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晚霞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696 2016-08-28 23:22:55

  风玖瑶一路笑个不停,花琰终于爆发:“有那么好笑吗?”疑问?不!这是红果果的威胁!风玖瑶咳嗽几下憋住笑意。手上拿着那草就开始编制。

“其实你不老。可能是那小孩,故意捉弄你的吧。恩,其实,你多大?二十出头吧。”花琰冷哼一生:“比你大。”风玖瑶又不知死活的撞上花琰此刻憋闷沉寂的火山口。“是啊。所以我是'姐',你是'叔'啊。哈哈哈哈。”

“风玖瑶!”花琰火山即将爆发时,风玖瑶伸来一个小玩意——灰绿色的兔子。“别生气嘛。送你个小动物,我不会蜻蜓,可我会编小兔子啊。送你啦。”

火山口的火,哪怕是是小小的一簇火苗,都可以轻易将那微不足道的小草刹时化为灰烬。而花琰此刻的“火山口”,却被这小草物堵了个严严实实。

风玖瑶慢慢往前走,边从袖子里取了几根草出来又要编东西。花琰低头看这手上这灰绿色的,看着很粗糙像劣质产品的小兔子。花琰脸色本来都柔和了不少的,可是目光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脸色又变成了乌黑!冲上前到风玖瑶跟前夺了那手里的草条。风玖瑶一脸懵懂,“你干嘛呀?给我。”

“给你?都流血了还编?”花琰怒气冲冲的回答风玖瑶。

“流血?”闪着眼睛,又看看了自己的手,确实看到了那么几道泛了血丝小口子。风玖瑶耸耸肩,“没事啦。给我。你教我编那个蜻蜓吧。”花琰瞪了眼睛,“手都流血了你还要编?”风玖瑶倒是有些鄙视花琰了,“嗤。多大点事。就这几道小口子罢了,你这气冲冲的算什么?”风玖瑶又摇摇头,一本正经的反问花琰:“花琰!你当我是谁?”转身离开。

花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带着点血丝的兔子。是的,刚才他就是看到了兔子上沾染的细小血丝才会脸色再次变黑。风玖瑶连自己被草割伤了都不知道,想来也没注意过这细节。而他本就练功,眼力、听力、嗅觉什么的就高于常人,要看到这些并不难。再回想刚才风玖瑶的话,花琰自嘲的笑笑。风玖瑶不是沐婷!沐婷也喜欢弄些小玩意,可她终究是沐家的嫡亲小姐,沐婷受伤会惊吓会害怕;但风玖瑶不是,风玖瑶就是风玖瑶,是那个不论什么可怕的事都不见其惊慌失措的女孩,唯有的那次失态,是她娘亲的不告而别。

风玖瑶不明白,不明白自己气从何来;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愿意看到花琰的眼神,因为她觉得,刚刚的花琰,似乎在思念另一个人一样。她真的对这男的这么上心吗?她乱了。

花琰将那兔子放入怀里,小跑几步就追上风玖瑶了。风玖瑶正纠结着自己的心绪,没注意前面有个石头,眼见风玖瑶就要被绊倒,花琰伸手去拉风玖瑶……

“风玖瑶!”无人回答。

“风玖瑶!”无人回答。

花琰拽了拽风玖瑶,风玖瑶这才回神。“咋了?”花琰无语了已经。“刚才,那里有个石头。我以为你会被绊倒要伸手去拉你了,然后你就一个大跨步迈过去了。”风玖瑶眨眼,回头看了下身后,真的有块大石头。手指那石头,“那块?”花琰点头。抽嘴角,也真是厉害了。哪天她要是睡着走路,怕是不会再被石头绊倒了。

因这小插曲,风玖瑶那莫名的思绪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只是,风玖瑶也不能继续编草。

两人慢慢悠悠在路上走着,可能是插曲太多,又或许是因为两人心思都乱乱的,此刻他们都没有之前那种小兴奋。

来过一棵大树,树下老爷爷在下棋喝酒唠嗑;老太太阿姨择菜闲聊。

“小姑娘!家里收拾好了吗?要不要婶子帮忙啊?吃了吗?没吃,一会儿去婶子家吃饭。”

风玖瑶看向说话的人,记得是李奇介绍的钱婶。然后笑嘻嘻回答:“是啊。都收拾好啦,我们都吃过了。这不出来散步嘛。”

“小姑娘啊,这是你丈夫啊?”

点头,“婶子别见外,我叫玖瑶。这是王炎。”介绍手边的花琰却没回答那“丈夫”二字。

“来来来,瑶丫头,坐这边。你夫君长得真虽说不是很俊俏,不过这样也好,不怕谁抢走。”

风玖瑶笑了笑,很快就和一群婶子阿姨的说开了。而花琰也因为棋艺棋品不错,还懂点茶品的和老爷爷们聊起来了。

晚霞渐渐浮现,天边橙色暖暖的。树下大多数人都回家做饭吃饭去了。风玖瑶欢笑,“不错吧。”花琰脸色好多了,看着天边,“恩。没尝试过。不过第一次感觉,不坏。”风玖瑶笑嘻嘻,她就喜欢这种质朴的农民风情。花琰也觉得这里的人性格纯良朴素,没有那些势利目的,没有阴暗诡计。原来农民的生活是这样的,一天忙碌却充实,不荒废不无聊。比他好太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