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无聊到去砍柴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545 2016-12-17 10:46:42

  风玖瑶转醒的时候身边只有桑榆东隅在,摸了摸手边,冰凉的。已经走了。风玖瑶起身,桑榆转身搬了屏风过来就去了外侧。东隅拿了衣服过来服侍风玖瑶。

“姑娘可要吃些什么?”

“几时了?”

“巳时了。”

“这么晚了?应该没吃的了才对。”

“按理说是这样。但是在卯时,清林管家来说了,不必提早吵您,您何时醒了想吃什么,可以直接单做。”

风玖瑶没吭声,抓着衣服的一角顿了下,笑了笑。“好吧。那就,红烧鱼,米饭,青菜,土豆丝,白菜。随他们做。”王府里的厨子,手艺总归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风玖瑶随意揽了揽头发,吃完饭后懒懒的坐在秋千上也不知道要干什么,风玖瑶叹气一声,“好无聊啊!”要是现在在那山里,她现在不是砍柴就是抓鱼吧。风玖瑶跳下秋千往外面跑去。东隅拿了件马甲跟着跑出去。

风玖瑶就站在门口,东隅连忙跑过去,“姑娘怎么了?”

“我不知道厨房在哪里?”

“姑娘要去厨房?不是刚用完膳吗?姑娘可是饿了?”

“不是,”风玖瑶摇头,“闲着无聊,去砍柴。”

东隅呆滞,随机一笑,迈步向前走去,“姑娘随我来。”没迈出几步转身看着风玖瑶,“姑娘想去砍柴,这身衣服怕是不行。”

风玖瑶低头看身上的衣服,水绿色的长裙,腰上也就一根腰绳系着,好像没什么不对?再对比一下东隅,默默叹气,“好像是不太对。”东隅一身蓝色王府专用婢女服,对比自己身上这明显颜色布料裙幅就高档很多的衣衫,好像确实不太适合去厨房说自己是婢女要砍柴。

“东隅,咱俩换下衣服吧。”

东隅忙摆手拒绝,“使不得姑娘!”

“迂腐。”

“不是,我,穿不起你那衣服。”东隅只叹风玖瑶的反应之慢。风玖瑶这身衣服,看着简单,然而那衣服都是蚕丝所织,丝柔轻滑,抗风御寒,就连仅有的腰带都是冰蚕丝所编,必要时卸下来防身。不过,腰带解了,衣服好像会垮?

“有什么穿不起?我就是衣服比你的好看了些,料子稀有了一些,换下换下,就一天。我也舍不得我这衣服。毕竟这么名贵。”

“姑娘知道,这衣服由什么所织?”

风玖瑶点头,“知道啊,蚕丝嘛。”

东隅真不知道是还说风玖瑶心大,还是别的什么了。一时间轻笑出声,风玖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窘迫,“别笑!跟我换下。”

“不了,还有一身这种衣服,姑娘不嫌弃,先穿那身好了。”东隅记得,清林送来四身衣服。

“成!”风玖瑶一听有衣服,急急拉着东隅就走。东隅看着风玖瑶挽着自己的胳膊,笑着。

“东隅,要不我教你做饭吧?”自从上次教过清茵,特别有成就感,就想再教些人。

东隅思索一番点头答应。

风玖瑶一路走过见了很多她不曾见过的花草,娇艳的、孤清的、柔嫩的,不时问问东隅。

“东隅,这是什么花?”

“东隅东隅,那个真好看!”

“咦?你看这朵花,花蕊像个孩子一样!”

直到东隅一路解答着风玖瑶的问题,风玖瑶这才发现东隅脑袋知识量之大。

“东隅,你懂的真多啊!”

东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姑娘久住深山,不曾见过这些也是常事。”东隅是好久没被人夸赞,突然一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东隅带着风玖瑶到厨房门口停下脚。

“姑娘,到了。”

房屋内能听到菜刀切菜剁到木板上的,看得到房屋上的炊烟冒出,闻得到一阵一阵的菜香。风玖瑶走近,正巧里面出来一位端着水盆的婢女,正要泼水见了风玖瑶就道:“你们是谁手下的?怎么这么晚才来?赶紧做饭去!”绕过风玖瑶泼下水,见风玖瑶还站在那里,不接:“怎么还站在这里?”

“那个,砍柴的地方在哪里?”

那婢女更是疑问,“你到底在谁手下做菜?怎么还有人让你一个女孩砍柴?”

风玖瑶脑袋一转,很不好意思道:“我,我做饭总分不清盐和糖,就自己请求砍柴。我在家是总做这些粗活,这比较适合我。”

女孩有些怜悯风玖瑶,这是要家里多苦才能让个女娃娃砍柴?“算了算了,你也别砍柴了。洗菜生火会不会?”

风玖瑶忙点头,生怕这女孩问些什么出来。

“那你身后这女孩,也来洗菜吧。”女孩看东隅一直乖乖站在风玖瑶后面,当她害羞,就一起分配了个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