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明了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3012 2016-08-19 09:00:02

  吃过饭,风玖瑶就要回房被花琰拉住,眼神看过去,疑惑。“今晚可能有意外,你,别回去了。”风玖瑶眨巴眨巴眼,“不回去?可以啊!我困啊,和你睡?恩?”花琰看着风玖瑶的笑颜,“你都睡一下午了,怎么还困?”“我愿意!”把手抽回来转身走。“你可以和我睡。”风玖瑶楞,清林一燃呆,主子果然变了。风玖瑶转身,花琰预料着风玖瑶可能会抽他,可能会骂他,他都决定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了,风玖瑶却掠过他,走向……床榻……

不对啊!正常女子,不说有那胆子抽他打他骂他,至少怒瞪一下,说一句:“王爷,小女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小女看错你了!”然后哒哒哒的就跑回自己房间吧;在不然,就是以爬上他的床为目的的女人,可就算那样也该羞涩一下欲据还迎一下啊;这般坦诚走向床塌的,这般无惧无畏不害羞的,她还真是第一人啊。对啊,她本就不是正常女子!所以一切不正常都显得正常了。

花琰走过去,风玖瑶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圈,睁眼看看花琰,“这被子我收了,你自己在准备一条去。”花琰笑:“这好像是我的被子!应该是你再去准备一条去。”

“哟?这分明是人家客栈的被子,怎么就成你的了?”

“你刚才不也说这是你的吗?”

“我只说这被子我收了,没说是我的。倒是你,凭什么说被子是你的?”

“这是我花钱的房子,现在里面的一切都应该我来掌握。到是你,凭什么说收就收?”

“它在我怀里,有种你拿了去啊!不说你掌握吗?你叫它看它理不理你!”末了,风玖瑶还吐了哥舌头示威。

花琰笑笑,一旁早已准备好被子的一燃适时的把被子交上去。风玖瑶向里面又滚了滚。“你应该睡外面。”花琰说,这里,男女同床一般都是男内女外。风玖瑶知道,电视里也这么演,可她是风玖瑶啊,“你不是担心我吗?不是想保护我才让我和你一起睡呢吗?”风玖瑶楚楚可怜地问花琰,似乎她被抛弃了一样。“是想保护你。”你睡外面也能保护啊,后面这句他没说出来,他怕风玖瑶一眨眼那晶莹就从眼眶掉下来。“对啊,可是我睡外面了,药进来先吃亏的是我,杀手来了先砍的是我,毒啊刀啊我都顶完了,什么保护?都是幌子。”风玖瑶直接决堤。把花琰搞得那叫一个措手不及。“好好好!你在里面睡。多大点事。”宽大的手掌抚上风玖瑶的脸颊,笨拙的为她擦拭掉眼泪。

风玖瑶傻啦,清林一燃又呆了。本来她就是装装哭,没怎么样,这人,怎么当真了?好难受,好难受,从小到大,给她擦眼泪的永远都是她,娘亲不知道她哭,她不会做让娘亲担心的事所以每次都是她自己抹眼泪。头一次,有个人,能给她擦眼泪,还是个男的;就像上次她委屈扑在他怀里一样,他僵硬着身体却没有把她推开;这次还是,因着她虚假的泪水,他当真了,她在乎这点温暖,可她不能接受,她会依赖,她会改变。不能依赖,要让花琰讨厌自己才对,自己能在依赖他。

“我没事。睡觉。你给我挡着。”冷声说出口,转身躺下蒙住头。这时候,乌龟可以做很好的师傅。

花琰不明白,刚刚还哭的梨花带雨受了莫大委屈一样的风玖瑶,突然就没事了。看着缩头的风玖瑶,再看看自己手上未干的泪珠,他是不是自作多情了一点?

花琰盖着被子与风玖瑶背对。

今晚的刺客们,惨了!一燃清林回房。主子那里,主子可以应付,尤其是此刻生闷气的主子。

当人们安然入梦的时候,房顶来了些不速之客。花琰迅速醒来,看一眼熟睡的风玖瑶,慢慢闭上眼装作睡着的样子。

刺客摸到花琰的房间,轻声进入。看到床铺上人影,刺客轻笑:“还武功高强英明神武,现在呢?还不是乖乖任他宰割!”刺客靠近床塌正要掀开帘子就见几个飞镖射过,堪堪击杀一人,刺伤三人,其余无事。不好对付。迅速暗处又出来一些人,正是花琰的暗卫。

“你们……可不能,我分明看见你那些菜碟子都有吃的痕迹。”一个矮小一点的刺客诧异尖叫,似乎很难相信吃过那些毒还能动。

花琰冷哼一声,一个挥手,暗卫出动。他记得初次见面,风玖瑶对刺客说:“杀人还那么多废话。当杀手显然你很失败。”时间越久越容易出意外,所以不废话,直接杀。

黑影在房间闪动,锋利金属的反光在黑暗的房间里闪耀,像极了星星。就在这刀光剑影,尸体横部的地方,就在暗卫快要将刺客全军覆灭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都别动,否则这小女孩可就完了!”是那个矮小的刺客,怀里架着一位女孩,裙子很明显,在场的就风玖瑶一个女孩,不是她还能有谁?

