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山贼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263 2016-08-27 10:00:02

  花琰买了一辆马车,把风玖瑶抱进马车里,然后自己去驾车了。不能找马夫,他们现在的行踪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风玖瑶躺在马车里,看看衣服,摸出钱袋翻来覆去的看,心里是各种郁闷,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花琰皱眉,他从不思考这些感情方面的事,这次也不例外。他在思考这次的事。敌在暗我在明,这次麻烦可真不是小。

“风玖瑶,你知不知道那匹马中的什么毒?”

“恩?我想想……”风玖瑶低头思考,忽然记起一件事,“不对啊,那马被下毒的事还是你告诉我的啊!你不知道吗?”

花琰皱皱眉,“我知道症状,不知道那是什么毒,怎么解。不然会问你?”

“唔……”容她思考思考,从特征上来看,一直奔跑直到死亡,想起来了,“我记起来了,应该是小奋草。小奋草,长在阳光充足,气候温暖,水源充沛的地方。这种草一般控制用量的话,可以使人或其他动物的精神达到一定的兴奋状态,忘记疲劳,有利于工作。但是如果用量过多就会像那马一样,一直持续做某一件事情直到药效过了。不过大多数是撑不到其药效过自己就先死了。”

花琰点点头。风玖瑶武功不好,但是对这类东西却是极其熟悉,她们母女定不简单。可惜什么都查不出。不过至少就目前而言,他们俩是一根绳子上的,可以信任。

等风玖瑶的双腿终于不那么麻木了,风玖瑶拿起一套翠色短衫套装换上。当时不买大裙子,不是不喜欢,相反,她很喜欢;只是,这阵子是非常时期,长裙跑不开,看这短衫长裤的,没什么繁复花纹装饰,但是逃命什么的一点儿也不碍事。

风玖瑶换好衣服走出马车,沿途已经由他们来时的翠绿色变为秋日的金黄色,地上的凋花落叶枯枝,凉风吹过,不那么冷,很凉快。她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古人习惯把秋天渲染成悲伤的。

花琰转头看了下风玖瑶,抓着缰绳的手又是一抖,马车速度加快了。风玖瑶挨着花琰坐下,也不说话,还是晃动着腿,如同花琰初见一样。

“去哪里?”

“今晚之前要赶到下一个城镇住下。”

“你冷吗?”刚才只给她买了衣服。

花琰摇头,“我不冷。”

风玖瑶点点头,再没开口。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路突然冲出一群蒙面黑衣人,手持刀具。其中一位走出来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

“买路财。”风玖瑶接一句。花琰挑眉,这小丫头还当过山贼不成?

山贼不高兴了,“我是山贼还是你是山贼?你插什么嘴!”继而又装腔作势道:“要想从此过,留下余粮来!”说着还扔出去一袋银子。

阿啦?余粮?风玖瑶手接银子诧异地回头看花琰,花琰摇摇头,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山贼不仅不要钱要粮食,还往出甩银子的。

一山贼开口问旁边的:“为什么不要钱而要吃的?有了钱什么都能干了啊!况且,抢粮食就抢粮食,为什么咱们还要往外扔银子?”他旁边看了他一眼,记得好像是新来的,于是耐心地回答:“你是新来的不知道。咱们寨主啊,是个大财主好像,咱们寨从不缺钱。只是这寨主下令,从这里走的富贵人家,就要抢他们的钱财和粮食;穷人就用钱换点粮食。”

花琰内力深厚,将这二人的话语系数记住,然后转头俯耳告诉了风玖瑶。风玖瑶惊奇,这山贼头子还劫富济贫?风玖瑶当不知道一样,问那山贼:“这位山贼大哥啊,这……你给我一袋银子是做什么?”

“小爷买你们的余粮。”

“可是,这我们怎么活?”

“余粮嘛,留足你们自己三天的就是了。大约你们再走上三天就到一个镇子了,那时你们可以买粮食了。”

风玖瑶一脸苦涩,“可是,我们的粮食也就正好只够三天。”然后回马车拿了一包干粮出来。山贼看了看,又对比二人,似乎确实只够他们吃三日。山贼又扶额,无奈道:“你们比小爷想象的还穷。算了算了,那钱你们留着,余粮不要了,走吧走吧。”然后手一挥表示撤离,一群人就要离去。

风玖瑶眨眨眼,看向花琰,没开口呢,花琰出声了。“那这样,我夫妇二人可否上贵寨住几日?”山贼们停下脚步,刚刚喊抢劫词的头子回头看花琰,花琰继续:“事实上,我与夫人被歹人陷害,这一路都波折不断,夫人也舍弃自己最爱的裙子穿上这男装,就为再遇到危险可以方便脱身一些。今日想去贵寨小住几日,吃点饭,等这阵子风波过去,我们就离开。”

山贼起初还有些敌意,后来听花琰说着神色渐渐舒缓。犹豫一下后说:“这我做不了主,带你们去见寨主,你们的去留,寨主说了算。”花琰点点头,看向风玖瑶,风玖瑶也点头同意。本来她就想去那山寨转转,这么奇特的寨主,估计是个不错的人;况且,她还没见过活的山贼山寨呢。

山贼头子自我介绍后问了花琰风玖瑶的名字,来历等。花琰对于名字有所改变,毕竟出门在外,他又不是什么寻常百姓,自然不能动用真名,于是改名为“王炎”,花琰舍姓拆名就成了王炎。风玖瑶倒没那么复杂,只是忽略了姓。娘说了,她的姓不能随便说,会惹来麻烦的。

穿过半人高的枯枝丛,陡峭的山崖壁还有诡异大雾迷茫的乱石阵。风玖瑶表示,她的腿又要废了。她懒啊,不想动啊!懒癌晚期不想动啊!马车啊,我后悔把你扔那里啦!你快回来!我一个人已承受不来!你快回来……

比起风玖瑶的各种胡思乱想,花琰心思越发沉闷谨慎。一个小山寨,枯枝中暗藏的危险动物;陡峭山壁稍不留神即可送命;迷雾乱石阵恐怕还是一个奇门八卦阵。就这些就不简单了,看来,此行似乎还是蛮不错的。

一路人过了乱石阵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那山寨。与风玖瑶曾经现代在电视里看到的不一样。是,她是穿越过来的,至于缘故,有什么关系?电视里就在高山上或半山腰,挨着山就建立起一个山寨。高高的石头、木架,摇晃的小火苗,凶神恶煞的山贼土匪。这里则不同,平坦的土地上一座高高大大的石头墙,没有一个守卫。

山贼头子到了门口却没停下,领着众人绕到后面,风玖瑶看着后门,同样是石头堆砌而成的,可是为什么不从前门走?风玖瑶问出问题,山贼给了回答风玖瑶却是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