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悸动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639 2016-08-16 23:55:22

  “你把烤鱼的方法教给他们。这样他们在野外的时候也能自食其力,总不能每次出行都带上你。危险可不会因为有你的存在而宽容一面。”花琰话说得有些刻薄,但在理,风玖瑶想了想,点点头。她不知道,花琰是因为不想让她给别人烤鱼吃。至于原因,他自己是不知道的。

风玖瑶等大家都收拾好让他们过来看她示范烤鱼,传授烤鱼秘技。先处理鱼内脏,这点对于这些多多少少进行过特殊训练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个难题;风玖瑶就教导火候,什么时候翻身,什么时候撒调料能更好的入味。很快鱼就烤好了,香气扑鼻,金黄色的看着让人食欲大增。风玖瑶咬了一口,看见原本坐着的花琰站起来,疑惑地眨眨眼睛,低头看自己手中的鱼,“喂,你都吃了四五条了,这条是我的!”

花琰惊愕了一下,“恩”了一声坐会去了。风玖瑶很疑惑,刚才花琰的感觉就像是上课时走神被老师发现一样,真奇怪,他在想什么?几天前捉弄我,后来拉我起来时也是走神了所以才会我有机可乘;刚才又是,他在干什么?呸呸呸!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摇摇头,把奇奇怪怪的念头甩走。

风玖瑶站起来,那该死的念头,越是想甩越是清晰。“!”脚上没穿鞋,被扎到了,她怎么忘了。“奇怪。我的鞋子呢?”小跑到河边早上她抓鱼的地方却没有找到鞋袜。真奇怪。

“你在找什么?”一燃手抱柴火正巧看到这个,叫风玖瑶的,似乎在寻找什么。

风玖瑶回头看见是一燃,放下心来,咬一口鱼,“我在找我的鞋袜,记得早上就是在这里啊,奇怪了。”一燃一愣……鞋袜?蓝色绣花鞋?额……记得刚刚,主子气急,好像……一个没忍住,内力粉碎了。风玖瑶看一燃愣住思考,“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一燃摇摇头,为了主子,都不能告诉她事实。风玖瑶盯着一燃,她不信他不知道,他要是真的不知道,刚才不会愣住不回答,这会儿才摇头。一燃被盯的难受,就像走开,刚踏出一步就被风玖瑶挡住,来回好几次他都不能顺利离开,得,没辙了。“主子曾拿过。”风玖瑶转身跑回去。

“花琰,我的鞋呢?”

抬头,见风玖瑶满嘴油光还咀嚼的动作,花琰抽抽嘴角。又不自觉的看向她的脚,白嫩嫩的小脚丫子站在地上,旁边有些许碎石子,花琰眸光一暗。站起身子走向风玖瑶。风玖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自己也没做错事,也就坦荡荡的由他走过来。

“呀!你干嘛?”花琰看着怀里惊慌失措的女孩一阵好笑。“怎么了?见杀人不尖叫,见尸体很淡定搜刮,磕磕碰碰也不哭不闹。这被抱一下就吓到尖叫了?”

风玖瑶还在挣扎,“那不一样。快放我下来!”她不怕杀人,不怕见血,不怕尸体,可是,她怕和男人这么亲密接触啊!“快放我下来!”见挣扎不开,情急之下顺着手上的东西就打了过去……

“你敢拿烤鱼拍本王!”该死的女人!本王好心不让你的脚扎伤,居然袭击本王!还是一条烤鱼!

“谁理你!放我下来啊!”本来想说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的,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啦,先让自己下来再说。

于是,在一干人目瞪口呆之中有了这样的画面:

“放我下来!”金色的烤鱼“啪啪”的就往花琰头上打。

“该死的!你又打本王!”花琰脸色不善,言语间也有些咬牙切齿。

“你让我下来我就不打了!”

“本王是为你好!”

“少来!你把我的鞋呢?我的鞋还我就不让你费力了!”

花琰闻言,先不自然的咳了一下,“没了。”

风玖瑶呆住,手还是惯性的打下去,“没了?什么意思?”

“还打!”

“问你话呢!什么叫没了?”

