱袋里拿出一两银子,一股脑把钱袋全塞给李贵,还一边埋怨:“大老爷们啰哩啰嗦。”

李贵看手里突然多出几十两银子,震惊到说话都是结结巴巴,意思大概就是自己不能要着银子,要还给风玖瑶。

风玖瑶眉毛皱的更狠了,看李贵执意要把银子还给自己,风玖瑶为了避免麻烦道出实话:“看在你曾经规劝过我的份上,看在你现在还在拒绝我的份上,这银子是你应得的。够不够你输的?”

李贵看着风玖瑶为了避免自己给她塞银子还往后倒退了几步,加上风玖瑶的解释,数了数银两,忙点头:“够了,”拿出了三两,将剩余银两装好绑好钱袋作势又要给风玖瑶塞回去,“太多了。三两足矣。”

风玖瑶见状苦了一张俏脸:“为了不让那些赌坊的找你麻烦,我七拐八拐才找下你。多的送你。我只用了一两,只拿我该拿的。”

“我也不占你便宜。”

风玖瑶此刻烦躁的恨不得掐死对面的一根筋男人。她是有病吧!没事管什么劳什子闲事?风玖瑶懊恼的挠挠头,伸手拿过那一袋银子:“行,我拿了。你赶紧回去吧。日后不可再去那地方。”说完也不看李贵是点头或摇头,自己就像跑一样的快速走开了这小巷。

风玖瑶走过几条街,在之前的糖人那里停下了。从刚才的钱袋里拿出几文钱递给老爷爷。笑着聊了几句就走了。

身后桑榆东隅对视几眼心下交流一番,东隅几番开口又闭上了嘴。风玖瑶买了三串糖葫芦,这时候的糖葫芦只是单纯的山楂外面裹着糖,不过吃起来到是有一种别样味道。东隅拿着糖葫芦,咬下一颗。桑榆同样咬下一颗,快速嚼动几下,咽下去。

风玖瑶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疑惑:“没有籽吗?”

桑榆先是摇头,又点头。

“那吐出来呀。咽下去,你不难受啊?”

三颗籽,都咽下去了?风玖瑶耸肩。

东隅忧郁会儿,终究是把籽也咽下去了,风玖瑶撇嘴,倒没再说什么,只道下次把这种无法消化的东西或是用不到的东西吐出来。

俩人点头。桑榆叫住风玖瑶。

风玖瑶点头,问什么事。

桑榆停顿了半会子,等的风玖瑶都有些急了才组织好语言。

“主子,属下并非怀疑您,只是,方才在赌坊门口,属下感觉到了曾经的那种感觉。”

那种窒息,无法反抗无法动作的无力感。

东隅点头,表示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

风玖瑶咬糖葫芦的动作停顿一下,将最后一颗咬下来吃着,脑袋想着刚才桑榆的话。

桑榆以为自己的一番话打击到了风玖瑶,心下无措。他本就是多做事少说话的那种,这事刚才也应该是东隅来说,只是东隅一直拖拖拉拉;糖葫芦到手的那一刻,桑榆只觉得心中有各种情绪交杂,震惊、惊喜、激动或是,罪恶?总之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怀着这种感情嚼下山楂。风玖瑶带有关心分问句,让桑榆这种感情更加复杂,然后身体先于思想叫住了风玖瑶。之后,他一番思索几番否定,才决定说出话来。但是看风玖瑶此时无声的样子,他有一种莫大的后悔与迷茫。

东隅安慰一样的拍拍桑榆的肩膀,眼神传达着:“没事的!主子不会怪你的!我们要等待她的回答!相信她!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决定的吗?”

桑榆的迷茫与后悔渐渐淡去,看着东隅清澈的眼睛,点头。

风玖瑶正色道:“我知道了。这事有点棘手。先回府吧。回府了我给你们说一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们之前所听命的那个人,必然不可能再影响到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