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下了个小毒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253 2016-10-16 15:00:02

  薛铭池带领着大部队再次踏上征程。经过薛铭池一番思索连带询问后,觉得了给花琰当车夫的人选——薛铭池本人。擎不行,擎了解那些村民,负责后面,不适合调离;一鸣年龄尚小直接排除;清茵本人想要骑马,加上一鸣这小鬼就和清茵亲,若清茵当车夫,要照顾一鸣,与一鸣聊天什么的又会吵到风玖瑶;于是此等重任就落到了薛铭池的双肩上。

经过了几天行程他们总算离白绒城不远了。风玖瑶睡了有两天状态才算恢复过来。期间风玖瑶的吃喝都是由花琰负责,没有拉撒。因为花琰照顾风玖瑶时风玖瑶意识也是迷迷糊糊的那种,所以风玖瑶清醒时见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时,第一反应就是自卫。

当然风玖瑶是不会“啊啊啊”乱叫一气再一巴掌上去。风玖瑶都是惯性的托起对方的下巴顺势就下了个小毒。然后那几天就是,花琰躺在马车上,风玖瑶照顾。

“那个,对不起啊。我是真的出于本能。”

花琰闭着眼睛不说话。腰酸背疼脸颊麻木,这就是风玖瑶下毒的作用现象。风玖瑶叹气一声走出去再进来时手里拿着一支烤鱼,“给你吃烤鱼吧。”然后一点点夹下一块鱼肉处理了骨刺喂给花琰。花琰头扭一边不吃。

风玖瑶无奈的把鱼肉夹进自己嘴里,“那真的是个小毒,不会危及生命的。”花琰很想吼一句“都已经三天了!为什么还不散开!”然而舌头动不了。回身给了个眼神也不管风玖瑶能不能看懂又转回去了。奇异的是风玖瑶似乎看懂了?

“解药拿来再说话!”

风玖瑶又夹了一块鱼肉进嘴,“解药要是有,你也不会三天这样了。”所以那个眼神的真实意思是,让你在没有解药得时候不要在他面前晃悠,碍眼!

风玖瑶汕笑几下,夹起鱼块花琰起来吃进嘴里。风玖瑶惊呼:“诶诶!没去刺呢!”接着花琰就被呛住了。风玖瑶此时此刻真是不得不感叹一下伟大的墨菲。所谓“墨菲定律”,就是你越是怕什么它就越是来什么。风玖瑶让花琰尽力张嘴,看了一眼,“不深。没事。”然后一筷子夹出一根刺。

花琰伸出手拍了风玖瑶脑袋一下,他真的很想,把风玖瑶扇死啊。风玖瑶一哆嗦,为什么她觉得后脖颈的毛都竖起来了。“那个,这是一个意外。”剔了几根刺夹起鱼块给花琰,花琰吃下。

那天过后一早,花琰忽然感觉身体似乎轻松多了,动了动胳膊,再摸上脸。毒终于散了!这几天不能动不能说,睡觉还不安稳;风玖瑶更是个不靠谱的家伙。说起风玖瑶,花琰看向身侧。

风玖瑶还在熟睡。微红的脸颊轻启的小嘴,衣衫不整露出点白嫩的肌肤。大清早的,精力比较旺盛。花琰深吸一口气压下火。揭开被子才发现,被子居然全盖在自己身上,风玖瑶就盖住一个肚子。花琰心底又是一股暖流泛过。

薛铭池正在喂马,见到花琰终于正常出来,嬉笑道:“你可算活了。不过你不易容了吗?”说起易容这事,风玖瑶醒来一惊之下给花琰下了毒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谁。易容药效失去了风玖瑶本来还一脸懵懂,觉得越看越眼熟才想起来。然后拿出药给自己脸上又抹上。

至于花琰。花琰就奇怪了!风玖瑶药效怎么就那么快?因为开始肿大的脸具有不定期消散的不确定因素,风玖瑶就没帮花琰抹药。

花琰又无奈地走向马车,不想进马车,怕他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于是靠着木杆与自己的爱驹——被强迫拉马车的赤逐——交流感情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