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找个机会了结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290 2016-10-05 10:00:50

  风玖瑶懵了,看着面前一群莫名其妙的人,虽然只能看得见几个黑影。

“笨蛋!谁让你们跳下来的?”一人低声却很严厉的训斥。

“队长你不是说听到响指就往下跳吗?”

“我是说了!可我还没打呢!”

底下一群人面面相觑,这。。。“那老大,不是你打的是谁打的?”

“老大”伸手就是一巴掌上去:“你问我,我问谁!”

风玖瑶默默躺下,这么一群笨蛋,还过来杀人?要不是花琰隐毒蛊的特点限制,这一群人只怕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吧。闭上眼睛休息。闹腾不了多久的,该发作了。这么想着,就听到了几声重物倒地的声音,风玖瑶勾唇一笑不再多想,很快陷入睡眠。

第二日一早,花琰转醒,脑袋昏沉沉底下冰凉凉,揉了揉脑袋定睛一看,大惊失色!是来告诉他!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被人扒了裤子!难怪冰冰凉的,急忙扯过被子盖过来。不仅如此,为何中间有个鼓起来了!谁能告诉我!昏迷一晚为什么有了反应?花琰此时此刻根本就是崩溃的。忽然间碰到了风玖瑶,花琰转头,风玖瑶睡着床边,花琰看着风玖瑶,手拉过被子帮风玖瑶盖上。

“真蠢!不知道这样会着凉吗?”花琰靠近风玖瑶捏了一下她的脸蛋,笑了。说别人蠢,自己现在这行为也是够蠢的。花琰就这么看着风玖瑶的睡颜,双眼渐渐变红,附身下去吻上。他怀念,这唇瓣的味道。吻不经意间加重,转移,顺着脖颈,往下。直到。。。

“唔~”风玖瑶一声闷哼点燃了花琰这个炮仗,然后,一翻身手一挥正巧给花琰鼓起来的地方来了一巴掌。

“咳!”花琰怎么可能还有继续下去的心思?底下自己都卸了。欲哭无泪,花琰现在是满腔火气无处发泄。下床提上裤子,看了风玖瑶一眼,替她盖好被子拉好帷帘,一转身又来一“惊喜”。

满屋子七横八竖躺了很多黑衣人。花琰面色阴沉。出门遇到很多尸体,楼下大厅薛铭池向花琰一挥手,花琰飞身而下。

“这次,估计还是针对我。”薛铭池道。

花琰摇头,“我房里也有很多尸体。”

清茵朝上看了看,“另外两家客栈是否也遇到了?”

“没有。”方才李奇过来问什么时候走时他就了解了。

“今日走吧。”薛铭池提议。这里有伏击,不宜停留,趁早上路,荒郊野外的没准信息更多。

花琰飞身上楼,摇晃几下风玖瑶,风玖瑶“唔呀”一下半眯着眼看着花琰,朦朦胧胧半醒不醒的,“我很累,要再睡会。吃饭都别叫我。”语毕继续睡。

花琰无奈,揭开被子又见刚才被他弄得衣衫不整的样子,抚额叹气,伸手帮风玖瑶整理。想他花琰,堂堂绝王,竟然为一个女孩整理衣衫,说出去会被笑死吧。想着,花琰自己也轻笑一下,除了他可以笑,谁要是笑,就剁了。

花琰整理好横抱起风玖瑶,风玖瑶“哼唧”再半睁眼,见到花琰的下巴,伸手环住花琰脖子在花琰胸膛上蹭了几下找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花琰喉头吞咽滚动几下,低头看着风玖瑶暗骂:“该死的!你睡就睡你乱蹭什么!”有感觉了?是的!有反应了!这都什么事啊!

一大早起来莫名其妙裤子被扒,虽然亵裤还在,只是他为什么会起反应!不过话说回来,花琰凝视着风玖瑶,他要不然找个机会把这事了结一下吧!毕竟美人在旁,只能看不能做,他会有内伤的,如今日。这么一想,花琰嘴角带笑心情愉悦。

风玖瑶是怎么也猜不到,昨晚她下药王蛊,手放在花琰下腹上,虽说花琰心理上没有任何感觉,然而生理上的反应还是会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