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一燃清林的思索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563 2016-08-18 09:00:02

  水也玩了,鱼也吃了,趁着天还亮着,花琰一行人又接着赶路了。花琰走进马车,风玖瑶还是蒙着被子,“你到底还要害羞到什么时候?”无人回答。花琰试探的推了推被子,也没反应。花琰惊,别是捂死了,赶紧揭开被子露出风玖瑶的头部,伸指一探,还好还好,有鼻息,还活着;庆幸一番后又不禁生气,照这睡下去,这女人要么睡太沉把自己闷死;要么呼吸困难醒过来。要是后者还好,若是前者……花琰都觉得不可思议连带的身体一抖。

目光一转看向熟睡的风玖瑶。不知道是刚才羞的还是后来捂的,她的脸还是通红;额头上有些细汗;嘴唇微启呼吸着空气。

花琰这才开始打量眼前的女孩。额头原本整齐的分刘海如今因着侧身睡觉、被子蒙头而显得凌乱;睡着了也是不是闪动小睫毛;小巧的鼻子也被捂出些汗;樱粉水润的嘴唇洁白的牙齿;花琰发现,风玖瑶的毛孔也很小,寒毛也是细细的……?毛孔?寒毛?花琰突然发现,原来他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靠近风玖瑶了,近到能感受到风玖瑶鼻子呼出的热气。看着鼻子下面的小嘴……亲上去!快!亲上去!有这么一个声音在叫嚣,有这样一个念头在浮现……慢慢靠近……靠近……

花琰迅速坐起坐正,小心的瞟了一眼风玖瑶,见还是在熟睡,花琰才松了一口气。他是怎么了?吻了一个人而已就让他惊慌失措了?第一次都没有这此反应激烈。想他花琰,奇华国的绝王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想要一个女人,排着队都够几万里了,这会儿子亲了一个人就跟猫偷腥了似的,小心谨慎还提心吊胆,第一次都没有这样。他是中毒了吗?对!他一定是中毒了!一定是这女人给他下了毒。

花琰努力说服自己说是风玖瑶下的毒才让他这般失态……花琰懊恼的下了马车骑上马。一燃清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好像不知道主子为什么流鼻血一样,现在主子的神态也很奇怪。

一行人经过这么十多天总算离国都不远了。晚上在一家客栈歇脚。花琰下了马看看马车,撇撇嘴还是掀开帘子,风玖瑶还没醒。花琰抬脚走进马车,“风玖瑶!起床了!”无动静,“风玖瑶,吃饭了!”无动静。叫不醒,那就上手吧,使劲推了推,拍拍脸,又捏了几下。“唔~”风玖瑶不满的闷哼一声,皱着眉毛睁开眼睛。“干嘛呀?”柔柔糯糯的声音弄的花琰都懵住了,看着风玖瑶眼神夹杂着不满射过来,花琰咽了下口水,“到……到客栈了。”然后苍慌逃走。风玖瑶不明所以,好在知道到客栈了,她就利索地爬起来叠了被子出了马车。

一燃跟着风玖瑶,想着刚才主子的样子,和那晚在客栈一样,一样的惊慌,一样的步伐凌乱,奇怪奇怪,因着风玖瑶,主子不知道失态多少次,改变多大了,这是好是坏?

风玖瑶洗漱了一下才来了房间。进了房间看见花琰已经动了几筷子了,“怎么不等我来?”“本王饿了想早点吃不行吗!”气结。“行!当然行!您是王爷,权大官大的,干什么都行!”你那是问话的语气吗?分明在示意你是王爷,想先干嘛就干嘛!花琰不语,又夹了几块烧鸡,他才不想说是因为想不通自己的行为而又赶不走,吃点东西转移注意力,掩盖自己。

一燃看向清林:“主子怎么了?”这些天主子从未拿身份压过人,和他们这些属下是,对风玖瑶,官位其实不管用的。

清林摇头,表示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主子为什么突然拿权利压人,而往常根本不吃这一套的风玖瑶也顺势走下去了。

