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263 2017-02-03 12:29:26

  风玖瑶连忙挣脱东隅的环抱,脚尖点地头一低绕过桑榆,几步跨到那管事的面前。速度快的众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管事的眼前突现一人,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后看清眼前就是一位小女孩,不仅有些气恼刚才的怯懦,见着一旁刚刚被扔出去的男人还站在门口,更是没有好脸色了。

“嚷嚷什么?你个穷鬼还不赶紧滚!”瞪了李贵一眼,摆手间满是嫌弃,又看向风玖瑶。

风玖瑶此次出来,也没换别的衣服,就那身华丽材料做的衣服出来。

这管事的在赌坊也干了五六年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虽说认不准这材料有多稀有,但那毒辣的眼睛一看便知道风玖瑶非富即贵。饶是如此也是声音冷淡,就是没了那份明显的嫌弃。

“这地方可不是您这等贵人来的地方。”

风玖瑶笑了笑,也不介意这冷淡的语气:“我知道啊。我就是想进去玩玩啊。”

管事的还没说话,反应过来的东隅上前拦住风玖瑶:“姑娘,请回!”东隅见这管事的都出来了,脸色更是不好。赌坊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里面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姑娘这般单纯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此时也没时间给姑娘讲什么道理,先离开赌坊为好。

桑榆也来到风玖瑶身旁,右手在暗自准备,若是风玖瑶还是一意孤行想要进赌坊,他干脆给风玖瑶一个手刀打晕了让东隅背回去算了。

风玖瑶低头叹气一声,她是真的真的,不想动用这个啊。扁扁嘴,转身走到李贵身前:“想赢回来吗?”

李贵看了看风玖瑶,有看着后面一直护着风玖瑶的两个人,规劝道:“您还是别进去的好。”他虽然看不出来风玖瑶身上的衣服有什么厉害之处,不过看那一直傲气的管事王能也算是对她客气,这种贵人大小姐还是不要多接触。不然给人家带坏了,人家家里人还要来修理自己了。

风玖瑶挑眉毛:“我问你,想不想!”

风玖瑶凌厉的语气倒是让李贵一怔,不自觉说了句实话:“想。”反应过来的李贵有些错愕,随后补充了一句:“但我不会再进去了。”之后再看了一眼赌坊,转身离去。

风玖瑶微笑,转身走向赌坊大门。

桑榆东隅跟着风玖瑶。王能要抬手阻拦,风玖瑶扔了一两银子,“一看你就是个能干的人,辛苦了,这个当做你的酒水钱。”说完就直接走进去。

王能低头看手里的那一两白银。他一月也就三两,这小姑娘一出手就是一两,还是酒水钱。王能怎么说也是在赌坊这鱼龙混杂的地方干了五年的,这一两白银到手他就没理由再去阻拦风玖瑶进去了。王能笑了笑,随便吧,反正街上人都看见了,他拦了,只是风玖瑶执意要进去的。

风玖瑶进来左右看看,带着桑榆东隅去了一个骰子大小的桌子上。

风玖瑶将一两银子放到“大”上。就听摇骰子的喊道: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

开盅,“1,3,3,小。”

桌子周围自然是有人欢呼有人叹,风玖瑶依然在微笑,对于输钱一点反应都没有。桑榆东隅脸色隐在暗中看不清。接着,风玖瑶又拿出一两银子放到“大”上。若是李贵在这,肯定是要惊讶的感叹,这姑娘真有钱。一两银子够一个普通人一月多的费用。一户人家每月也只用二两。这姑娘出来玩一出手就是一两,李贵直叹大户人家的生活,太奢侈。

其实风玖瑶身上的几十两银子还是上次花琰带着她在雪苒买衣服,随手塞进她怀里的。

思索间,桌上的盅又开了。

“5,1,5,大。”

风玖瑶点头,拿着刚赢回来的钱直接放进“小”上。一输一赢,风玖瑶没赚没赔。

再次开盅。

“3,3,3。豹子,小。”

相比之前两场,这次开盅后声音更大。欢呼的怒骂的,风玖瑶默默听着,嘴角上扬的弧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大了。

豹子的赔率是一赔十八。风玖瑶这次算赚大了。拿着钱数了一数,带着桑榆东隅离开了赌坊。

风玖瑶快步在街道绕了七八个弯,来到到一处小巷里,不再压抑自己那股高兴劲:“哇呼!姑娘是个有钱人喽。”风玖瑶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银子,“难怪你们都喜欢去那地方,这钱,赚的真方便。”

东隅犹豫再三还是说出规劝的话。风玖瑶听着东隅那委婉再委婉的话语,闭眼冲东隅一个微笑,上前抱住东隅,随后又抱了一下桑榆。

“滚!没钱赶紧滚!我这儿又不是救济处。有钱了再来!”

风玖瑶三人抬头看去,看见来人,东隅的眉毛立马皱起来了。

被赶出来的人还是李贵。在东隅看来,若不是李贵,姑娘就不会对赌坊感兴趣,也就不会进去;虽然姑娘最后也没有多玩,也赚了不少钱,但是姑娘进去了,有过一次难免会有第二次,一次又一次的,姑娘最后也会走上错路。所以此时见了李贵,心里是万分烦躁。

风玖瑶看见要找的人出现了,找桑榆把李贵带回来。桑榆等李贵远离了那药房,人群稍微稀少一些,上前一个手刀打晕李贵扛着,轻功简单跳过几条街就将李贵带到风玖瑶面前。

风玖瑶挑一下眉毛,看着桑榆。桑榆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恩,我怕他会吵。”风玖瑶没说话,还是盯着桑榆,终于,桑榆顶不住风玖瑶那双乌黑清澈的眼睛,实话道:“我看他不顺眼。所以打晕了。”

这话说的风玖瑶东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风玖瑶眨眨眼睛问原因。原来桑榆心中所想的与东隅的一样,皆是埋怨李贵。风玖瑶笑了笑。

“没事的啦。没有李贵,我也可能去啊。”

桑榆东隅还想说话,风玖瑶摆摆手,“没事的。我知道你们是为我着想。放心放心,日后要是过分了,你们也把我打晕好了。”蹲下身子拍李贵的脸,“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走上为了赌弄得家破人亡的境地的。”

见此,俩人没再多说。桑榆上前:“姑娘,桑榆来叫醒他。”

风玖瑶起身让位子给桑榆,有叮嘱道:“轻点,别残了。”

桑榆下去的手停在半空,他还不至于下手这么狠。东隅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风玖瑶也是嘿嘿一笑。

很快,李贵就醒了。浑然不知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风玖瑶三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风玖瑶就说了句:“你饿晕了。我让他把你拍醒了。”示意了一下站在李贵身旁的桑榆,风玖瑶伸手将赢回来的银两袋递给李贵:“你输了多少,从这里面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