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王爷?大爷!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311 2016-09-08 10:02:02

  花琰快速走着,他不用轻功,风玖瑶可以自我恢复那就不用那么急切了。用轻功风大寒冷,再加重了那他不是白折腾了吗。

所幸大多数人都在家里吃饭,花琰又走的快,没人知道。花琰很快到家就见门口放着一个篮子,花琰眨眨眼睛越过,一脚把门踹开进去先把风玖瑶放床上盖上。这才到门口去看那篮子。

掀开篮子上的布里面是一些鸡蛋。对门的钱婶走出来,“我刚敲门没人应,就把鸡蛋放外面了。听到动静了出来看看。小瑶呢?”

花琰拿起篮子道谢:“谢谢钱婶的鸡蛋。小瑶里面睡觉着。”

钱婶诶了声,叮嘱花琰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她就好。花琰答应了目送钱婶进了屋子他才进房。他们刚住进不久,但屋里什么日常用具都有。花琰出门急加上怀里抱着风玖瑶,根本就没锁门没关门。但是屋子里什么都没少什么都没变,钱婶来过可能没进来,不仅如此走时还把门带上。村里人真是质朴啊。

花琰又看了看篮里的鸡蛋,顺手放到桌子上,到床边贴着风玖瑶躺下。

毫不拘束的性格,沉稳镇定的心态,气度非凡的娘亲,看似简单的山间小屋,还有奇怪处理尸体的方案。花琰还记得,那时候洞窟里似乎虫子爬过岩石的声音。三年里他一直在找人打听这母女的来历,却一无所获。虽不会武功却懂得各种毒,自小改造过的体质使她不受一般疾病的侵扰。

“你到底是什么人?”花琰小声呢喃,可惜身边的女孩什么都回答不了。花琰忽又想起早上薛铭池说的事。思绪又会到五年前。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花琰觉得自己似乎并不那么恨沐婷了。即使她曾欺骗自己,可她也没有做什么伤害他的事。花琰慢慢入睡。

天边微亮时花琰就醒了,又是一个安稳的睡眠。花琰不理解自己为何能这般熟眠,或许真的和风玖瑶有关系。看风玖瑶脸蛋没那么鲜红,呼吸也不是滚烫的,伸手摸了摸额头,果然降温了。估计很快就会醒了。

花琰下床练功。一个时辰过后花琰进屋,风玖瑶正好睁开眼睛,缓了一会儿镇定下大脑,转头就看到花琰一袭白袍贴身,额头汗珠滚落,目光扫了自己一眼,身上盖的衣服有点眼熟……对,是花琰的。

花琰见风玖瑶醒了走过去,“你终于醒了。看你以后还这么疯。”风玖瑶虚弱的笑了笑,“渴。水。”花琰愣,水?走到前天上山背的水壶跟前拿起,还有点,走回来给风玖瑶喝下。风玖瑶喝了没两口就呛住了,花琰拿开水壶拍风玖瑶脊背帮她舒缓。

咳嗽几下缓过来,风玖瑶看着花琰无奈道:“大爷啊!病人大病初愈要先喝温水。你这到好,给我一个透心凉、心飞扬啊这是。”

花琰脸黑,“本王看你风寒严重跑上跑下的,还差点手撕一人。你可到好,起来就训本王一顿!没良心的小东西!”说罢头扭到一边不理风玖瑶,不过倒也没走。

风玖瑶呆呆的。风寒?难怪身体有些不对劲。看了下留给自己后脑勺的花琰,风玖瑶摇摇头,真那么焦急?以花琰来说应该不屑骗她。罢了罢了,且信你一次。

拿过花琰手里的水壶咕咚几下喝了几口又被花琰拦住,这下子又给呛到了。花琰又是拍脊背又是唠叨:“不是说和温的吗?你怎么又开始喝凉的了?就是再渴,也不能拿自己身体闹着玩吧。”

风玖瑶缓一阵道:“看你那么生气,安慰安慰你咯。”花琰更生气了,“哼!本王哪里生气了!”罢了,头又是一扭不再搭理风玖瑶。风玖瑶无奈,“你就生气时才说'本王'二字。”

花琰起身想外面走去。风玖瑶叹气,王爷?那是大爷!还是个傲娇大爷!真难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