暗卫不知该动还是回去。要是别人,他们一定不管,该杀还是杀。可这个,是与他们一起走了十多天的人,十多天没什么情谊也不影响他们刀的快慢,关键在于,这十多天主子的改变,令人惊叹,让人迷茫。主子在意了,他们就是不愿,也不能。看向主子,收刀回去。主子下令了,他们不能再杀了。

矮个子高兴,“哈哈,都说绝王冷酷无情,这我怎么绝王温柔似水呢?女人,绝王对你还真挺怜香惜玉的。”风玖瑶抽嘴角,怜香惜玉个屁!那个人……那个人……,她居然找不出,这些天来,花琰对自己有什么暴力倾向,还很贴心的给她上药,虽然那伤口根本不算什么。想起那次上药,风玖瑶都觉得脸发烧。

花琰命人点了灯,风玖瑶看着满房间的尸体、血液、冷兵器,脸刹时一白,掰这挟持自己的手,“哇!”就哭出来了。

花琰看着风玖瑶,直叹她能装。初见那血飚的,那尸体遍布的,她也淡定自如,安心搜刮,这下子哭了,花琰是打死那矮个子也不信。

矮个子被风玖瑶哭闹的,心烦意乱,咬牙切齿的威胁:“再哭!就杀了你!”风玖瑶收住,矮个子以为威胁有用,下一秒风玖瑶又嗷嚎大哭。你能杀了我?扯淡呢?杀了我花琰就没顾虑了,你就离死一厘米了。风玖瑶知道,矮个子不敢杀她。可风玖瑶想不明白,花琰干嘛不动手呢?

“喂!要不你动手吧。清明我祭日的时候多少点纸钱,菜肴和烤鱼就行了。”风玖瑶抽泣着,想不明白问问好啦。

“闭嘴!”花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下令动手而是让他们回来。他就是不想让她死了,所以连权宜之计都不想用,怕刺客觉得风玖瑶没用了,干脆杀死;这样他表现的在乎一些,刺客顾及他,珍惜自己性命,就会把风玖瑶看得重一点,就不那么轻易动手了;最主要,他不想伤了风玖瑶的心,尽管可能没有感情,但他就是不想。他为什么不想?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在意风玖瑶?花琰想明白了,他似乎喜欢上风玖瑶了,喜欢这个胆大任性但又可爱的女孩。二十二年了,除了沐婷,在没有人让他能这么在意。

风玖瑶愣愣的,一会儿,“哇”一下,又哭出来了!“你凶我!啊!你凶我!”

“吵死了!”矮个子怒了,这女人好烦,绝王怎么受的了的?

风玖瑶看刺客乱了,脚下一踩,刺客吃痛,风玖瑶转身伸手一巴掌上去,然后腿从下面迅速踢起来,正中下面命根……

风玖瑶迅速跑到花琰背后。花琰抽抽嘴角,习惯了,风玖瑶怎么疯狂都可以理解。再看看那小子躺在地上捂着下面,不止花琰,就是暗卫一燃清林都觉得下体一紧身体一寒。很疼吧……

没了人质暗卫直接上前就要动刀,花琰一令:“先别杀。”暗卫仅是挑了手脚筋废了武功卸了下巴,那利索,风玖瑶砸吧砸吧嘴,可怕。

风玖瑶上前,刺客怒瞪,风玖瑶天真一笑:“你,能,把,我,怎,么,样?”一字一顿,很得意的样子,先前的吓哭都恍如做梦一般。风玖瑶伸手往刺客怀里摸去。刺客目瞪口呆,暗卫微微诧异,花琰一燃清林淡定。

有一句话是对的。风玖瑶做什么疯狂的事都显得正常。

“哈哈哈!好东西好东西啊!”风玖瑶手拿一个瓷瓶大笑。“花琰花琰,这家伙有骨僵毒诶。”刺客颜色一暗,拼命想要说话,可惜下巴被卸了。

花琰不知道什么是骨僵毒,但看风玖瑶那兴奋的样子,可能,不算太坏的。花琰示意把小低个带下去处理。

风玖瑶把那个骨僵毒放进怀里,走到床边抱着被子一滚,美滋滋的睡去了。花琰也躺到床边,心底五味陈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