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种菜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038 2016-08-28 10:00:02

  风玖瑶到河里打了几桶水抓了几条鱼正打算收拾收拾做饭,李奇就带了几个人过来,一袋子米面,几篮蔬菜,还有几大块的肉疙瘩。风玖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上笑呵呵的,“诶哟。李奇大哥这么快就给送来了!”

李奇点头问:“你又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李奇原本想着多带点人过来,这小姑娘现在一个人,这房间也是许久未打扫,想人多点帮帮忙,毕竟一个女孩子,也干不了什么粗活脏活累活的。结果探头一看才发现,这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已经把家里收拾的差不多了。“看来,你似乎没什么要帮忙的。”

风玖瑶回头看看自己刚打扫完的小地方,笑盈盈的开了个玩笑:“要知道你们这么快就过来的话,我也就不打扫了,肯定会留给你们这些大老爷们提水什么的累活。”

一旁的大老爷们都笑了起来。原本听说是个小丫头,他们兴趣都不是很大,毕竟现在小丫头们多是娇生惯养出来的。而李奇又说这俩人看似普普通通,似乎没什么吸引人的,可这二人气度不凡,只怕非富即贵,这种人家的孩子更是呵护的不像话。只是听闻这女孩现在一个人,丈夫又在寨主那里,这才来帮忙的。现在这小丫头自己收拾好了屋子还抓了鱼,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么娇气,好感蹭蹭的往上窜;加之这女娃娃刚刚还和他们开了个玩笑,就凭这爽朗又增加了几个好感点。

当花琰一肩扛粮食一手拿蔬菜鱼肉,一心复杂的回来的时候,李奇几人早已经离开,风玖瑶也做好了饭准备吃了。

风玖瑶眨眼看直接把门一脚踢开的花琰,愣了。“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你这是嫌弃我回来了?我可是你'夫君'。”花琰冷声中夹杂着怒气。

风玖瑶笑了几下道:“哪能啊。我还以为你会在那寨主那里吃呢。没吃就算了,我先帮你把东西拿进去。”上前拿了花琰手上的菜肉进了后面的厨房。花琰扫视了一下屋子,看着很干净。发现墙角有个类似的布袋,把肩上扛的一起放了下了后做到那小方桌上。风玖瑶出来手拿一碗米饭一双筷子给花琰摆上,花琰看着米饭,“就这一碗?”

风玖瑶看向花琰,“恩。我的给你拨点。凑合吃吧。好几天的干馒头在吃下去我就要干死了。现在有米饭有菜有肉的,别那么计较啦。”风玖瑶拿着碗给花琰碗里拨了些才坐会去。

花琰看自己碗里堆出来的米饭,再看风玖瑶那一丁点儿,真是鲜明对比。就打算再给风玖瑶拨回去,风玖瑶吃一口米饭正好挡住碗口,花琰顿手,总不能到人家头上吧。

风玖瑶抬头又夹了一口菜吃,然后夹了一块鱼肉抬手放进花琰端着的碗里。“你吃吧。我够了。不用给我拨。”

花琰皱眉,吃了那鱼还是打算给风玖瑶拨饭。“我真的不用吃了。不然最后剩下了谁解决?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吃别人剩下的。”又夹了一口白菜给花琰。花琰这才收手坐回去。

一顿饭,风玖瑶给自己夹菜给花琰夹菜,给自己夹点鱼在给花琰夹点肉,不过给花琰夹肉还是少数。毕竟他自己也会夹,她就是多夹些菜给他。风玖瑶发现,除非她夹过去放他碗里,不然花琰的筷子根本不会动那些菜一下。

洗碗洗锅。“你去问问李奇大哥知不知道谁家有猪啦鸡啦的,你带回来点养着啊。不然你怎么吃肉?”花琰挑眉,这么快“大哥”都上口了。“不去。”

意料之中,风玖瑶点头说声行,然后又道:“那你去后面围几个篱笆桩子。”

花琰不解,“围那干嘛?”

“笨!种菜,养鸡养猪啊。”

花琰扶额望天,他宁可杀人也不想养这么些个玩意儿,一不小心自己一个生气那可都变成肉了。

似乎看出花琰心中所想,风玖瑶开口:“别担心,又不是让你养。再说你也不会。你就负责每天砍柴抓鱼挑水就行。养殖这种事,您这大爷是真不在行。”

花琰不说话,出去找了木头桩子开始围地方。风玖瑶洗完了出来对花琰说:“围三个,间距远些。我去找李奇大哥了。”

花琰不爽,他知道李奇是今天的山贼头子,人不坏,可他不喜欢风玖瑶与别的男人亲近。她今天还夸了一个人帅来着!那人是谁?她还没夸过他帅呢!醋意!满满的醋意!想起那个人,花琰又沉下脸,沉默打桩。

风玖瑶很快就抱着菜种回来了。花琰的三个圈子也围好了。看风玖瑶只拿一个小包袱,“猪、鸡呢?”

“这不是。”恰好的门外几只鸡和猪就被人赶着进来了。此人名秋闲,正是今日李奇所说的那个游手好闲的人。本来正在继续无所事事时就见风玖瑶艰难的赶着这猪和鸡,他就上前搭了把手,顺带和风玖瑶套套关系,估计是想日后方便蹭饭吧。

风玖瑶让鸡进了第二个园子,猪进了第三个最远的。转身给秋闲道声谢谢,秋闲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花琰沉着脸,面带凶气眼露杀光的,他哪里还敢多待。这小娇娘的丈夫真是可怕不好惹啊。

风玖瑶看着花琰笑了。“你笑什么?”风玖瑶不回答,拿着菜种跑到第一个那里刨坑撒种。回头又见花琰倚着墙,“你也挺闲是吗?过来刨坑!当自己花闲呢!”

花琰挑眉,桩是谁打的?园子谁围的?说他闲着没事干!她才是呢,借个种子肉的还带回来个男的!什么玩意?虽是这么想,还是上前蹲下和风玖瑶一起刨坑。风玖瑶看着这大王爷也要和他一起刨坑,开心地笑了,当然不敢出声了。这样挺好。

阳光下,一男一女在一个篱笆里,男的刨坑,速度极快;女的撒种填土。女孩面带微笑,柔柔的,甜甜的;男人虽说脸色不好,可那眉宇间的温柔,眼神里的宠溺与女孩的温暖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