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上街道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059 2017-01-31 14:38:41

  风玖瑶头捂在被子里。东隅挠挠头,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桑榆收拾了碗筷递给一边的侍女,侍女们自会带下去。

“我去烧水。”

东隅听见桑榆说话,但桑榆并未动嘴。东隅知道他在传音,同样传音回去表示可以。东隅看着桑榆走出去,转身心底叹气。姑娘这可怎么办啊?

风玖瑶趴了一会,坐正身子。东隅开口:“姑娘,桑榆在烧水。等会可要洗浴?”

“好。东隅,我洗完,你也去洗,然后让桑榆也洗漱一番。等会咱们要去街上看看。”

“上街?姑娘有什么需要买的?”

“没有。只是想出去看看了。”

“是。东隅知道了。”

王府人太多,明里暗里都是。风玖瑶心中虽是理解,但也不喜欢时时刻刻被监视的那种感觉。出去街道玩一玩也好,来了有半月了,也没出去怎么玩过。

待东隅桑榆都弄好了,风玖瑶告知清林一声,带着桑榆东隅两人出了王府。

繁华街段的几条街道人群熙攘,各种叫卖声。东隅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不仅感叹:“也不知多久,没有来过街道了。”

尽管东隅只是无意识呢喃出来,可风玖瑶还是听到。风玖瑶回头问桑榆:“你们以前没上街过吗?”

桑榆想了一会:“没怎么来过。”

东隅因为一声呢喃被风玖瑶听到,倒有些不好意思。转眼瞥见一处卖糖人的地方,提醒风玖瑶:“姑娘,那里有个卖糖人的。”

风玖瑶看了一眼,走过去,仔细看了看面前几个已经弄好的糖人造型。有孙悟空手持金箍棒抓耳挠腮的,有关羽耍着大刀威风凛凛的。卖糖人的老爷爷看着走过来的小姑娘,笑道:“小姐来个什么样的?”

风玖瑶看老爷爷手上还在弄新的,问:“您弄一个要多久啊?”

“这得看弄得是什么造型了。快则一柱香,慢则一盏茶。”

风玖瑶低头想了想,拿出一两银子递给老爷爷:“爷爷,我拿这三个。”风玖瑶手指点过一位贵妇拿扇的,一支小孩子趴地上手撑脑袋的,还有一个就是一位将军模样腰别长剑。老爷爷取了下来给风玖瑶,也没有接过钱。

“小姐诶,您这钱太多了,老头子我找不开哟。这三个就当是送你的了。”

风玖瑶眨巴眨巴眼睛也没多说话,将手收回来拿了三支糖人,贵妇的给了东隅,将军的给了桑榆,自己拿着小孩的一口咬嘴里。挑挑眉毛,真甜。

东隅拿着糖人有些怔然,见风玖瑶一口就把糖人咬嘴里,东隅小小的抿了一口,甜味在嘴里化开。桑榆的心情就比较了,想他多大一老爷们,还吃这玩意儿,再看两位女孩,还是不打想吃。东隅回头看桑榆纠结,笑了笑:“赶紧吃,特甜。”桑榆深深的看了东隅一眼,咬了一口。恩,是挺甜的。

风玖瑶带着桑榆东隅继续往前走,就见前面熙熙攘攘传来:“没钱还敢来赌场?滚滚滚!”

风玖瑶一看,一个二十好几的粗布男人被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从一家店里扔出来,旁边一位低瘦的男人在那里念念叨叨的。

“没钱来什么赌场啊?去去去,我们这不要你这穷鬼!等有钱了再过来!”说完,带着那两个状家丁回去了那家店。风玖瑶往上一看,一块大牌匾上写着“赌坊”俩字。人们一看没什么热闹了,还没成圈的有散了。风玖瑶看着手上的一两银子,走上前去。

“你要赌钱吗?”

李贵一听有人问自己这话,犹豫半晌才抬头看问话的人,不仅诧异,就见一小姑娘蹲下来,手拿一糖人含在嘴里吃着,李贵又摇摇头,起身就要走。

风玖瑶见人起身要走,“奇怪?不赌吗?我还说借你钱让你去呢。”

李贵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小姑娘,一脸惊异:“你?你……算了,小孩子家的,不要多管闲事。”转身还是要走。李贵本是一农民,可惜妻子得了病,钱都用光了也没看好,李贵听人说赌场可以很快赚钱,就来碰碰运气,开始也确实赢了一点,到后来,越输越多,越输越多,今天已经是打算最后一次来了,果然还是输了。也罢也罢,趁着家里还有点钱,再去买点药吧。这么想着,也没把风玖瑶的话放心上。

风玖瑶歪着头,上前拦住李贵:“你真不去啊?”然后晃荡着自己手里的一两白银,“我真的可以借你。我也不指望你换我一两,你就带我进去看看就好了。”

“姑娘!不可!”东隅本来以为姑娘就是好心帮助那人,那曾想是因为自己想进去看。姑娘要帮人,她自是不阻拦,可要沾染不好的东西,那就不行了!

风玖瑶看东隅出声阻拦,桑榆在她身后看上去事不关己,只是握着糖人棍子的手指骨节都开始泛白。风玖瑶真怕桑榆一个使劲,糖人掉地上,怎么说也得几文钱呢,奥对,钱还没给呢。

“没事没事,我就长长见识。”

看风玖瑶一脸无所谓的摆手,东隅跺跺脚抱住风玖瑶,“那也不行!像这种东西,你去一次就要陷进去!所以,姑娘一次都不许去。”

风玖瑶扁嘴,似乎很不开心:“东隅,我是主子!”

“就因为你是主子东隅才拦着您的。您要是别家小姐什么的,东隅肯定不理会这档子事。”

桑榆也上前一把提过李贵放到一边,远离了风玖瑶。见桑榆这大身板往风玖瑶东隅身前一站,不但挡住了风玖瑶看李贵的视线,还很巧妙的挡着了她看赌场大门的视线。东隅一笑,这榆木疙瘩这会子脑子到是灵光。

风玖瑶笑了。恩,也确实,她收了桑榆东隅,可不仅仅是要保护自己、陪自己说话什么的,她要的是这种明是非的真心人,不然那种死板的人,看她进入虎穴连理都不理的家伙,指不定要被自己什么时候毒死呢。只不过,她这次倒还真不是说着玩的,不过看着两个人这模样,风玖瑶一时半会还真是无可奈何。

可巧,赌坊里的人又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