风玖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生气花琰不等自己。夹了一块烧鸡。

“别吃了!”风玖瑶突然厉声,吓得花琰刚夹的鸡块就掉了。“你……”对上风玖瑶严厉的眼神,花琰看看鸡肉,看看风玖瑶,“有问题?”风玖瑶点头。清林赶紧上前把鸡肉端走。风玖瑶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递给花琰,花琰借过一吞。风玖瑶蒙:“你都不噎?可以嚼啊。”这下轮到花琰蒙:“可以嚼?不是会破了药性吗?”风玖瑶叹一口气:“别人的不行,我又不在这范围之内!我的丹药,就能嚼!”让她生吞一粒药,难受死了,你们不怕噎,她怕!

“这是笑梦癫。中了此药的人,浑身乏力想睡觉,一旦睡着就会做梦,梦到中药者最想的事情或是最不愿意的事情,是中药者沉迷或是害怕,从而迷失在梦里。这个时候,外界不论发生什么,中药者都醒不过来。”风玖瑶的解释让人一寒,这药,过于阴狠,着实可怕。

风玖瑶又吃了其他的肉,迷药,五步倒,意幻毒……或多或少的都下了些毒。风玖瑶吃了菜,也有些毒。将试菜情况告诉花琰,“我说,你还真是厉害,这么些个药,就算你想不死,都难!”末了笑了几声。

花琰沉着脸,临近国都,那些想害他的人就开始动手了!“风玖瑶。”花琰一脸严肃,风玖瑶端正姿势点头,表示她在听,“有没有可以抵抗这些药的药,给我。”风玖瑶撇撇嘴,“你还真是!一张口就要我的宝贝!”话说地不满不愿意,手却伸向怀里又掏出一个玉瓶子倒出一粒药。这药与刚才的不同,晶莹剔透,闻着还有一股香味。“给。保准吃了还想吃。”那样子,像是电视里怡红楼那种地方的老鸨,推销自己的头牌“爷放下,保你下次还想来”似的。花琰一抖,突然不想吃了。“干嘛?不吃啊,行啊,我还舍不得呢!”风玖瑶做势就要收回去,花琰迅速手一伸,嚼着咽了。花琰点头,却是很好吃啊。“好吃吧。没了。”花琰抽脸,又没说要。风玖瑶笑笑不说话,夹菜给花琰,“没事了就赶紧吃菜!不是喊着饿吗?”花琰也笑着吃着风玖瑶夹来的菜。

花琰风玖瑶两人忽略的事,还有两个人没有忽略,清林一燃。主子见了风玖瑶递过来的药想也不想的就吃了,似乎很信任风玖瑶不会害他;风玖瑶见主子吃了,只奇怪主子不嚼就咽,没考虑为什么主子不怀疑,她是没考虑到那方面,还是料定主子会信任她?比起今天再次被下毒的事,一燃清林更觉得风玖瑶危险,主子信任她,她对主子是什么态度?

而且,三年前主子曾派人调查过天泉山上的一对母女,也就是风玖瑶母女,可是,调查结果出人意料,什么结果都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什么时候到天泉山的没有。似乎当人们发觉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在那里居住下来。这种情况,这样的结果,让人不安。人们总对未知的东西有着不寻常的恐惧。

何况,风玖瑶很不一般,知道许多毒,备有各种解药,这一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孩;她也很恣意,对主子态度也与其他人不同,不会因为主子的身份就畏首畏脚,不讨好主子,甚至能让主子不顾洁癖,并且频繁失态,而且主子多年来因为沐婷小姐不吃菜的习惯也因为风玖瑶打破;风玖瑶也并不是一个肆意妄为任性的人,在自己错了的时候也会去诚恳道歉。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主子才对风玖瑶不一样,因而有时都不自称“本王”改为“我”,因为在风玖瑶眼里,主子就是普通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