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她若出事,你必陪葬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290 2016-09-07 10:02:02

  土路上李奇还在和钱婶闲聊,就觉得一阵风掠过。

“恩?刮风了?难得刮这种不冷的风呢。”钱婶笑眯眯道。

李奇笑笑,“钱婶快回去吧。指不定一会儿就起凉风了,您身子骨本就不好,快回去吧。”

钱婶应了一声向家走去。李奇看看头顶摇散的树叶。风不冷?奇怪。

李奇钱婶不知道,刚才的风是花琰弄起的。速度极快加上本就不想别人知道而飞的很高,余速就成了那“不冷的风”。

薛铭池正在院里劈柴,忽觉一阵风手上握紧了斧头,见来人是花琰放松了些。

花琰抱着风玖瑶见着薛铭池急切道:“有郎中吗?她染上风寒了。”

薛铭池放下斧子走进仔细看了风玖瑶,伸手探了下鼻息对花琰说:“这要找秋闲。”

“他在哪?”

薛铭池看看日头,“今天的话,他这个点应该在家。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薛铭池在前走,花琰抱着风玖瑶急火火的,几次越过薛铭池在前,又想起自己不知道路只好原地等着。见薛铭池不紧不慢的样子花琰都急的难受。就在花琰要发火手撕了薛铭池的时候,薛铭池停下了脚步,“到了。”

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一男子站在门口,见到寨主那一脸伤疤和阴暗胎记,即使是见了很多次也还是被吓到了。也幸亏薛铭池习惯了这些表情和目光,加上心比较大很早前就调整了过来。不然,他可能都要杀人成狂了。

花琰才不管这俩人什么心理活动,抱着风玖瑶向前,“她染了风寒。”

秋闲看了眼风玖瑶,探了下鼻息连忙进屋,“进来吧,似乎有些严重。”花琰就抱着人侧身进去。薛铭池随后进入顺带关门。

秋闲让花琰把风玖瑶放到床上,他搭脉把脉。花琰看着秋闲时常皱眉时常摇头,花琰越看越是焦急,似乎很难治。秋闲放下手,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喝下。花琰急:“她怎么样?很难医治吗?”秋闲摇头,“不难。很简单。你只要让她这么睡着就可以了。”

花琰怒,人染风寒染到身体发烫郎中居然不开药由其发展!上前抓着秋闲的衣领面目阴沉道:“你什么意思?能治你就治!不能治就说你不行!任由发展这算什么?”

薛铭池忙上前阻拦,这要花琰一个不舒心真给人弄死了他可就亏了。寨子里就这一个郎中啊。“你先别着急。秋闲可能有他的理由。他是郎中。”上前拍了拍花琰的肩膀,花琰沉思一会松开手,“为什么?一般不是应该开药吗!”

秋闲整理了一下衣领,脸色不变还是那样嘻笑的对花琰解释:“对。一般情况下,风寒应抓药服用,以其严重程度决定吃几副药。可那是一般情况,这是非一般情况。这女孩体质与常人不同,在很小时候似乎就被改造了。这风寒确实严重,在别人身上若是再晚一会儿可能就要命丧黄泉了。但对这女孩来说倒不是问题。她的身体似乎可以自己调节,刚刚把脉的时候各项器官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极为平衡。此刻若是乱用药可能会适得其反,打破这种平衡。所以此时任由其发展凭借自己的身体恢复。”

花琰看着风玖瑶,走上前又抱起来向门外走去。薛铭池配合的为他打开门,路过秋闲扔下一句狠话:“她若是出事,你必定丧命陪葬。”然后径直离去,步伐急切却稳。

秋闲擦了擦额头,摸下一章虚汗。薛铭池见了安慰道:“他就是太过心急了。人不错的。不用那么害怕。”秋闲点点头。二人闲聊了会儿薛铭池就离开会他的屋子里去了。秋闲摸摸下巴,今天这女孩的体质着实特殊。刚刚他对花琰说得都是实话,这女孩是不会就这么死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