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马齿饼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449 2016-10-15 23:30:02

  清茵托着一张饼子过来,一鸣脸上弄了些灰笑容却是明亮的。

“你们先尝尝,锅小饼子就没弄太大。”划拉三下给一人递了两角饼子。“一鸣你先坐在这,我去把那几张饼子切开。”一鸣就地坐在火堆旁边看着摇曳的火苗。

花琰忽然听见马车里有细微的动静,仔细听着又不像是翻身。花琰快速咬完自己的饼子把另一个给了一鸣,转身揭开帘子,风玖瑶半撑着身子趴在被窝里,花琰见状一个跨步就上了车。

一鸣懵懂的看看自己手里的饼子,再看花琰已经进去只剩帘子乱动的马车。“可以吃吗?”薛铭池点头,“没事你吃吧。这里不拘束那么多,不论是谁。”一鸣定了定神看薛铭池——这个带着全寨子人奔波只为去那一个安身地方的男人,火光闪烁,薛铭池笑着吃饼子。一鸣低头咬手里的饼子。

好像都知道些什么了?

一鸣没能想出来这个问题,“或许寨主并没有看出来。”他这样安慰自己。

花琰扶住风玖瑶,风玖瑶摇脑袋再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是什么时候了?花琰见状帮风玖瑶按揉脑袋,起初因为力道不太合适让风玖瑶痛呼一声,花琰听着风玖瑶的要求放轻了些力度试了几次找到了一个舒服的,风玖瑶就闭着眼睛享受了。

“睡够了吗?”花琰声音轻的像是稍微大一点什么珍贵物品就会碎掉一样。风玖瑶“嗯唔”一声,花琰停了按摩的动作,“怎么?又弄疼你了吗?”风玖瑶半睁开眼,“不是,很舒服。刚才就是反应一下,好像没睡够。我好像闻到了咸咸的吃的味道。”

花琰手上继续按摩,摇头,“闻到香味就醒来还说晚饭不用叫你,确实不用。”自己都能起来还用人叫?风玖瑶又一声闷哼,这次花琰也不大惊小怪了继续说:“清茵做了那个,马齿饼,就是你上次说的马齿苋。要去吃吗?”风玖瑶“恩”一声,“不想动。”花琰浅笑,转身出去。

“清茵,拿一角饼子。”清茵正在给篮子里装饼子,一会儿要拿去给村民们尝尝。顺手拿了一角递给花琰,“你就吃两角够吗?”寨主和擎吃过了一人也吃了三个。“我饱了,这是给玖瑶的。”上马车。

“玖瑶醒了?”起身就要过去看望被拉住,薛铭池指了指马车摇头。清茵想了想叹气一声又折回来继续装饼子。有花琰在,这时候谁都不适合过去。

花琰拿来饼子扶着风玖瑶,风玖瑶闭着眼睛张嘴,手也不抬,看来是不想动的厉害。花琰不恼不气,配合的把饼子放到风玖瑶嘴边,风玖瑶嘴一闭就能咬到;还顺带的将风玖瑶搂进怀里,方便让风玖瑶有个支撑的,不至于那么累。

“你不想动,那我替你做好所有你不必动的事,你只要享受就好。”因为这个理念,花琰帮风玖瑶拿来吃的;因为这个情绪,花琰帮风玖瑶按摩并尽可能让她舒服。

清茵提着篮子牵着一鸣的手准备去了,薛铭池上前又拿了一个篮子。“我要去吧。节省时间。”他也要趁机感谢一下他们,感谢他们的信任与支持,虽然借“饼”献了个“佛”。

清茵不知道这些,就是看薛铭池前走的背影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怪怪的。在清茵心中,薛铭池,是切断她噩梦的恩人。

“王婶,我来给您送个饼子尝尝。”

“李三叔,给你一个饼子。”

“禾苗,来,把这饼子带回去让你娘尝一下。”

“钱奶奶,清茵姐寨主让我给你送个饼子,你尝尝。”

“恩!清茵,这是什么做的?没吃过啊。”

“清茵丫头快说,这是怎么做的,不如实招来姐可不依你。”

“一鸣,你清茵姐呢?”

“诶,寨主这是什么饼子?清香不油腻,怎么做的?”

……送饼子的托词,惊异的追问,等等等等的此类对话一一在耳边响起……

车内,风玖瑶头靠花琰肩膀,花琰一手举着喂饼子,一手揉着风玖瑶的头。

温暖甜蜜恣意流窜。

车外,清茵嬉笑说话,薛铭池礼貌回答,两个人不同,面对的人不同,态度品行却极其相似。

杂乱红线隐约打结?

今夜,谁扰了谁的梦境?

今夜,谁开了谁的心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