“就是刚才,被本王内力销毁了。”

风玖瑶楞楞地看着花琰那一脸坦诚的样子,一个“鱼杖”过去!“什么!你把我的鞋弄没了!还这么理直气壮!混蛋!赔姑娘鞋子!”然后又是“啪啪啪啪啪”连打,有好多的地方鱼肉都打掉了……

“该死的!要不是老子手占着!肯定不会这么任你打的!”

“哼!那更要趁机多打记下了!”

以后,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花琰满脑袋鱼肉,满头发闪着锃亮油光,怀抱风玖瑶回了马车。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很奇怪,就主子那种随心所欲,霸道狂妄的性格,为什么不把她放下去呢?如她所愿了还不用被打;反而依旧抱着忍着被打,宁愿被油渍脏到也不放手?就目前而言,主子应该是很在意这个女孩,但风玖瑶什么态度就不得而知了。

马车上,花琰把风玖瑶放到被褥上,低头握起风玖瑶的左脚丫仔细看了,没见伤到;换了另一只见到有道小口子,还扎这一颗小石子,花琰轻轻拨下,左手扶着脚,右手从怀里掏出一盒膏药一点点给她擦上。风玖瑶紧张地缩了一下脚,“别动。”听着这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她能说此刻她的心悸动了一下吗?从没有被别人碰过的脚,不自觉的脚趾头缩了又放,放了又缩。

花琰皱着眉毛,动来动去,幸好只是抹点药,要是开刀还不得疼死过去,平时看着那么胆大,原来怕疼。抬头嘲笑:“你原来怕疼啊,平时……”正对上风玖瑶复杂的眼神,彤红的脸颊,花琰猛然惊觉,迅速低头,手里握得可不就是风玖瑶白嫩的小脚吗?捏了捏,真的是肉质适中,让他不觉想起那天握住那只小手时的触感以及对前一晚的遐想……

“啊!”

“流氓!登徒子!”风玖瑶右脚被花琰捏着,于是伸出左脚踢了过去。花琰惊醒,不及发怒就被风玖瑶含羞飘忽的眼神、羞得彤红的脸颊惊到,这泼女子,原来害羞起来也挺可爱的嘛!

花琰一脸笑,“哟!害羞了?瞧这小脸蛋红的,真可爱。”

风玖瑶怒瞪花琰:“这……这不是,这是气的!”她死都不会承认这是羞的!

风玖瑶的怒瞪配上这副形象,真真是没什么威慑感,所以在花琰看来,风玖瑶这怒瞪成了娇嗔(chen)。花琰笑出声来,风玖瑶更加不好意思了,脸一扭身子一躺一转,滚着被子头缩进去,任花琰怎么调笑,她就装听不到。花琰更开心了,走出马车。这丫头,可逼不了,调笑几句可以,真急了谁知道她给你下什么幺蛾子药,折腾不死你才怪。

风玖瑶不知道,花琰也是害羞的,只是脸皮厚,看不出来。从来没摸过谁的脚,更别说仔细抹药,完事还扭上几下,花琰也是羞的好吧。

清林看着走来的花琰,惊讶的手里的木棍掉地上,连忙弯腰去捡眼睛却还是飘到花琰那里。

一燃见到王爷,思索一番还是决定开口:“主子,你那里伤到了吗?”花琰不明白。“主子,你流鼻血了。”花琰惊!赶紧跑到河边一看,真的在流鼻血,他怎么没发现?捧了几捧水就往脸上泼。他终于知道,刚才清林那反应是怎么回事了!居然敢不告诉他,害他笑话更大!看他怎么收拾他!目光一转四周,果然不知一燃注意,都在看他!“方才之事,谁要是敢多嘴一句,古洲盐商、票行就由谁负责!”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低头只当自己是瞎子。古洲那地方,地势偏远落后,气候多变复杂,而且人鱼混杂,负责那地区的商业,不仅要和诡异的天气做抗衡,还要和当地各种人盘旋,势力大的,有钱的,武功强的,在那里负责一个月都够有得受的了。所以此刻谁也不敢去触这霉头,唯恐日后遭了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